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仙途 > 71.决战!迷神谷(二十一)
  刚刚在与蛊虫战斗的六人被玉氏修士团团围了起来,只见六人身上的灵符不断发着黄色的光芒,众人正松了口气,心道那贪食鬼应当是真死了……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一幕,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只见最后被揪出来的那个男修刚刚还乖乖的站在原地,但是随着灵符上的光越来越亮,他的脸发生了一些变化。先是眼神渐渐黯淡下来,然后是身体呈现死灰色,嘴唇也泛起青紫。太阳穴两边暴起青筋。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我怎么了……”那青年见越来越多的人看着自己,突然感觉不妙,一伸手就发现自己的指甲变作青色,两手泛着紫灰,这下真的慌了。

  “呜呜……我要怎么做?我不会死吧……”青年吓得哭诉道。

  盈夫人又拿出一道黄符,摁在青年头上,只见青年痛苦的挣扎着,张开口说话声音却变作了一个小女孩儿的声音。

  “不要……不要杀我……我愿意的,我什么都愿意,为什么你还要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鬼气让周围人顿感寒冷,那青年头发一瞬间变长,但是那鬼显然还未完全控制青年的神魂,属于修士的强大精神力发现了依附在身上的鬼魂后,开始下意识驱逐,那鬼魂被渐渐驱逐出体外,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脸上全部都是蛆虫,她想要用自己的手抱住青年,但是紧接着被强光一照,灰飞烟灭了。

  女鬼一离开,青年身上的青紫褪去,他慢慢倒在地上,失去意识。

  “这……这应该就好了吧。”大多修士都没有见过修士被鬼附身,实在是厉鬼这种灵物质,在凡人聚集的地方比较常见,元婴期以上的修士已经没有成为鬼的资格,修士会变为鬼只有在金丹期以下,并且要经过虐杀和特殊的制炼才会变成厉鬼,大多情况下,低阶修士若是身死,灵魂直接步入新的轮回。

  一方面变成厉鬼的修士极少,另一方面修士自身的神魂强度也极难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附身。鬼修大家可能还见过,但是被鬼附身那可是真的少见。

  所以才有了玉氏族人问这种似是而非的问题。

  盈夫人点了点头道:“那鬼已经被祛除了,大家也见到了,阴魔女的净魂幡内炼制的鬼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附在修士身上,并且逐渐控制神魂。所以,大家与对方对战时,一定要小心避免受伤。”

  危机解除,玉家人松了口气,但是却被盈夫人的话又将心提了起来。不能受伤,那就少不了要依赖蛊虫,可是蛊虫更容易被附身……当然比修士被附身要好一些,但是蛊虫的能力有的时候也很麻烦,很快玉家人就意识到,要对付阴魔女的厉鬼,要比想象中要难。

  或者说……阴魔女的净魂幡正好克制灵蛊门的血脉能力。灵蛊门的战斗方式是通过蛊虫,先手发动攻击,确立在战场的有利位置,对于其他门道并不精通。在遭遇敌人的时候,大多情况下会选择用蛊虫对战。

  “这样下去……只能用数量取胜了,避免使用能力强,个体大的高级蛊虫,用些灵蜂之类的蛊虫,她阴魔女的净魂幡里的厉鬼我不信会有我们灵蛊门的灵蜂多!”一个玉氏的族老说道。

  “可是传闻阴魔女的净魂幡有千万厉鬼……虽然灵蜂数量多,对于我们也是极大的损耗。我们同阴魔女面都还没见着,自己的蛊虫就先死一大半……这……”春夫人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灵蜂都要因为自相残杀死去,顿时感到不值。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阴魔女的计策就是打算先消耗我们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先保人更重要。”其他玉氏族人自然也心疼自己的蛊虫,但是现在危机已经来临,也不是计较得失的时候了。蛊虫死了,还可以再养弟子和源血死了,那对于灵蛊门才是最大的打击。

  “说的没错……”

  “先保住人,把祭蛊母先完成。”

  ……

  玉家人大多都同意了族老的办法,做好了和阴魔女打消耗战的计划。姬洬也同蒋婔一行人从三才坛离开,指挥姬家的管事们配合灵蛊门人进行战斗。

  “大家要注意,在自己能力允许之下,先用魇鬼术保护自己周围,魇鬼术复制的魇鬼,对于鬼气很敏感,能第一时间对鬼怪进行反击。一旦发现厉鬼的身影,就聚集力量将其消灭。大体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大家先用魇鬼术复制自己的魇鬼,然后控制魇鬼包围整个迷神谷,将分散在迷神谷中的厉鬼驱赶至迷神谷的仙女河附近,在这里我们会布下大阵,到时候需要各位管事的灵力一起发动,将这数万厉鬼消减!”赵圣君站在一处高台上,对着台下的管事们说道。

  太常靠在树上,身边是一丈红和车裂、马吊牌三人。

  他听了赵圣君的计策道:“喂这大阵不会是你主张下的吧……一丈红,真的能将那么多厉鬼都消减么?”

  “这姬家擅长法阵的除了我,还有几个厉害的,同赵主管献策的不是我,虽然我是权道的。”一丈红回答道。

  “也是,毕竟你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大公子的人怎么能给别人献策。”太常了然的说道。

  一丈红知道这是太常还未之前的事愤懑,她冷哼一声不再同太常争辩,看到大公子和蒋婔的身影后,就朝着他们走去了。

  “这方法不是很好么……想必很快赵主管会在此处设立安全点,周围布置上抵抗厉鬼的东西,所有管事在这里招出魇鬼控制其将那些厉鬼赶到仙女河统一消灭。既不用管事们涉险,又能达到目的。怎么我看你不怎么高兴。”车裂蹲在一边仔细的观察了太常的脸色问道。

  旁边的马吊牌一听,也将目光看向了太常。

  “赵圣君不是个能为姬家所有人考虑的圣人,他之所以废了这么多功夫又是设下法阵,又是给参加这次讨伐任务管事们免积分学习魇鬼术的权力,恐怕是因为这次的大规模讨伐只是得到了姬家分支族老的同意,却没有得到姬家家主的认可。所以……才要在尽量保证有生力量的基础上行事。”太常叹了一口气说道。

  “可是姬家家主不是闭关了么……分支族老可以有代为决策权。”马吊牌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太常哼了一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姬家和魔宗能够相安无事这么多年么?表面上姬家和魔宗是对立关系,可是暗处两家在一起耍流氓的事可没少干。阴奎门和尸诡门覆灭的事,姬家恐怕也有下手。”

  “你说什么!”马吊牌震惊道。她立刻就联想到何家被灭门的事……如果姬家也在里面助纣为虐,那她这么苦心进了是为了什么?

  太常自然看出了马吊牌的心思,略带嘲讽的说道:“不过你家被灭门是魔宗一手导致的……我刚刚说的尸诡门和阴奎门都是能影响北域的大势力,益阳何家在当地可能有些影响力,可是放眼北域,可能就跟一只蚂蚁差不多……姬家犯不着为了一个小家族,冒险跟魔宗合作。只有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姬家才会动手。”

  太常说完,还举起小拇指示意了一下。

  马吊牌虽然知道太常说的是真的,但是还是被他气到了,在马吊牌的记忆中,益阳何家一直是响当当的大家族,可是在太常嘴里,却成了不入流的小喽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