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2
畜牧一族族长力牧战死,举族几乎全灭,后方也被一个魔族少年行者杀尽。

却在这场种族决战中不值一提。

战争,是强者的游戏。

-----

远古时代的晴天,天空是湛蓝湛蓝的,一丝浮絮都没有,太阳就像镶嵌在一张巨大的蓝布上,散发着灿烂的光芒,给满处鲜血的战场披上了金色的轻纱。

一位手执轻剑的白衣男子,轻飘飘地踏着虚空,徒步在蓝天之上。

剑是轩辕,剑刃沾满鲜血,血缝中漏着几丝古铜色,毁天灭地。

人是人皇,万千青丝披肩,眼眸中看穿一切的光芒,傲视苍生。

他走的很慢,却又好像在眨眼之间就徒步到了神山山顶。

神山泰山高达万丈,山壁陡峭如崖,像一把利剑直指苍穹。

山上郁郁葱葱,有万年的苍天巨树,也有刚出生的草芽,山顶却白雪皑皑。

山顶中央一块巨石,巨石是地火石,才使得万丈之上有丝丝暖意。

石上有一石桌,桌上一个土窑罐,两个青铜色的石碗,桌边盘坐着一个腰间缠着兽皮的痩黑老头,额头两只巨大的黑角非常显眼。

“果然是本皇认识的废物!”

老头对着漫步而来的人皇轻笑道:“本皇的八十一个兄弟,有一大半是死在你的破铜剑下吧?”

“我也没有想到,一个对我万族赶尽杀绝,不留老小,引起人魔两族只能存一的罪魁祸首,竟然在此悠闲!”

人皇随手把剑插在石头上,悠悠坐在石桌旁,对着老者说道:“魔皇蚩尤,你过分了。”

魔皇毫不在意摆摆手道:“来,小老弟,尝尝这个。”

说着魔皇从土罐里倒出一碗如水般清透的液体,笑道:“这可是潮湿的小麦和粟米里面放了几个月留出的液体,粮食的精华。一罐粮也就造能出这么一小碗,这东西能让这枯燥的世界多点色彩,能让人生的更加真实,本皇称之为酒。”

人皇拿起碗喝了一口,异常酸苦,带着辛辣,皱着眉道:“真是难喝,魔族就是财大气粗,糟蹋粮食弄出个这玩意!”

“是啊!为了这个,本皇的大祭司在本皇头上敲了好几个大包,疼了几个月。”

魔皇哈哈一笑:“反正粮食是抢你们人族的。”

“……”

人皇一脸黑线,觉得话归正题比较好:“还是说说这场战争吧,虽然名义上你在我管辖之下,但是我并没有干涉你做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反叛我?人魔两族虽有区别,但是同是天神创造,在这洪荒生存已是不易,何必到如今你死我活的地步?”

“本皇的王后女魃死了。”

魔皇一脸悲伤道:“三年前,为本皇生下最后一子,难产而死。”

人皇一脸懵逼:“不会吧?我一年前在天河边还与女魃有一面之缘,当时女魃还弄了点水,差点把我给淹死。”

“那就一年前。”魔皇老头眼中有泪,“本皇的王后真的死了。”

那是伤情泪。

“节哀吧。”人皇知道魔皇虽然不正经,但不会以此胡言乱语,心中也有一丝悲凉,“但是跟这场战争有什么关系呢?”

“本皇的最后一子额头上没有魔角。”

魔皇沉默了一下,接着道:“本皇的幼子是个人族。”

人皇一听,连忙摆手道:“这可不关我事,虽然我追求过女魃,但是一直被拒绝,要不然一见面就要淹死我。而且这么久,我早另有新欢了。”

“你敢侮辱本皇的王后!”魔皇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右手化拳直奔人皇脸面。

即便隔着石桌,魔皇手臂也没有那么长,但是此拳却挤碎了空间,隔着土罐,伴随着空间爆炸声瞬间就到达人皇的鼻尖。

这不是普通的一拳。

魔皇就是靠着这一拳,打穿无数洪荒巨兽,击破过苍穹,截留过天河。

神来杀神,永坠轮回

拳曰---破神轮回。

人皇夷然自若,不知何时轩辕剑被握在手中,剑刃轻轻一挑。

手断,拳破。

魔皇之手掉落在巨石上,鲜血直流,每一滴接触过空气的魔皇血径自爆炸,形成一团团小型蘑菇云。

“……”

魔皇愣了一愣,用另一只手在自己腰间扯下一块兽皮,随意地包扎了下自己的断腕。

兽皮越来越短,漏出了魔皇的大腿根儿。

“五十年不见,你变强了不少。”魔皇咧着脸忍痛道,“但是你不能再侮辱本皇的王后,不然本皇会认真的。”

“哎,女魃的选择是对的,有你这样的丈夫。”人皇轻叹一声,“爱情啊!对了,你的儿子真是人族?”

“虽然人魔两族有时互通婚姻,但是本皇和女魃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魔族血脉,我们却诞生下一个人族。”

魔皇郑重其辞问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

“这意味着,人魔交战,就算我魔族失败,我魔皇血脉也隐藏在人族当中,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征服整个世界!”抱着婴儿的魔族青年漏出一口白牙,人畜无害的笑着。

但是已经失去理智的人族妇女并没有理会魔族青年的话语,颤颤巍巍地重复道:“我夫君不会死的,我夫君是畜牧族的首领!我夫君是人族的箭神!我夫君不会死的……我夫君会将你们魔族赶尽杀绝!”

这时,周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魔族青年当即随手把婴儿扔在地上,拿出腰间的骨剑,然后踱步走到已经精神涣失的人族妇女面前。

魔族青年泪流满面。

最是人间留不住,缠绵恍惚前世间。

“我们相识虽然短暂,可是你的美丽已经刻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多想陪你一生一世。”

魔族青年悲伤地说道:“可惜他们来了,你又知道的太多。”

魔族青年无声地痛哭,像个失去玩具的孩子。

“父皇说过,想要成为一个男人,就要放弃一些自己的所爱,背负起一些不想承担的责任。”

“对不起!”

“我必须要杀你,为了魔族。”

“我也会很快来陪你,为了我们的爱情。”

魔族青年眼神变得越来越坚毅。

最终,把骨剑缓慢地插进人族妇女的胸口。

面对行者杀尽的魔族屠夫,面对一个能使用空间撕裂的强者,人族妇女反抗不了。

疼痛使得人族妇女痛苦地哀嚎着,顷刻间随着生命结束戛然而止,然而身体还在出于本能地抽搐着。

“哎呀,是不是没死绝?”

魔族青年自言自语着,又推动了两下骨剑。

这时一个听到哀嚎的人族武士手拿木棍跑进屋门口,刚好看到这一幕,呆了一下,然后奋力大喊:“少主,魔族杀手在这里!”

魔族青年也是一愣,像是做坏事被人发现的孩子。

魔族青年观察了一下屋内,来不及拔出骨剑,迅速捡起地上的婴儿,同时一群人族武士簇拥着一个执剑人族少年也蜂拥而至。

“别动手,别手动,这是我的人质!”

魔族青年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掐着婴儿的脖子,掐的婴儿脖子发红,张着满是血的大嘴哇哇大哭,魔族青年紧张地喊道:“这是这户人家最后的幸存者,你们再靠近一步我就掐碎他。”说着魔族青年一步一步后退到墙根。

墙外也传出来了无数的脚步声,看来这间房屋已经被包围了。

听到魔族青年的威胁,人族少年不自觉地后腿一步,一边打量着屋内的倒下的力牧妻子,一边尽量和声和气说道:“别紧张,你的人质对我毫无意义,你现在还没死的原因是因为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

“不行啊,少主。”

那个第一个进门拿着木棍的人族武士焦急道:“那是我族力牧首领唯一的留下来的血脉!畜生!你要是敢动我少首领一根毫毛,我必定让你粉身碎骨!”

魔族青年一愣,拔了婴儿一根头发扔在地上,惊恐不安地看了眼人族武士。

“你……你要是敢动我少首领一根手指头,我必定让你粉身碎骨!”

魔族少年又一愣,折断了婴儿的一根手指,仍在地上。

“……”

婴儿哭的更大声了。

“你!你要是……”

(你特么的在救你的少首领?)

人族武士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族少年单手一提,扔出了屋外,淡定自如地说道:“现在可以安静地说句话了吧。”

“可以。”

魔族青年点了点头,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根麻绳,单手绑住自己额头魔角上杂乱的头发,整理成大人模样。

人族少年接着彬彬有礼道:“我是有熊氏首领的儿子,己摰,是被我皇派守后方的统领。请问近月来附近几族的弱老都是你的杀的吗?还有,你们魔族此次前来几个人?”

“有熊氏己摰?”

魔族青年惊愕失色道:“你是人皇之子,少昊!!!”

“正是在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人族少年保持微笑。

“是……是我杀的,就我一个人。”

魔族青年面如土色双腿颤抖,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颤抖地说:“我的族人全被人族杀了,趁着两族武力都在泰山交战,我独自此地跑来想为我族人报仇。”

“我手上有人质,求你不要杀我,放我走……我再也不敢过来了。”

人族少年看着心寒胆战的魔族青年,从容问道:“是这样吗?”

抱着婴儿的魔族青年不断点头哭求道:“是的,是的。只要你放我走,我保证把这人族婴儿活着给你……求你。”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我说过,你的人质对我毫无意义。”

人族少年温柔地微笑着,掌中长剑轻轻一抖,竟然隔着几米远剑刃从后方刺穿了魔族少年的脖子。

剑柄在手,剑刃穿喉!

“撕裂……空间?”

魔族青年惊恐的喊道。

由于脖子被刺穿,魔族青年双手无力,断指的婴儿跌落在地上,魔族青年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嘴里发出咕咕声,身体也本能地颤抖着。

人族少年轻蔑一笑,淡然自若地收剑走出屋子,身后的人族武士们赶紧上前抱起哭泣的婴儿。

突然此时,魔族青年好似回光返照,双目瞪圆地嘶吼道:

“魔族,必胜!!!”

在场的人族无人知晓他的名字,无人知晓他的身份,甚至还往魔族青年身上补了几刀。

无人知晓他其实只有十几岁的短暂年华。

也无人知晓他刚刚有一场短暂的爱情。

那是他的初恋。

他还是个孩子。

这是他生命中最后一句话。

魔族!

必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