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2
世上没有绝对的强者。

一只站在了战场顶峰的蚂蚁,它的死活会有人类在意吗?

-----

人皇历9992年7月下旬,处暑虽过,但是天气仍然炎热无比。

位于翼州的黄土区更加干燥炎热,一条东西贯通的黄土道路旁,一颗孤独的老槐树无力地挥动着自己的枝叶。

老槐树的二十米外有一个约八岁左右的瘦黑小男孩蹲在地上,小男孩黝黑的皮肤在太阳地下晒得发亮,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沾着黄土。

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此时正在专注的盯着土地上打架的蚂蚁群。

黑麻麻的一小片蚂蚁群蠕动着,简直是密集恐惧者的噩梦,但是对小男孩毫无影响,饶有兴趣的盯着,时不时拿一根小棍子戳一下,戳的蚂蚁四尺逃散。

不多时,小男孩好像想到了什么,从裤兜里摸出来了一个放大镜,在蚂蚁战场的上方对着太阳,把阳光汇聚成一个亮斑。

亮斑周围是放大镜的影子,笼罩着大片的蚂蚁战场。

随着小男孩对放大镜的调节,亮斑慢慢缩小,亮斑的温度也渐渐升高。

此时,蚂蚁战场的最高地有两只个头相对较大的蚂蚁正在打架,其中一只蚂蚁似乎感觉温度不对,瞬间向亮斑外逃离。

另一只蚂蚁见到跟自己对打的蚂蚁逃跑,在蚂蚁战场的最高地嚣张地晃着脑袋。

随着亮斑逐渐成亮点,最高地的蚂蚁被亮点所形成的高温瞬间烤死,冒出一丝白烟儿。

光点周围的蚂蚁四处逃窜。

“小娃,万物有灵,众生皆命。蚂蚁再小,也是天地之间的生命,小娃实不该如此对待。”

一个老者不知何时站立在小男孩身旁,老者身穿一身灰色粗布麻衣,身披一条蓝色带帽披风,老者满脸风霜却眼神清明,语重心长对蹲着的小男孩说道:“天下行走,施之于善,方获之良。”

话说老者走路无声,着实吓了小男孩一下,蹲着向着老槐树退一步,哭着喊道:“吃不好,穿不好,我玩个蚂蚁也不行啊?”然后抬头盯着着奇装异服的老者。

小孩子脸变得快是天性,看到老者的服饰,又站起来,好奇地问道:“阿伯,你是电视剧的里的高手吗?”

最近古装电视剧里经常出现老者这样服饰的高手。

“天蓝云灰,他是天道行者,天行者。”

此时,一辆破旧摩托车从东面扫着黄土而来,人虽未至,先闻其声。

摩托车上骑着一个穿着白色汗衫的老头,老头带着草帽,在明亮的阳光下,只能从草帽下看到老头的白色胡须。

老头把摩托车停到黄土路边,摩托车后备箱上有一个白布做的旗子,旗子上方显眼地打印了四个红色大字。

‘重金寻子!’

旗子下方有一幅线条素描的面孔图样,画的是一个短发儿童的样子,最底下是几行黑色字体,最后是加粗加大的‘重谢十万!’四个大字。

“玩蚂蚁咋了?俺小时候在村上看到蚂蚁打架,直接就是一泡尿干上去。”老头走到小男孩边上,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叹道,“我儿子丢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呢,快三十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了。”老头豫州口音,说话铿锵有力,明显是中年人说话的音色。

天行者此时才看清了老头的面容,老头虽然下颌白须,但是面容白净,双目有神,尤其一只鹰勾鼻显有几分英气,草帽边缘还露出几缕黑色短发。

黑发……白须?

“仁兄此言差矣,芸芸众生不易,蚂蚁虽然弱小,也是生命,我们当慈悲为怀,尤其应以慈悲教育孩子。”天行者玩味地小声提醒道,“还有仁兄,您的胡子怎么长歪了?”

“……”

老头一惊,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手机,对着屏幕当镜子,看自己的胡子也没啥异常,大大咧咧道:“别乱说,我胡子正的很。”说着又哈哈一笑,自来熟地对天行者说道,“俺的名字叫李大山,山川河流的‘山’,家中又排行老三,所以道上的人都叫俺山爷。大师叫啥?人们都说行者四处游历,能不能帮帮俺?帮忙找找俺儿子。”

(蚂蚁的事情翻篇了?这还有个小男娃呢。)

天行者刚要搭话,此时老槐树后突然跑出来一个女孩,女孩十六七岁,长相普通,面容淳朴,皮肤略黑,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普通衣裤,她可能是在树后方便,慌慌张张地系着裤绳跑到小男孩旁边。

这不着村店的黄土区,也没个厕所,她去老槐树蹲个大的,让弟弟帮自己盯梢,却没想到这一会儿就来了俩老男人……

女孩一把呆站着的小男孩抱在身前,面带羞色,一脸歉意对两个老男人说道:“两位大伯,不好意思,我弟弟没惹麻烦吧。”

“没有没有,老汉俺就是路过。”

“没什么事情,老道就是看到小娃在用放大镜烧蚂蚁,劝了一句。”天行者慈祥笑道。

女孩也注意到了黄土地上还在打架的蚁群,心中了然,自觉也不是什么大事,农村娃娃哪有没玩过这个的?但是在两位长者面前还是拉着小男孩,轻轻揉了下小男孩的头,教训道:“告诉你不要贪玩,还玩?回去给我抄写三遍语文课文!”

“静姐姐,是你让我在这里玩一会儿的……”小男孩委屈地小声说,但是被女孩拉了一下肩膀打断了话语。

这俩人应该不是亲姐弟,亲姐弟喊姐姐一般不会加上名字。

天行者听到小男孩的话,心中猜想,但也不太在意,说道:“是老道鲁莽,看到小娃行为,自觉是教导小娃有善之心的时机,也就多嘴了一句。”

“烧个蚂蚁咋了?杀生了?俺晚上睡觉拍死个蚊子臭虫,俺罪大恶极了?”李大山抬扛道,“女娃没事,这些个天行者人行者爱管闲事儿,斤斤计较,啰嗦的很。别理他,你俩该回家回家。”

天行者眉头微皱,觉得这个李大山有点不可理喻。

(就这老头素质低下,立德扬善还有很艰难的一段路要走啊!)

想到自己刚才就在不远处的老槐树下蹲坑,况且太阳底下炎热,女孩也不想待在此处,就跟两位长者辞行,拉着小男孩顺着黄土路向东而行。

剩下两人,气氛变得冷清,李大山压了压草帽,兜里掏出一白纸盒,从里面拿出一支烟递给天行者,纸盒和烟上没有任何字体或产品标志,或许是李大山自制的烟。

“我不抽烟,谢谢了。”天行者婉拒。

李大山也不在意,把烟叼在嘴上,点烟吸了一口,问:“大师怎么称呼?这是要去哪?”

“老道来自昆仑,道号普善。”普善双掌一合,含糊其辞道,“我出来修行,到处走走,有来处,无归途。”

“俺知道行者修行都没有目的地,去的地方多,见得人也多,能不能帮俺看看,找找俺儿子?”李大山眼神希冀,把破摩托车上的旗子拿下来递给普善,普善近距离细看旗子。

只看旗子上的素描画像,除了能看出来是个大眼睛男孩,跟本没有什么辨识度,旗子下方的文字大意是李大山的儿子是在翼州的泰山日观峰南的舍身崖走散。其儿子当时才八岁,且没有名字。

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其儿子走失时间是9963年,距今已经将近三十年。

通过这个旗子是基本不可能找到人的。

普善心中暗暗思索:这个李大山粘着假白胡子,忽略其胡子看其面相也就四五十岁,三十年前就是十几岁,自然不可能有一个七八岁的儿子,这个李大山可能另有他目的,但以自己王者段位的观察力,这个李大山又是个普通人。

当然,李大山长得显年轻也不是没有可能。

普善心中虽有疑惑,但也没去深想,毕竟人家寻人也没什么问题。

“你这画像潦草,根本没有什么相貌特征,而且没有名字,老道能帮到什么?”普善指着旗子问道。

“儿子丢了这么久,俺也忘记了他的样子。当时新朝刚刚立国,到处都是粮荒,俺一直带着儿子四处逃荒,名字一直拖着,没给俺儿子起名,就一直狗娃狗娃的喊。”李大山悲伤地说道,“没成想在泰山我们走散了,如今条件好了点,俺思前想后,还是得找找儿子。”

“俺知道希望不大,但是总觉得,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让我们父子相认,俺也应该尝试一下。”

“你儿子活着的话,如今也是一个中年人,也成家立业了,就算他站在你面前也认不出来的。”普善劝道,“三十年已经是过去了小半人生,假如放下执念,未来也能轻松一点。”

建国初期,萧条、混乱。亲人走散,生离死别也不是稀罕事。

“不,俺一定要找到俺儿子!”

李大山抽了一口烟,眼神坚定的说道:“俺这辈子就生了这一个儿子,俺不能断了老李家的香火。俺在泰山附近找了快七八年,逐鹿县的每家每户俺都坚持不懈地问了个遍,电视台也帮俺找过。”李大山面带忧伤,“俺想,三十年了,俺儿子可能去了其他地方,俺就是想让你帮俺找找那些在9963年去过泰山,现在年龄35岁到40岁的男人。俺有一种感觉,只要俺儿子站在俺面前,俺一定能认出来。况且现在科技发达,能做亲子鉴定。”当时李大山儿子还小,有可能会报错自己的年龄,所以李大山寻人的时候扩大了年龄范围。

李大山说的无比真诚,有模有样。可能就是长得显年轻,独自出门在外,李大山给自己粘个假胡子也算是一层保护。

普善心中笃定李大山真的是在寻子,对李大山说:“行,老道会尽力帮忙留意,也会请道门道友一起帮你寻找。”

“谢谢,谢谢!”山爷高兴坏了,指着旗子上的‘十万’两个字,谢道,“有什么线索就给俺打电话,只要能找到俺儿子,俺一定重谢十万块钱。”说罢山爷从裤兜掏出一张名片大小的纸片递给普善,纸片上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举手之劳,行善本就是天道宗旨,不必如此。”普善接着纸片收好,仍是劝了一句,“当局者迷,或中而止明花现。”

“……”

(这李大山文化不高,怕是听不懂这出自《天道经》的箴言。)

“老道的意思是说,事关自己,关心着乱,仁兄你已经寻找七八年仍然没什么结果,或许休息一下,可能会有新的转机。”普善解释道。

“迷中择路,纵非良途亦行远。”

山爷随口接了一句,自觉在此地待的时间不短了,骑上自己的破摩托车,把旗子插回后备箱,问普善道:“俺往西走找儿子,大师要不要俺载你一程?”

普善还在回味着‘纵非良途亦行远’这句话,听到李大山发问,本能答道:“行者苦,老道自然是一步一步修行,不需要乘车。”

“那俺先走了,有俺儿子的线索记得给俺打电话呀!”说罢李大山骑车向西绝尘而去。

(注:时间季节基本参照农历,既然是人皇历,肯定不能参照西方公元纪年,可以理解为现代公历延后一个月。例:学校开学基本是九月开学,小说中描述为八月开学。由于本小说涉及朝代,我尽力构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框架。比如逐鹿之战与泰山相聚甚远,我依据本小说需要写在了一起。事实上黄帝轩辕是约4700年前的上古人物,本小说撰写为万年前,就是为新朝塑造一个架空的世界,以防万一。后面肯定还有很多与现实的很多出入,望谅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