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8
我是秦雨,秦朝的秦,下雨的雨。

----来自永远美丽的自我介绍。

李川看着魏永丽伸出的右手。

不,是看着秦雨伸出的右手,心中百味陈杂。

面前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其实李川并不知道她来自哪座城市,最初的姓氏是什么。

她只是跟着自己的母亲,从这个家,到那个家。

一个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没有固定的家,连自己的姓氏也无法固定,而她只能被动地承受,就像自己只能被动承受自己断指的事实。

也许有人会想,父母离异其实没什么,手上残疾也没什么。

是啊,谁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

那种每时每刻折磨着自己心灵的事实,那种无力改变的事实,其中冷暖,一语无以言表。

李川轻轻握住秦雨冰凉的柔若无骨的小手,看着秦雨在昏黄灯光下的笑容,微眯着的眼睛像一个令人迷失的深渊,吞噬了李川的心灵。

她笑得灿烂,手却在颤抖。

她劝我放下,劝我不要庸人自扰。

她,自己做到了吗?

李川有一种无法遏制的冲动,想立刻抱紧这个令人心疼的女孩。

过往他们知心可腹。

然而时光变迁,渐行渐远,李川制止住了自己心中要拥入怀中的贪欲。

“很高兴认识你。”李川有点伤感,感觉自己心中流了一滴眼泪。

那是为秦雨而流,也是为自己而流,也不知道为什么而流的一滴眼泪。

“不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吗?我们可是有五年没有联系方式了呢,现在大家都有手机,可比以前写信方便多了。”秦雨委屈地说道,但是眼中却是藏不住的愉悦,收手拿出自己的手机。

楼梯里的灯熄灭,李川双手轻拍一下,同样拿出自己的手机,两人交换了号码。

李川看着时间,“真的不早了,你赶快回家吃饭,班上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你知道我没吃饭,一路走来怎么不说请吃饭呢?”

“我还是个学生,没钱!”李川双手一摊笑道:“而且我在公园里面吃的串串香,我不饿。”

“你……你真够可以!”两人之间的气氛轻松了起来。

“我上楼去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常联系。”秦雨晃了晃手机。

“我不怎么玩手机。”李川说道:“你知道我很少主动联系别人的。”

“你要气死我!快滚吧!”

“过几天我就开学了,有缘再见。”李川转身回家。

秦雨看着离去的李川,跺了跺脚,生气的脸突然笑逐颜开,上楼而去。

人皇历9992年7月29号,真是漫长的一天。

秦雨家距离淇河公园也就三个路口,十来分钟的路程,两个人硬生生走了半个小时。

李川走到街上,看着来往的车辆,不知道还有没有回家的公交车。

李家村距离市区好歹也有个三公里以上,要从秦雨家里走回自己家,估计需要四十分钟。

望着这漫长的归途,李川并不想打车回家,而是在路边找了个小卖铺买了包烟,点燃,深吸一口,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缓缓前行。

-----

西鹤市苏杭广场,其实与江南州的苏杭市并没有什么关系。

三十四年前,新朝建国,帝国有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这片广阔无垠的土地,饱受了十几年侵略战争的摧残,内忧外患无处不在。

战后满目疮痍,地区人心皆不稳定,粮荒灾难横行。对外有与大和帝国战争复燃的前兆,还有西方列强的虎视眈眈。新朝出于各种目的和考虑,把资源和人口进行战略性的内陆转移。

在西鹤市,曾经聚集了一批苏杭和江南州的人口,这个地方被叫做苏杭路,就算后来江南州的人口回归,苏杭路的称呼也保留了下来。

几十年来,苏杭路发展为苏杭广场,代表着西鹤市的繁华。

苏杭广场主要核心是一个大型广场式的步行街,街道极其宽敞,每十米左右配有两张木质长椅以供行人休息,微型雕塑和喷泉处处可见,两旁大型超市、商厦、小吃店、动漫城云集,服装小店更是数不胜数。此地人流量极大,就算是夜晚,也是灯火通明,人潮涌动。

西鹤本地最大的超市是鹤翔超市,此时,鹤翔超市的一个小后门,换掉了超市的工作服,一身休闲运动装的李芸跨上一辆电动车,苍白的面孔上满是疲惫。

如今在超市工作多年的李芸早已经是后勤的一个小主管,并不需要这么晚下班,只是最近中小学临近开学,有许多学生或者家长前来采购,自己在地下车库占有股份的洗车行人手不足,所以才忙到了现在。

不同于白日的燥热,初秋的夜已经微凉,李芸深吸一口着凉爽的空气,感觉清醒了不少,紧了紧外套,骑着电动车向新苑小区驶去。

也就几分钟的归途,李芸便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由于李芸经济能力的提高,此时所谓的家,已经不是六年前的那个独居室了,如今公寓一室一厅,也有了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

客厅不大,主要是一个饭桌和一台电视,靠窗的位置放了一个学习桌,上面有各种课本和学习资料,杂乱的放着。

卧室亮着灯,显示了自己女儿李雪薇的位置。

“妈妈,怎么这么晚才下班呀,吃饭了没?”原本靠在床头上看笔记本发呆的李雪薇,蹦蹦跳跳起来迎接自己的妈妈。

李雪薇穿着碎花格睡裙,长长的黑发散乱在香肩,小脸上开心的笑容,清纯、淡雅、迷人。

可能是刚洗过热水澡,白嫩无暇的皮肤透着微微的红晕,更有一种奇特的韵味。当然,也可能是在看笔记本上面令人害羞的东西吧。

这是自己的女儿,没有华丽的浴室,没有高档的浴衣,但还是那个最美丽的公主。

“吃了吃了,在超市吃的。”李芸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溺爱地看着李雪薇,“我看你自己在那里偷着乐,是干了什么坏事了吗?”

“今天李老师和我在公园玩了一下午,我们爬山,划船,我们还吃了串串香。”李雪薇拉着妈妈一起坐到床边,跟妈妈分享自己的快乐。

“我把李老师碗里的鱼豆腐,鱼丸子都抢来吃啦,差点气哭李老师。”李雪薇愉快地说道。

“少吃点不卫生的东西,会长痘的。”李芸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

“知道啦,嘻嘻……”

“看你高兴的,整天跟吃了蜜一样把李川那小子挂在嘴边,妈妈找他是来辅导你学习,不是带你玩的,这马上高三了,你可要收心好好学习。”说到这里,李芸也噗呲一笑,“说到辅导你学习,妈妈好几年都没给过辅导费了,反正是你三爷爷的儿子,不用白不用嘛。”

“看你说的,什么不用白不用呀。”李雪薇嘟嘟嘴。

“不过看那个小子没钱白干,不但没有怨言还这么积极,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吧?”

李雪薇小脸一羞,像是想起什么似得,快速拿起床上的笔记本,炫耀给李芸看。

“妈妈你看,我们在淇河划船的时候,李老师还写了一首诗哦,可真是个大才子。”

船上有佳人,薇薇一笑浅。

李川他会这么写吗?李芸心中泛起复杂的情绪,看着笔记本上的诗,思索着。

“这个‘薇’是我写的,李老师说是微风的‘微’……”李雪薇的声音低不可闻,有点后悔自己加上的草字头。

(这不是让妈妈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吗?,哎呀,羞死个人。)

不过李芸的注意力好像没在‘薇’字上,心里又默念一遍诗道:“这首诗虽然押韵,平仄有度,有几分诗意,但是读起来并不怎么流畅啊。”

“怎么了?”李雪薇紧张地问道,“老师写的哪里不好了吗?”像是发现自己最爱的玩具有缺陷一样。

“如果把第二句放到最后,这首诗才通畅,符合递进关系。”李芸点点头,说道,“静动结合起来也更好了。”

清风一阵来,碧波醉柳岸。

渺渺云中水,澹澹水上船。

船上有佳人,微微一笑浅。

纤手戏清流,逆水几漪涟?

的确,如此一改,由远及近,由景及人,层次有序。‘涟漪’二字结尾,比“微微一笑浅”更加能体现出作者心中所拥有的悸动。

李雪薇130分的语文成绩果然不是白给的,瞬间就明白了李芸想法的正确性。

“妈妈你要求别那么高,李老师学的是物理专业。”李雪薇急忙替李川反驳道,“李老师他在船上想了一小会儿就念出来了,已经很厉害啦。”

“好好好,厉害。”李芸无奈地笑道,“其实一般来说,诗人最后一句都是画龙点睛之笔,常用来托物言志或借景抒情,表达诗的创作目的。‘微微一笑浅’可能更加被那小子看重,所以才放到最后,以前妈妈在学校当老师给学生讲古诗的时候……”

提及以前,李芸身形一顿,两人坐在床边,沉默了起来。

“唉!”一声叹息,李芸轻轻拍了拍一下李雪薇,“天不早了,妈妈工作一天挺累的,我去洗个澡,咱们早点休息。”

“恩,妈妈。”

李雪薇抬头,忽然鼓足了勇气又问道:“妈妈你说阿川他会一直这么对我好吗?”

看着女儿一脸认真,李芸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良久,才黯然道:“你爷爷自身难保,如果再不相信他们父子,那我们就真的无依无靠,无路可走了。”

“恩。”李雪薇点点头。

(一切都是为了有所依靠吗?)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李芸拍拍女儿的肩膀,起身道:“妈妈先去洗个澡。”走出卧室。

随着李芸的离开,李雪薇躺在床上,抱起笔记本,看着天花板,独自发呆。

薇薇一笑浅。

是因为最重要才放到诗的最后吗?

李雪薇内心深处是无比愉悦的,却又笑不出来。

卫生间,李芸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任由水哗啦啦地响。

年近四十,身材依然完美,平坦光滑的小腹没有丝毫赘肉,性感的大腿充满着魅惑。

风华绝代,卸下妆容的李芸更加美丽动人。

然而,李芸却面对着镜子低声哭泣。

“唐华,我们的女儿长大了,恋爱了,你能不能活过来教训她,她还未成年,她这是早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