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11
兵王雪鹰是一个善良的人。

雪鹰自从十七岁入帝京,至今为止,战功赫赫。

但是直接死在兵王雪鹰手上的人,也许还没有一千。

与万人屠的新朝军神相比,实在是徒有虚名。

也许是时代浪潮的不同吧。

-----

李大山不是一个没事就杀人的变态,这次动手经过了深思熟虑。

有一丢丢深思熟虑。

虽然依据新朝律法,抢劫是够不上死刑的。

但是深夜路面上铺撒了大量带着铁尖的三角铁,不但扎透摩托车车胎,若不是李大山本身有极高的防御数值,换一个普通人,至少半条命就搁在了这个黄土路上。

李大山认为,这个团队身上背着命案,所以下了狠手。翻身而起,一拳一个,打碎脖子上的动脉和颈椎神经中枢。

没有疼痛,这就是李大山的善良。

军人有权利杀人,但是没有权利选择杀谁。

李大山虽然有处刑权,但是没有执法权,底气不足,所以喊了一句话,给可爱的自己加油打气。

深夜的黄土路上,此时李大山有点郁闷,因为兜里的半盒烟,在自己倒地翻滚时被磨成了半截,这烟可是帝京南山里面的贡烟。

李大山趁着狗蛋手上手电筒照的光,在半截烟盒抽出还算长的半支烟,火机却不见踪影。

女人在男人出轨这件事上,智商堪比爱因斯坦。

一个老烟枪寻找火源的时候,也是一个物理学家,

李大山捡起一只三角铁,脱掉了自己破损的汗衫,蹲下来,把汗衫叠两下弄成六层的长布条,两只脚分别踩着两端,随手把三条铁的一个铁尖掰弯称一个钩子,用手把弯起来的部位在布条上来回抖动摩擦。

李大山速度极快,一秒钟就能摩擦一百来次,布条很快就冒起了烟,趁着布条上的火星,李大山点着了烟,满足地吸了一口。

对布条做功,内能增加,温度升高,达到燃点。

只要知识学得好,天涯何处难点烟?

李大山不是没有想过去在劫匪身上寻找打火机,只是,虽然劫匪们倒下了,活不下去了,但是身体还偶尔时不时地生物性抽搐一下。

李大山怕。

别人更怕,所以李大山拿着手电筒,照着光,在黄土路上,找了自己的大屏幕老年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喂,老杀,定位我坐标,我杀人了,来清理一下。”李大山直接说道。

“哎,我说你找我能有点好事儿吗?”电话里传出老杀沙哑的声音,“新朝委员会在去年通过了削弱雪鹰特种小队行动权利和行动经费的白皮书,你这样做,我肯定又得去听军部那些大佬给我讲经。”老杀苍老的声音有点郁闷。

“新朝委员会?这名字有点小熟悉。”李大山问道,“我是不是有职位在这个委员会?”

“……”老杀无奈道:“你是荣誉副委员长,而且那份白皮书上有你同意意见的签字。”

李大山露出思索的表情:“哦,我想起来了,去年五月老白请送了我五条烟,说有个文件要我签个字,是不是这个?”

“……”雪鹰的权限就值五条烟吗?

“再说了,削弱雪鹰小队关我雪鹰什么事?”

“滚!”手机里传来了老杀愤怒的吼声。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老杀没有问为什么杀人,也没有问杀的谁。

因为信任。

“哎,我这老大窝囊啊,被小弟骂也不敢骂回去。”李大山情绪低落,看了眼手机,人皇历9992年7月30号凌晨二点半。

此时大部分人早已经进入了梦乡,苦逼的李大山还在荒郊野外,穿着破烂的衣服,照着手电筒,捡着散落在黄土路上的三角铁,装进劫匪带来的麻袋,以免对无辜的行路人造成伤害。

微雨来得快,去得急,黄土路面也仅仅被薄薄沾湿,雨后夜风更加清凉地吹进李大山的裤腿,黑暗中的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的清香和李大山的烟香。

用了半个多小时,李大山才将三角铁全部都装进了麻袋,足足有两百多枚,由于没有火,李大山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大半盒烟里也只剩下几支更短的烟屁股,李大山开始用烟民特别的手法熟练地把断了两半截的烟拼接起来。

如果老杀再不来,李大山要断粮了。

在这段时间里,翻到在路外的李大山的摩托车上远光灯彻底歇菜了,李大山把后备箱装着自己物品的帆布袋收拾出来,把寻人启事的旗子也放了进去,李大山也发现了劫匪三人的交通工具,百米外的一辆电动三轮车。

这两辆车就当给拾荒者的福利把。

在李大山将要抽完最后一段烟的时候,一辆墨绿色的武装直升机破空而来,直升机上利落地跳下来一位身穿吉利服的女兵。

女兵身高高达180厘米,军帽下单单露出高挺的鼻梁和紧闭的薄唇就英气逼人。

“夏菲菲来啦,老杀呢?”李大山笑着说道,“你弯一下腰,让干爹拍拍你的肩膀。”

“杀叔叔已经睡着了,义父,你正经点!”夏菲菲弯了弯身子,还是让一米七的李大山拍了一下肩膀。

“哈哈哈!娃娃长的真快,都这么高了。”李大山满足的笑起来,又说,“来咱俩把尸首抬上飞机。”

“是!义父。”两个人把三具匪徒尸首抬上直升机后排,李大山把匪徒的麻袋和武器也同时扔了进去。

“老杀没来,你帮我写下报告把。”李大山坐上直升机前排,把自己的帆布袋放在座位下边,然后从一个铁箱子里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义父能不能先穿件外套,您光着膀子跟我说话不合礼数。”夏菲菲红着脖子坐在驾驶位,带上直升机的各种器材。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李大山摆摆手。

“报告怎么写?”

“执行D级任务,路遇三劫匪,防卫杀之,落款:雪鹰。”

“好的,请您坐飞机系好安全带!”

-----

西鹤市警局办公大楼。

一个身影打着哈欠,从四楼的局长宿舍走了出来。

由于此时警局各个部门还没有具体细分,刑侦,经侦,技术大队,网监和行政等数个部门都还挤在这座办公楼里一起办公,所以办公室紧张,一楼是办案区,在没有需要都是紧锁,有卫生间基本也进不去,二楼和四楼是女厕所,三楼五楼是男厕所。

这道身影在四楼转了一圈,又走到了三楼,上了个卫生间,身影走到了楼梯口,看着这空无一人的楼道,只有消防应急指示灯亮着微弱的灯光,犹豫了一下,却没有上楼。

身影静悄悄地走进楼道,尝试着打开每个经过的办公室门。

锁着,又锁着,身影很有耐心。他知道,虽然警局不可能与有什么盗贼之类的来光顾,但是里面有案卷卷宗都是及其重要的,所以基本每个办公室都会在下班之后锁着门,即使值班的李队长,在去宿舍休息时,也会把自己的办公室锁住。

终于,一个门没有锁,身影进门,打开灯,是一个大办公室,里面是一个大长桌,应该是会议室。

有一台台式电脑安静的待在会议室的角落,身影眼睛一亮,做到了电脑前。

公务部门除非有特殊时间的文件指示,不然很少会在意是自身否浪费电力资源,这台电脑开着,也不知道开了多久,或许有一个月。

身影滑动了几下鼠标,电脑从休眠状态进入了正常模式,显示器亮了起来,主机风扇也启动了。

打开浏览器输入摆度网址,电脑虽然反应速度不快,但是身影很有耐心,没多久,浏览器提示无法打开网址。

这是一台内网电脑!身影打开浏览器的收藏,进入了警用内网,输入了一个账号和密码,操作了起来。

由于没有数字证书,很多操作也无法进行,但是有些内容还是可以观看的。电脑运转速度不是很快,但是身影还是熟练地检索出李川的户籍信息,看着照片上李川的身份照,身影发呆了良久,又点开了李川父亲信息---李大山。

李大山信息加载出来,照片普通无奇,如果是李川看到这张照片,那肯定是认不出来是自己父亲的照片,说这个照片与李大山有两分相像就都算多了。

身影无聊地浏览着,眼睛盯在了手机号码一栏,呆住了。会议室并不热,在深夜还有丝丝凉意,但是身影脑门上却冒出了冷汗。

手机号码三位尾数是33,这与组织寻找了十几年的那个人,才得到的唯一线索,一模一样。

早些年手机刚出来的时候,在通信账单上只会显示手机号码的首位1和末尾两个数字,‘33’就是经过千辛万苦才得到了那个人手机末尾数字。

也许这么久了,那个人手机号码早就换了,也许,是一个巧合。

但如果李大山就是那个人,身影就得死。

“我不能死!”

身影死死地盯着屏幕,非常后悔因为自己的好奇心,深夜来到这里。

如果是那个人,身影相信那个人的信息一定经过处理,只要点开,那自己就暴露了。

万一是那个人,就得死。身影有点颤抖的拿出自己的手机,依照电脑屏幕上的号码拨打了出去。

嘟嘟……

漫长的等待,挂断。等待,挂断。

第三次。

“喂?那个傻逼半夜不睡觉给我打好几个电话?”手机里传来了李大山大声怒吼的声音,声音环境嘈杂,因为李大山还坐在武装直升机上。

身影接通之后却无言以对,感觉不太像那个人,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一句:“九五至上尊。”

这句说的无头无脑,普通人会骂一句神经病,道一句‘你说了个啥?’

“西鹤警局的小崽子,你怎么怕死吗?”

果然,是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