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22
李川极其虚伪。

他痛,他爱,他苦。

他都没说。

-----

三个问题,李川仅仅回答了一个问题。

答案还是半真半假。

夏都市到学校,一路上,李川背着苏紫怡的大书包,一只手拿着他自己的大行李箱,另一只手拿着苏紫怡的大行李箱。

右臂上的伤口当然会崩开,当然会疼。

李川有痛感,但这外在的一丝痛感,在李川的自卑生涯里,微不足道。

在往常,校园里的大学生有丰富多彩的夜生活,班级组织的跑步,来往提着暖壶接水的人群,有灵魂歌手唱歌,有学子在路灯下看书,有情侣拥抱着说悄悄话,有社团跳着青春靓丽的舞蹈。

然而此时,大学离开学还有三四天,校园里冷清,黑暗。

校园的角落里,苏紫怡拉着李川的右手,摸着他的右手中指,面对面的站着,两人距离之近,李川能在月光下,清晰地看到苏紫怡那带着复杂情绪的眼睛,那一双含着泪水,明亮的眼睛。

彻底放开心扉,往前一步,是梦想可及,还是深渊无底?

苏紫怡,一直是李川的梦想。

李川自私地陪在苏紫怡身边,贪婪地汲取苏紫怡的情谊。

两人不断加深的感情,突破友情极限,苏紫怡多次暗示,李川却不敢……

大三的时候,很多人都准备考研,苏紫怡也是努力备战,李川却没有这个打算。

因为李川了解的是,研究生大多自费,学费是本科的三倍左右,就算李川有幸考上公费,李川也不忍心李大山一直在工地受累。

(李川不知道李大山是雪鹰,也不知道李大山其实很有钱……)

未来,李川何去何从?

之前,李丽琴让李川去西鹤市残联办个证,可以享受很多政府福利,唠叨了好几次,李川才无可奈何地去了。

残联看着李川的半截中指,说他办理不了,只有大拇指或四个手指残缺,才能够得上残疾等级,才能办一个残疾证。

苏紫怡永远不会明白,李川走出残联大门时,心中是何种感受。

政策上,李川不是一个残疾人,他的心,却残疾了。

李川渴望友情,渴望爱情,渴望自信。

李川渴望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大笑,那笑声里不要带着自卑,不要带着阴影,不要带着悲伤,不要带着迷茫。

这一切,苏紫怡都可以给他,李川便穿上虚伪的外衣,同苏紫怡相处,但不敢跟苏紫怡相恋。

好巧不巧,易园小风波,李川受伤的是右臂,李川又在火车上走神……

而这一天,他们有太多亲密的身体接触。

在火车上,苏紫怡时不时感动地看一下李川右臂上的伤口,同时,也看到了李川没藏起来的右手,苏紫怡复杂地看着正在走神的李川。

那一刻,苏紫怡好像看见了一个陌生人,她印象中的李川,聪明、从容、专一、大度、幽默、嘴欠……

李川聪明,好像没有数学题能难住他。

李川从容,高考前一天,他都不会紧张,反而嘴角一直带着笑意。

李川专一,上大学有了手机之后,他三年如一日般,每晚都给苏紫怡发晚安。

李川大度,有人骂他,他毫不介意,也从不在背后诋毁别人。

李川幽默,他一句嘴欠的话能让苏紫怡气得哭笑不得,要不然也得不到‘大欠欠’这样的爱称。

但,苏紫怡发现李川手上那个只有三分之二正常长度的中指后,心中藏不住事情的苏紫怡,却罕见地沉默了。

四年间,若不是这次偶然,苏紫怡怕是永远也发现不了李川手上的断指。

苏紫怡靠在李川的肩膀上,回想四年与李川相处的点点滴滴。

李川没有主见,苏紫怡喜欢吃什么,他就吃什么,苏紫怡要去哪里玩,他就去哪里玩,大多是苏紫怡给李川分享她的心情,却很少听到李川的倾诉。

李川好像在任何时候,都能找到一个让苏紫怡看不到他右手手指的位置。

一起学习时,李川总是坐在她的左侧,握着笔写字,李川辅导她时,用笔指点。

一起面对面吃饭时,李川总是把手放在腿上和她聊天,她吃一口,李川也抬手吃一口。

李川很多小动作,整体上看起来没有一点异常,如今细想,李川时时刻刻都在隐藏他的缺陷。

苏紫怡心中五味杂陈,她并不在意李川手上这小小的问题,但是生气,生气李川不能坦诚相待,反而藏起来。

但又心疼李川,同情李川,李川的心中,一定有很多酸楚。

晚上在学校门口喝驴肉汤的时候,苏紫怡故意不说话,低着头吃饭,用余光发现李川一直在观察她的眼睛,在她眼神在别处的时候,李川才拿起筷子吃几口,还有李川笨拙端碗喝汤的姿势……

好笑,却让人心疼。

苏紫怡好像有一点明白,明白了为什么能清晰地感受到李川对她的爱意,却没有对她表白。

回到寝室,在李川离开苏紫怡视线的那一刻,苏紫怡再也压制不住她心中杂乱的情愫,苏紫怡追了上去,握住李川的右手。

质问他,为什么他,什么都不告诉她。

夜有些静,风有些凉,月光如白霜。

李川有些贪恋手中的柔荑,苏紫怡修长的手指,像母亲抚摸婴儿一样摸着他的手指,他想逃走,但又沉醉其中,他也想哭。

李川不得不抽出他的手。

因为,晚上的蚊子,叮得他实在太痒痒!

“呔!大胆蚊子,别咬我最敬爱的老大,都来咬我!”李川笑着抽出右手,双手夸张地拍蚊子,顺便挠了几下痒痒。

李川的表演,弄得苏紫怡啼笑皆非,正颜厉色地喊道:“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不要转移话题!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李川把右手放在苏紫怡面前,黯然答道:“我妈说是胎带,就是我出生时候,我这个手指就短,没有指甲……”

苏紫怡看向李川的目光柔和了很多,宽慰道:“这也没什么,不影响生活,也不影响学习,你完全没有必要在我面前藏着。”

话已经说开,李川将心中的想法全盘说出:“其实我不敢告诉你,因为我怕你嫌弃,怕你离开。”

“你也太轻看我了,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苏紫怡顿了一下,害羞地问,“那么大欠欠,你……你喜欢我吗?”

李川看着苏紫怡,犹犹豫豫,不敢回答,呆在原地。

苏紫怡急得直跺脚,怒道:“你快回答!”

李川这才被迫回答:“我不喜欢你。”

“哦,我知道了。”苏紫怡大失所望,怅然若失地转身就要离开。

李川却一把拉住苏紫怡,良久,才语气坚定地说:“我每天都会给你发晚安,还有每次说我敬爱的老大时,其实在我心中,都没有那个‘敬’字,我爱老大,我……我爱你!”李川说这句话,用光了他所有的勇气。

“大欠欠,你……你的嘴这么怎么欠!”苏紫怡开心地抱住李川,笑出了眼泪,小声却心满意足地在李川耳边说,“其实我早就知道答案,但是我还是怕,怕不是我心中的答案。”

这是两人第一次拥抱,两个情场小白双手用力,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你轻点,我上不来气了……”苏紫怡抬起头,深情地望着李川。

李川也看着苏紫怡,看着她宛若星辰的眼睛,她微微张开的嘴唇……

亲上去,只要亲上去,哪怕此后洪水滔天。

异性之间相互吸引的原始本能,促使了李川心中产生了无限的欲望。

苏紫怡闭上了眼睛。

李川却松开了手……

“快,吸气,呼气,哎对,就是这样!”李川紧张地指导苏紫怡呼吸,一脸关心地问,“现在能呼吸了吗?”

“……”

苏紫怡觉得她真要气得窒息了,但又转念一想,反正今晚已经强迫李川表明了态度,其他事情可以以后步步为营。

苏紫怡也是一个正常的大姑娘,也期待那些情侣之间羞羞的事。

“哼~”

苏紫怡有些失望地冷哼一下,拉起李川的胳膊,轻声问道:“下午伤口崩开了没?疼吗?对不起,我当时觉得你隐瞒我这么多事,很生气,才没关心你。”

“你不要生气。”李川收起笑容,看着苏紫怡,正色道,“伤口的确崩开了,我有痛感,但真得不痛,比较于我看着你刚才流眼泪的样子,我的心才是疼痛万分。”

“我有喜悦,就有烦恼,我会开心地笑,也会悲伤地哭,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管我是什么心情,我都会跟你倾诉,你帮我拿行李,我一开始确实没意识到伤口会崩开。”苏紫怡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后来我意识到,我多么希望你会告诉我,让我知道你的痛苦和感受。”

李川看着手臂上的创可贴,解释道:“别说伤口不疼,就算再疼,我们两个人有三个行李箱,我也不可能让你拿两个,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说,我真的没有介意这个事情。”

苏紫怡一脸怒容,气忿地说:“你还不明白吗?不是你拿不拿行李箱的问题,而是你心中想法,你对我隐瞒!”

李川顿时了解了苏紫怡的想法,老老实实地说:“我明白了,我以后改。”

“嗯!”

苏紫怡拉着李川的手臂,摇晃着,声音甜丝丝地问:“那……那你……你以后就是我对象了吧?”

李川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却拉起苏紫怡的手,把他的右手放在苏紫怡的手心,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看我手的样子,你心里有没有发毛?你害怕吗?”

“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手指有缺陷,你还会跟我如此亲密无间的相处吗?”

月光照在地上,那么苍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