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23
开始,无法预知;结局,无法抗拒。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结局,你会选择开始吗?

-----

帝京市办案中心,刑警支队大队长沈泽浩在办公室里喝茶。

沈泽浩穿着便装,二十七八岁,小平头,成熟帅气,举手投足间有股军人特有的气质,很有魅力。

如此夜晚,单位里还是灯火通明,对于警察这个职业来说,这种事情实在是司空见惯。

时不时的备勤,不间断的专项大案,尤其新朝要在9994年举办世界运动会这个原因,帝京市扫黑力度空前的大,这可累苦了帝京里的警务人员。

军人出身的沈泽浩,反倒觉得在警局得比在特种小队里轻松许多,而且他现在还是个小领导,不用常去一线出勤,所以他在办公室悠哉地喝茶。

“报告!”

一名警察敲门走进办公室,向沈泽浩汇报:“沈队,有一名军人在楼下找你,说是要移交你案子里的三个通缉犯。”

“哦,有这好事?”沈泽浩眼睛一亮,爽朗地笑道,“一个通缉犯至少有五百块奖金,三个就是一千五,发财了,走去看看。”

沈泽浩走到院中,借着灯光,一眼就发现了一辆运尸车旁穿着吉利服的夏菲菲,加快脚步走过去,笑着喊道:“小姑,您老怎么亲自来了?”

“谁是你小姑?”夏菲菲不悦地看着沈泽浩,冷冰冰地说。

“你不是夏菲菲吗?夏菲菲就是我小姑!”沈泽浩开心地套近乎说。

夏菲菲眼神一凛,倩影一动,迅速地出手反扣擒拿陈泽浩,沈泽浩没想到夏菲菲突然动手,但同样迅速地斜身一跨,躲过夏菲菲的招式。

夏菲菲见擒拿落空,干净利落地手爪变拳,一拳轰向陈泽浩,沈泽浩敏捷地出掌防御。

“嘭!”

一身闷响,二人各被震退一步。

夏菲菲心中震惊沈泽浩的身手,眼神凌厉地看着沈泽浩,质问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不是间谍。”沈泽浩揉了揉被震麻的手,解释道,“我是沈家沈泽浩,雪鹰大人是我三爷爷,我曾经看到过小姑你的资料……”

“哼!”

听到陈泽浩的解释,夏菲菲没有继续出手,冷漠地讽刺道:“不愧是没脸皮的沈家,你年纪比我大这么多,竟然舔着脸着叫我小姑。”

“辈分大小不看年龄嘛!”沈泽浩谄媚道,“小姑你这天生丽质,皮肤细嫩,有十八岁吗?”

“你不是看过我的资料吗?舔人不打草稿,骚话张嘴便来?”夏菲菲指着运尸车,冷漠地说,“沈泽浩是吧,车上有三个通缉犯的尸体,公安部说是你的案子,要我交给你。”

谈到公事,沈泽浩正经起来,正色道:“好的,没问题。小姑你给我看看移交文书。”

夏菲菲把李大山让她写的小纸条递给沈泽浩,傲慢地说:“我只有这个。”

执行D级任务,路遇三劫匪,防卫杀之。

署名是雪鹰。

陈泽浩拿着小纸条,喜上眉梢地说:“行,当然行!我三爷爷的署名,到哪里都牛逼!”

“告辞!”夏菲菲转身就走。

“小姑先别走嘛!”陈泽浩喊道,“好不容易来一次,上去喝口水,让我验验尸,看看哪个通缉犯这么倒霉,抢劫到我三爷爷头上!”

“别叫我小姑,老渣男!”夏菲菲头也不回,直接走出办案中心大院。

沈泽浩大喊道:“还有奖金你也不要了吗?一千五百块呢……”但夏菲菲已经离开。

沈泽浩看着夏菲菲离去的背影,收起笑容,打开运尸车的车厢,里面冷藏的正是豹子三人。

沈泽浩看着车内三具尸体,幽幽地感叹道:“逝者罪消,生者痛长!豹子,如果你知道现在的你,是人死他乡亲人悲痛的结局,你当初还会选择走上犯罪这条不归路吗?”

----

李川一开始就知道结局,一个他自以为是的结局。

他手上的残缺,不会随着风消散,只要有一个人跟他足够亲密,他就藏不住。

所以,李川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会被苏紫怡发现。

他与苏紫薇相处,开心是真的开心,快乐是真的快乐,但总有一丝阴霾。

他和苏紫怡,终究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家庭背景不同,自信和自卑,健康和残缺。

还有未来,李川自认为他未来的道路一定是崎岖蜿蜒,也许是没有一个光明的尽头。

他不希望,苏紫怡跟着他吃苦。

爱情来的时候,无法预知,李川在其中无法自拔,但结局早就是李川的计算之中。

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突然……

李川很清楚,苏紫怡喜欢他,也不会嫌弃他,他表白之后,哪怕什么都不做,两个人就能谈一场甜甜蜜蜜的恋爱。

可是,然后呢?

李川一直怀疑,他将来毕业能不能找一个好工作,挣到足够多的钱,用钱来填补他扭曲的自卑。

向前一步,或许就会带着梦想一起走进深渊。

所以,李川问苏紫怡,她怕吗?

角落里,苏紫怡颤抖着,愤怒着,她看着相处四年的李川,他变得陌生。

李川问她怕吗?其实就是在认为她会怕!

李川问她一开始就知道李川的缺陷,还会和他相处吗?其实就是在认为她不会和他相处!

苏紫怡感觉李川把她的人格和感情,仍在地上,无情地践踏。

这比易园中那个女人对她的欺辱,更加狠毒千倍万倍!

月光如霜,地上,满是心碎的伤。

在李川问题那两个问题之后,苏紫怡沉默了很久,也许是四年的时光。

苏紫怡看着面前这个心理龌蹉的男人,悲愤欲绝,一句话也不想再说,默默地推开他,蹒跚地走回女生宿舍。

李川看着难过的苏紫怡离开,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李川才在瘫坐在地上,扶着行李箱,看着天空上的月亮,眼泪滴在衣服上。

苏紫怡想失了魂一样回到寝室,一把抱住正在啃着鸡腿看电影的室友,嚎啕大哭出来。

“皮皮。”

苏紫怡流着鼻涕,哽咽地对室友倾述道:“他说看到我流泪的眼样子,心痛万分,可他怎么可以那样?那样怀疑我的人格,怀疑我的感情!把我弄哭!”

苏紫怡的室友叫陈思,平胸长腿,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像一个知性美女,但经常豪放地说荤段子,由于用手机九键输入法输入她的名字,经常打成陈皮,所以寝室里都喊陈思叫皮皮,可能是两个人名字都有数字,陈思和苏紫怡关系不错。

“紫怡,怎么回事?”陈思合上笔记本电脑,一脸懵逼地问:“你不是和大欠欠约会去了吗?他欺负你了?”

苏紫怡哭着说:“那个混蛋他……他说我怕他!他说我嫌弃他!”

陈思抱着苏紫怡说:“我早看出来那个丑逼不是个玩意,是一个假惺惺虚伪的人渣,咱们以后都不理他了。”

“呜呜呜~”苏紫怡吸着鼻涕,反驳道,“他……他不丑,也不是人渣……”

“你都哭成什么样了,还护着他?”陈思拍着苏紫怡的后背,温柔地问,“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紫怡留着眼泪把校园角落里发生的事情,经过告诉了陈思,肝肠寸断地问道:“他说他爱我,为什么还要问我怕不怕看到他的断指?问我如果刚认识他时就知道他的断指,会不会和他关系这样的好?他明明也知道我也很爱他,却这样羞辱我!”

陈思扶好苏紫怡,看着她的眼睛,不答反问道:“那你看到他的断指,你怕吗?”

此时,苏紫怡情绪也稳定了下来,答道:“我那么喜欢他,我当然不怕呀!”

“那我给你举个例子,咱们在街上见过没有腿的乞丐,你好好想想,当时你害怕去看那个乞丐吗?”陈思认真的问道。

“我……我害怕。”苏紫怡心虚地说,“可大欠欠只是一根手指短了一点而已,又不是没有手。”

“你现在喜欢他当然这么说,我只是把他的缺陷放大了给你举例子而已。”陈思追问道,“如果现在有一个人,他是唇裂,你会真心和他交朋友吗?就算你对他好,是不是在同情可怜他?”

苏紫怡想着情景,不确定地回答:“我……我不知道。”

陈思耸了耸肩,淡淡一笑说:“所以他最后问你的两个问题不是在怀疑你,而是你心中真得对他的断指产生了恐惧,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缺陷,你或许能和他做好朋友,但是肯定不会爱上他,因为你们两个不在一个层面上。”

苏紫怡沉默了,心中默默思考陈思构思出来的情景,怔怔地想了一会,才弱弱地说道:“皮皮,我怎么感觉你在向着他说话,明明是他伤了我的心,把我弄哭了。”

“最近看了很多关于闺蜜的电视剧。”陈思笑呵呵地说,“我可不想说你的大欠欠坏话,最后你们和好,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

苏紫怡觉得陈思跟李川一样嘴欠,看着天花板,难过地说:“这次他真的让我心碎了,让我很失望,我不想再搭理他了。他说他爱我,一定是假的。”

陈思扶了扶眼镜,正色道:“他爱你是真的,让你失望也是故意的。”

苏紫怡一脸疑惑,诧异地问:“如果他爱我,跟我在一起不就行了吗?有什么事情我会陪他一起面对,可他便要问我那些可恨的问题,让我失望,这不是矛盾吗?”

陈思吃了一口手中的鸡腿,给苏紫怡解释道:“因为他是一个自卑的人,自卑的人原本就是一个矛盾体,他想和你在一起,却又不想和你在一起。”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苏紫怡很不理解,疑云满腹地问,“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怎么可能想却又不想呢?”

“你呀!真是没有经历过挫折。”陈思用手点了下苏紫怡的额头,详细地阐明道,“假如你有一双臭脚,你要和你的大欠欠睡觉,你需要拖鞋,拖鞋又怕臭到他,这就是自卑的矛盾体现。”

“谁要和他睡觉……”苏紫怡红着脸反驳道,“我的脚不臭,我每天都洗脚。”但是这个例子,让苏紫怡有一点理解到了李川的想法。

“你可以洗脚,洗掉臭味,他再怎么洗,也洗不出来一根完整的手指……”

陈思站起来,走到窗边,平静地问苏紫怡:“你们刚才在哪个角落里?我猜他一定还在那里,你现在应该可以看到他最真实的一面。”

苏紫怡也走到窗边向外探望,刚好可以看到她和李川所在的角落,她借着月光,模糊地看见李川正躺在地上,把右手放在脸前,一动不动。

苏紫怡看着李川孤独的身影,心中绞痛。

李川静静地看着他的右手,苏紫怡静静地看着李川。

天空上皎洁的月亮,静静地看着整个世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