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29
有些话,你听懂了。

但却没有完全听懂。

文字就是那么有魅力。

这是万年的文化积淀。

-----

一壶有一斤酒,一杯一两酒,老杀一杯酒,唐瀚海喝了三杯,壶中还有半斤多白酒。

老杀举着酒壶,问唐瀚海:“还能喝吗?”

“当然!”唐瀚海接过酒壶,便一饮而尽。

唐瀚海的手,仿佛不再颤抖缓慢,速度之快,王秘书竟没来得及阻止。

“咳咳~”唐瀚海被酒呛得咳嗽,辣出眼泪,满脸通红,舌头打着弯地醉道,“送客!”

王秘书送走老杀之后,回到客厅,便发现唐瀚海已经醉倒在沙发上,唐瀚海清瘦,体重很轻,王秘书一人轻易地将他背到卧室休息。

-----

西鹤市。

李长军队长下定结论,李芸属于意外病故,李雪薇没有异议,李队长便用手机拍下了李芸的遗言,留下笔记本,带着证物带里的其他物品离开了医院。

李川和李大山一起陪伴李雪薇在医院走廊里,后半夜,李大山在一个长椅上打着呼噜睡觉。

这个时候,李雪薇的情绪才稳定一些,但她却不睡觉,李川只好给苏紫怡发了个晚安,然后把手搭着李雪薇的肩膀,一起坐在长椅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两个人距离变近了,但心中都清澈,没有邪念,如同亲人一样。

“薇薇,睡一会吧,你要坚强起来,一切有我……和我爸。”李川语气温柔,小声劝慰道,“将来你也别担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嗯。”李雪薇靠着李川的肩膀嗯了一声,感受着李川给她的安全感,眼睛还是红肿着,然后把笔记本放在腿上。

李川一只手翻看着笔记,笔记本是李芸用来工作记事,大多是一些超市里和汽车美容行的一些事情,李川很快便翻到了李芸的那篇遗言日记。

李川一直是李雪薇的家庭教师,他一直把李雪薇当做妹妹一样的亲人,李雪薇在李川也有及其重要的位置。

所以李雪薇在这个无依无靠的时候,李川选择休学照顾她。

李川却没想到,李芸在字语行间有把她女儿托付给他的意图。

难道是因为李大山是李雪薇的三爷爷吗?

不管如何,李川感觉身上担子沉重了一些,他搂着李雪薇肩膀的手,也用力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李大山电话喊来了李丽琴,李丽琴给李芸换了一身寿衣,几人便租赁了一辆灵车把李芸的遗体运到殡仪馆。

城里人讲究火葬,虽然没有农村繁琐,但很多流程还是不可避免,虽然殡仪馆附近基本都可以买到各种物品,但是李芸的遗照和穿过的衣物都需要回家准备。

灵堂不能缺孝子,李川也不好去翻女人的内衣,只好带着他的妈妈李丽琴一同前去。

公交车上,早高峰,李川和李丽琴站在一个后车门旁的角落。

李丽琴问李川:“你爸爸真是她的三爷爷吗?”

李大山进李家村的时候,自称孤儿,李丽琴也从未见过李大山有什么亲属,所以很是好奇。

“应该是……我爸说他以前跟薇薇的爷爷是结拜兄弟。”

李川回答了他母亲的问题后,犹豫了一下,跟李丽琴商量道:“薇薇的爸爸以前出车祸去世了,如今她妈妈也没了,她才上高中,我想让她来咱们家生活,她不愿意,所以我想休学照顾她,去她家做做饭……至少让她安稳地渡过高考。”

“不行!”李丽琴想也没想就拒绝,态度强硬地说,“她是挺可怜的,又是你爸的孙女,来咱们家可以,但让不能让你放弃学业!”

李川早有被母亲拒绝的心理准备,解释道:“休学不是退学,将来薇薇上大学之后,我还可以再回学校继续学习。”

“那也不行!你会照顾别人吗?你怎么照顾她?你有钱吗?”李丽琴反驳道。

李川的确没有意识到钱这个问题,沉思了一下才回答:“我们学校还没把今年的学费划走,我可以先用那些钱,薇薇高考前,我可以打工,保证不向家里拿钱,而且明年也不向家里要学费!”

李丽琴眼睛一瞪,看着李川继续发问:“那她上大学学费生活费也是不少钱,你打工一年能赚出来?还有你照顾她,住在一起,不是要被人说闲话吗?”

“阿姨她肯定准备了存款供她女儿上大学,可以用那些钱,我爸是薇薇的三爷爷,我就是她叔叔,谁能说闲话?”

李芸去世的时候,李川心中悲痛,但是没哭,这时李川看到李丽琴一直反对他的想法,眼泪一下子忍不住聚在眼眶,哽咽道:“薇薇的父母都没有了……我不照顾……你让她一个女孩子怎么活?”

“你自己看着办吧!”李丽琴带着怒意说了一句,算是同意,她还是有些不愿意李川休学。

其实,李丽琴早就心软了,心软的原因是对李大山有一种潜在愧疚,李大山将李六只养老送终,而李丽琴却从来没有见到过李大山的本家人,李雪薇算是头一个,而且还是一个可怜的女娃。

新朝的农村人重利自私,却也重情善良。

灵堂内,只剩下李大山和一身孝衣的李雪薇。

李雪薇悲伤地跪坐在地上烧纸钱,李大山则坐在一旁。

李大山见周围没人,便开口说道:“其实这次的事情怪我,你妈妈对我一直有怨言,从来不接受我的任何资助,也从不来不告诉我她的任何情况,我只能派遣猫头鹰对你们暗中保护。”

“我妈妈从来没有怪过你。”李雪薇抬头,对李大山说:“她不止一次告诉我,你们父子是我们唯一的依靠。”

李大山却不相信,有些遗憾地说:“她还是对我有怨言,她这次生病……只要告诉我一声,难道我会不管她吗?你妈妈一直记恨我没有给你父亲报仇那件事。”

“……”

李雪薇沉默不语,李大山只能继续说道:“当年出手的那些人,都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谁都清楚,那个小家族,仅仅是被人放在明面上抗雷的,只是那时候的新朝形势,需要那一个强大的商业家族来滋养国力,你爷爷只是试探性地澄清吏治,却能被人黯然推下政治舞台。”

“呵呵……”李雪薇冷笑一声,说道:“我们不是平常百姓,自然要承受非常之痛……三爷爷,是这个意思吗?”

“是!”李大山对李雪薇的冷嘲不以为意,感慨道,“我和你爷爷一样,都经历过太多大风大雨,国之大道,不是利益道德所能支配的……你长大了,也会有一个精彩丰富的人生。”

李雪薇沉吟一声,犹豫地问道:“那么阿川呢?你能让他一直生活在一个楚门的世界里吗?”

“自然不会,有时候我觉得他或许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我的血脉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呢?我一直在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李大山向前一探,小声说道:“我那个自卑的儿子心思细腻,一定会发现很多疑点,暂时还需要你帮我瞒住他。”

“好吧。”李雪薇无奈点点头。

李大山双手一摊,叹道:“你不要着急,等新朝完美承办世界运动大会之后,或许就是为你报仇的时机。我那个儿子,也需要时机……”

-----

帝京,在官邸的一间办公室里,有一位老者在批阅文件。

这时,一位穿着中山服的中年男人拿着一份文件,步调轻缓,把文件轻轻地放在老者的桌子上。

“王秘书,这是什么?”老者语气平淡地问道。

中年男人也姓王,但不是唐瀚海的王秘书,这位王秘书文质彬彬,有一双犹如古潭般的星眸,深邃而迷人。

“这是昨晚唐瀚海与苍鹰的会面记录。”王秘书恭敬地答道。

老者拿起会面记录观看,记录非常简洁明了,会面过程就像是画面在眼前一放映般。

“还能喝吗?有意思……”

老者淡然一笑,说道,“王秘书,请你帮我给夏小姑娘送五条烟,小秦应该没有烟了。”然后继续批阅桌子上的文件。

“好的。”王秘书悄然退出办公室。

-----

翼州,有一座山庄,山下外围是现代化的高楼耸立,山上是拥有古代气息的亭台楼阁。

山庄之大,一眼望不到尽头。

山上,有一位年轻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另一位年轻人,在青石铺的路上缓慢地行走,欣赏庄内清晨的风光。

“十三弟,这是帝京传来的会面记录,苍鹰说少夫人病故。”推轮椅的年轻人说道:“看来八年前,那些人撒了谎,事情没有做干净。”

“这样也好……唐华的妻女,或许是我们能找到雪鹰的突破口。”坐在轮椅上的十三弟开口说,“只是四哥,苍鹰作为雪鹰的代言人,从来惜字如金,他说的第二句话,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还能喝吗?”四哥面上露出思索的表情,说道,“苍鹰在说出这句话后,唐老将壶中的酒一饮而尽,会有什么深意呢?”

“呵呵~”十三弟轻笑一声,喃喃自语道,“还能喝吗?尚能……喝否?”

“尚能喝否?”

四哥神色一震,加快推轮椅的速度,急切地说道,“我们得赶快回去,向二叔汇报这个情报!”

战国时,赵数困于秦,王欲复用老将廉颇,令使探之,使回,王问:“尚能饭否?”

使受郭开贿,妄言:“一饭三遗矢。”

赵信以为衰老,遂不召。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