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30
逝者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叫回忆。

-----

李川带着他母亲李丽琴来到李雪薇家中,他看到刚换的新防盗门,心中有一丝疑惑,但来不及多想,用李雪薇给的钥匙打开门收拾东西。

李丽琴去打包了李芸一些常穿的衣物,李川在李雪薇所告知的抽屉里翻找李芸的证件照。

忙碌了一阵,母子俩又到小区外的一个影楼,在里面把李芸的证件照修成黑白遗照,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才又回到灵堂。

灵堂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此时李大正山抽着烟,拿着李芸的手机打电话,应该是向李芸的同事和朋友报丧。

时不时会有一些李芸的同事来道灵堂送花圈悼念,李川看到李雪薇孤单一人迎送宾客,心中不是滋味,便让李丽琴帮他也裁剪了一身孝衣,穿在身上。

李川一直把李芸当做长辈,如今他知道李芸是他的嫂嫂,在本家概念里,小辈孝子特别少的时候,弟弟妹妹也能穿上孝衣当孝子。

所以,李川穿孝衣也不算违背规矩。

逝者为大,李川蹲在李雪薇身边,同李雪薇一起烧些纸钱。

“阿川……”李雪薇无比感动地看着李川。

“我说过,一切有我。”李川心疼地看着李雪薇,安慰道,“一夜没睡,你靠着墙睡一会儿吧,这两天需要你撑着,你别累倒了,抽空就抓紧休息一下!”

“你也没睡……”李雪薇红肿着眼圈,小声说道。

“咱俩轮换班,你休息好了,我再休息。”李川看着楚楚可怜的李雪薇,只能逞强。

“嗯。”李雪薇乖巧地应一声,然后把身体完全靠在李川身上,闭眼养神。

“对了。”李川轻声问道,“我去你家的时候,看见安装了一个新防盗门,怎么回事?”

李雪薇闭着眼睛,声音疲惫地答:“昨天警察撞坏的……我们都去了医院,三爷爷怕家里丢东西,请人新换的门。”

“哦!”

又是一个疑问,防盗门坏了,会有工人甘愿连夜加班换好一个新的防盗门吗?

再加上身在翼州的李大山,能比他更早到达西鹤市之外,李川心中还有几个疑问,只是不适合说出来。

首先,李芸意外病故,为什么只有李队长一个警员在处理?而且得出结论如此迅速?

李川不是怀疑结果的正确性,而是心中有一丝不谐感。

其次,李大山是李雪薇的三爷爷,为什么不见他们平常来往?而只是让他去当李雪薇的家庭教师。

还有一点,新朝讲究千里奔丧,只要通知到,不管距离多远,有多忙,都必须前来参加丧礼。

现在距离李芸出事已经快一整天,李川仍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李芸的本家或后家。

是没有通知?李川不相信李大山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还是另有隐情?

李川疑云满腹,但都不能问出来。

片刻间,李雪薇的呼吸逐渐平稳,睡着了,李川蹲的腿麻,索性坐在地上,同时小心翼翼地把李雪薇的腿舒展开,让她也舒服一些。

中午黄蕾打来电话询问出了什么事请,李川只说家中有事,欠的钱一定会还,气得黄蕾差点把他拉黑。

不过,苏紫怡好像已经把他拉黑了,好几天也不给他打电话发短信,李川心情更加低落了一些。

下午又来一波李芸的同事,李雪薇睡的很深,李川起身也没有吵醒她,再给李雪薇盖了个夏被之后,李川一个人迎送宾客。

有人质疑李川的身份,李川也就回答李芸是他的大嫂。

期间,李川要来李芸的手机,替李雪薇向学校请了三天病假。

李芸的丧礼,宾客孝子不多,但是流程没少,直到傍晚,李川才闲下来,李大山和李丽琴才回李家村。

长辈一般不会为晚辈灵前守夜。

这个时候,李雪薇也醒了。

两人都饿了一天,李川劝李雪薇,一起吃了点李丽琴带来的晚饭,饭后,李川终于熬不住了,由于缺乏睡眠,特别头疼。

李川偷偷在手机上设置了晚上十一点的闹钟,跟李雪薇知会了一声,在灵堂找了个角落躺下,睡了起来。

晚上,李雪薇一会儿悲伤地看着她灵床上的母亲,一会深情地看一下打呼噜的李川,心中五味杂陈。

良久,李雪薇走到李川身旁蹲下来,轻轻喊了两声,见李川没有回应,又小心翼翼拍了两下李川,还是没有回应。

李雪薇便在李川熟睡的状态下,悄悄地夺走了李川苦守二十一年的初吻。

李雪薇在她母亲的见证下,在李川毫不知情的状态下,与李川私定了终身。

他们穿着孝衣,在灵前亲吻,这不是亵渎,而是为了索取祝福。

将来婚礼上,李雪薇得不到她父母的亲口祝福,但是现在,李雪薇趁她母亲还在眼前,还能祝福他们……

明天,她母亲就要火化了。

初秋的夜不冷不热,这一夜,他们换班休息,总算都有了一点精神。

第二天一早,李川的父母带着早餐又来了,李芸的家人和亲戚还是没来一人。

李川没有多问,吃过早餐之后,便和李雪薇一起跪迎前来吊唁的宾客。

上午九点,李大山主持了追悼会,会上只有十几位宾客,追悼会很简短。

九点四十,李芸的遗体被火化,李雪薇悲伤无比,痛哭流涕,在李雪薇的感染下,李川也无声地落泪。

十一点,李雪薇领取骨灰,寄存在殡仪馆的纪念堂里。

十一点半,李大山带着参加追悼会的所有宾客在一家酒店里吃了午餐。

中午一点四十,李大山在酒店同李雪薇清算了一下丧礼的账目,花费稍多于礼金收入,李大山自掏腰包清账。

下午两点半,李川和李雪薇带着李芸的遗照,回到了新苑小区。

其实李川希望先回李家村一趟,但是担心李雪薇的精神状态,只好先去李雪薇的家里。

“阿川,我是不是太任性了……”李雪薇坐在沙发上,带着歉意对李川说,“我过不了心理那关,我不想住在别人的家里。”

“没事,我能理解你。”李川劝慰道,“且不论你爷爷跟我爸是结拜兄弟,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会不管你,一切还有我。”

李川当然明白,李雪薇一直跟着李芸租房在外面,对家有很深的执念,不然李芸在日记里也不会提到她想要大房子。

李川他也一直想拥有一只完整健康的右手,也是执念。

“只是,我连累你休学……”李雪薇心有触动地看着李川。

“休学不是退学,我已经跟家里商量好了,他们爽快地同意了。”李川也坐下来,打趣道,“你不要乱想,打不了以后你赚大钱分我一点。”

李雪薇神色认真,说道“好!”

李川本想让李雪薇心情放松一点,打了一个哈欠,把遗照交给李雪薇,道:“薇薇,你把阿姨的照片收拾起来,现在没有把照片放在客厅的习俗……两天都没有睡安稳,你去房间里面睡觉吧,我在沙发上睡,有事你喊我。”

“好。”李雪薇拿着她妈妈的遗照起身,一脸悲伤地看了一眼四周,然后才进卧室里面休息。

李雪薇的妈妈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以后只能出现在她的回忆里。

李川独自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卧室里没有什么声响之后,轻手轻脚走到阳台上,给苏紫怡打了一个电话,没有接通。

李川怀疑苏紫怡真把他给拉黑了,自从苏紫怡发现他的断指之后,苏紫怡几乎没有搭理他。

是在生气?

还是歧视?

苏紫怡是会歧视他的那种人吗?

李川不愿相信,而且苏紫怡每天晚上也给他回复一个晚安。

过了一小会儿,苏紫怡发来短信,写着:“大欠欠,我在上考研辅导课!”

李川笑了下,回复:“好的,有空再聊。”

然后李川给他的辅导员打了一通电话,说了一下他想休学的想法,辅导员很惊讶,但是听过李川解释缘由之后,辅导员表示尊重他的选择,要求李川到校班里手续。

做完这些之后,李川才回到沙发上,他困得不行,一倒头便睡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