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33
把回忆烧掉,过去就不存在了吗?

-----

如果李川坐火车返程的话,估计要到后半夜才能到达新苑小区,所以,李川还是坐的高铁。

晚上八点多,李川先到达了李家村,李大山已经回翼州打工,只有李丽琴在家。

在李丽琴的抱怨下,李川沉默地把他的三大包行李整理了一下。

李丽琴还是不理解李川休学的行为,在大人的世界里,可能活着,不需要考虑什么心理障碍。

“哎,孩子大了,希望你走好你自己的路。”

李丽琴啰嗦了一大堆,见李川沉默不语,一直静静地收拾行李,李丽琴知道她儿子平时乖巧,但一做出决定,便很难改变,失落的走出李川的房间。

李川的母亲走出房间后,李川这才送了一口气,他这次回家,除了放置他的物品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把苏紫怡送给他的考试用具放起来。

如今他已经休学,估计一年内不会有考试了。

李川床下有一个上了锁的大木盒子,李川拉出盒子,擦了擦上面的灰尘,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东西很零碎,有纸条,有瓶子,有毕业证毕业照,苏紫怡的大头贴和照片,还有几封信件等。

原本盒子里有一个放大镜,放大镜已经物归原主。

李川把装着考试用具的文具袋放进盒子,又翻看了几张苏紫怡的照片。

有抬着手臂成爱心形状的苏紫怡,有扮着鬼脸的苏紫怡,有笑得很甜的苏紫怡,站在河边的,靠着一颗大树的,搭着李川肩膀的……

盒子里有好多苏紫怡,李川一张张地看了一遍照片,觉得很满足,又有些许遗憾。

最后,一个信封进入了李川的视线,那是秦雨给他的信。

初中毕业之后,两人断了联系,在高中时,李川听说秦雨有男朋友之后,才又见到一面。

高二的那一天,李川把他的右手放在了秦雨的手心,秦雨给了他一封信,从此二人分道扬镳,直到最近才有联系方式。

李川已经知道信中的内容,但还是想打开再看一次。

信封里有一张秦雨的大头贴,那个年代,大家都没有手机,也没有朋友圈,少年们都喜欢照大头贴来记录他们的青春。

大头贴上,秦雨嘴角隐含着笑意,还有那一双独特的眼眸,清澈,却又沧海,温柔,却又倔强。

秦雨矛盾的眼神,每次都能把李川沦陷。

信封里还有四张作业纸写的信,李川接着灯光,看信上的内容。

“川:

其实,我以前给你写过很多信,只是一封都没有寄,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寄,会出现什么后果,还有你会有什么反应,会做什么样的决定,这些我都不知道,我想象不到,就像你说的很多话,但你都否定掉了。

但是到了现在,我还是写了这封信交给你,我不想让被人认为我是一个‘脚踏两只船’的人,这种感觉很糟糕的,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不仅仅只是一个选择了,也是一种责任了,对感情的责任。我不可以随随便便接受一个人,随随便便和一个人分手,本以为我可以轻易和他解除关系,本以为不欠他就可以了,可到现在我欠他一份感情,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认真,他会对我说他爱我。可是我从来没对他认真过,所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知道该怎样退出才能不伤害到他,也不会伤害到我和你,我困惑。

我也害怕,害怕到头来,我会欠他更多,欠到我还不清,也害怕你会失望,对我失望。你说你会等我,但我怕我给不了你什么,那时又怎么办?再说,现在的我已没有以前单纯,你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吧。

你以前说的一些话我现在都明白了,这样的我,你还会喜欢吗?

会吗?

所以我害怕你会对我失望,我本来不想告诉你,可是如果你哪天你发现我在骗你,你会恨我的,会更加不能原谅我的,害怕到最后我连请求你做朋友的权利都没有了,所以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子,你还愿意吗?有时我都在想,这样的女孩没人会喜欢,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不是吗?

我和他很好,只是我们没有将来的,只有现在,毕业后就各分东西,我们约好,无论谁结婚了都要通知对方,很可笑吧,哪有恋人之间说这个的。

可是我们就是这样,既然是这样,我就是不能欠他,你明白吗?

很多时候你都能猜到我心里想些什么,我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我不太清楚,见面后我会详细告诉你,一封信根本说不完,我也想知道你的想法,现在的我还有资格说爱你吗?还有资格爱你吗?

我现在什么都告诉你,我的生活。

五岁那年我爸妈离婚,我被寄养在二姨家,后来在姥姥家,再后来爸爸把我接回‘家’,房子是我大伯家的,和哥哥弟弟在一起生活,三个十来岁的孩子在一起生活,什么家务都做,经常没有吃的。哥哥比我大两岁,他负责照顾我和弟弟,可是哥哥上初中后住校,一切又由我来抗,可我只有十一岁,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学习,看书,照顾弟弟,二姨经常来看我们。

记得有一次有一个小孩子骂我是没有娘的孩子,我很生气,和他打了起来,到最后我却被我爸打一顿,那时的我感到最委屈,我只想逃,只是没有勇气。

爸又走了,对于很少有大人在家的‘家’来说算什么?什么都不算,我哭,每天哭,可依然没有人理我,弟弟调皮,经常不在家,只有我一个人,我害怕黑暗,害怕孤单,我不敢去邻居家,我害怕他们问我‘你想你妈妈不想?’事实上我已经记不得我妈长什么样子。我害怕他们说我是没妈的孩子,我想去二姨家,但我害怕看到大表哥嫌恶的眼神,我每天除了上课就只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每天除了看书、做饭,其他的什么也不做。要上初中,我爸没给我交学费,我们那里小学是五年制,我到我四姨家里哭,到二姨家里哭,二姨给我妈打电话,我妈没办法才把我接到西鹤市,那时候我只是想上学,什么都不顾了。第一次跟我爸吵架,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再见到过哥哥和弟弟。

我转学到李家村,上了六年级,那时候我住在继父家,我妈让我姓司,我只好改,也许这个决定是我一生的错误。

初中一年级时,姓司的对我做了不该做的事,你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对一个十三四的小女孩做出那种事了来,我妈看到了,她很生气,然后领了我出来。当时我还不懂那样的做意味着什么,我到现在才知道那样意味着什么,才知道那对一个女孩子是多么的重要。我问了同学,你们男孩子也很注重女孩子的纯洁,可我早已不再纯洁,只是一只断了翅膀的蝴蝶,已到不了你的花园了。

初二时,我知道我哥因为打架被抓入狱,弟弟被堂嫂安置在破屋里,冬天冻得受不了,甚至只住在屋檐下,后来被我二姨接走,所以我特别恨我妈,恨她为什么要离婚,我恨我爸,真的很恨,但我真的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再后来我初三堕落,是因为到了新的继父家,这个继父真的没有一点人性,我劝我妈不要跟他在一起,但我妈不听,后来他一直找我妈的麻烦,在学习门口堵我,我不敢去学校,每天都心惊胆颤,那段时间都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你也没有,那时我真的很孤独,很无助。有一次我还是不可避免地被他打了,我无处可逃,我更恨我妈了,她让我的一生都那么不顺利。

后来弟弟去了新疆,我怎么放心得下啊,可又联系不到他,整个高中我都郁闷着,都不开心。

我妈又一声不响地嫁人了,这个人我一次都没见过,我生气,她又一声不响地让我转学到另外一个学校,让我住校,我更生气,每天都睡不着,精神恍惚,我妈看不过去了,才给我买个手机,不是我不告诉你号码,只是这一切让我怎样告诉你?

你在隐藏,我也在隐藏。没有人能明白笑容背后,我到底隐藏了着什么,我不想得到怜悯,你知道吗?说出这些需要很大的勇气,你知道吗?所以我是有很多秘密的人,我习惯了这些秘密,习惯了隐藏,习惯了遗忘和被遗忘。

其实我已经很坚强了,不是吗?

最起码,我没有一直哭,不是吗?

不过,也有好的事情发生,我认识了你,还有其他一些很好的朋友,我也原谅我妈了,因为她差一点就永远离开了我,她有心脏病,这是我一直都不知道的,她是一直为我好的,想让我生活好的,只是我不知道。我让她失望了,现在的家人救了我妈,我是感激的,他们对我们不错,我也不再有任何意见了。

我也学会了谅解,不是吗?当然,更多的是,我学会了珍惜,珍惜一切。所以,现在我的笑是发自真心的,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相信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击倒我了,我真的已经长大了。不要再说我小,我可以写传记了,呵呵。

好了,大秘密我就这么多,小秘密等见面再说吧。

我有点累,就写到着吧,晚安。

一只断了翅膀的蝴蝶,拿什么与你共舞?

-----丽”

窗外是夜,黑暗阴冷。

李川初次看到这一封信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真正解读到信中隐藏的伤痛,当时他只解读出,秦雨要为了她那个男朋友,彻底离开他。

李川也没有听到秦雨所说的小秘密。

如今再读,李川看到两个冰冷的、破碎的灵魂,当时都想在对方身上获得温暖。

秦雨没有意识到李川把断指交给她的意义,李川也没有理解到这封信隐含的情绪。

“其实我已经很坚强了,不是吗?”

她不坚强。

“最起码,我没有一直哭,不是吗?”

她心中一直有泪。

“一只断了翅膀的蝴蝶,拿什么与你共舞?”

她想与他共舞。

自卑的人,他们是一个矛盾体。

李川再一次读这封信,他明白很多,这对当时的秦雨,也是一个仪式。

当时两个人都没有珍惜,如今时过境迁,他们还有机会吗?

秦雨,李雪薇,李川,他们是一类人,都承受着生活带来的苦难。

苏紫怡,她不应该融入李川的世界。

现在李川再去想自习室看到的那一幕,觉得心中不再那么痛了。

“唉……”

李川长叹一声,找了一个打火机,烧掉了这封信。

房间里纸张烧出来的烟味,李川闻起来有些安心。

生活,还是那么糟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