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新朝 > 36
他们在跨越了友情红线的时候。

却要道别。

-----

翼州逐鹿县。

“静姐姐!”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跟在一个少女身后,愁眉苦脸地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院长老家里?我累了。”

小男孩正是李大山在翼州黄土路上碰到的那个烧蚂蚁的男孩,他叫罗伟,是一个孤儿,穿着一个宽大的破棉袄,脸上冻得皲裂了几个小口子。

少女叫孟静儿,和罗伟同在一个福利院内长大,在寒冷的冬天里,她只穿着一件厚外套,冻得她瑟瑟发抖,只有快步前进,身子才感觉不那么寒冷。

“就到了,前面那个筒子楼就是院长的老家,那里有院长的老房子,以后我们可以住在那里。”孟静儿拉着罗伟迅速在街道上走着。

前不久,他们所在福利院的院长生病离世,政府接管了福利院。

孟静儿是福利院里最年长的孩子,已经快要成年,岁数上不在政府接管儿童的年龄范围内,院长在临终前交给她一把钥匙和一个地址,告诉孟静儿可以在政府接管福利院之后,把院长的老家当做她重新生活的开始。

罗伟从小就与孟静儿相依为命,姐弟俩都不想分开,所以孟静儿带着罗伟来到了逐鹿县,寻找院长的老房子。

筒子楼里已经没有多少住户,破败不堪,里面垃圾成堆,楼道里填满了某位拾荒大娘的纸箱和饮料瓶。

孟静儿他们很快就找了院长所说的房子,在三楼,房门是铁皮门,上面锈迹斑斑,锁着一把锈到发红的铁挂锁,显然已多年无人居住。

“小伟,以后没有院子里的阿姨照顾你了,你要学会独立。”孟静儿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蹲下把钥匙交给罗伟,鼓励道,“就先从独立打开这扇门开始吧。”

“好的,静姐姐。”罗伟说话奶声奶气,接过钥匙,铁锁的高度刚好与罗伟的头相齐,他拿着钥匙在铁锁上捅来捅去。

几分钟后,罗伟毫无进展,焦急地问:“静姐姐,这个……这个怎么玩呀?”

“这是挂锁,不是玩具,可以用钥匙打开。”孟静儿托起铁锁,指着铁锁底座,耐心地解释道,“你看见这两个洞没,长条的大洞是用来插钥匙开锁的锁孔,圆形的小洞是用来排气的锁眼,你把钥匙插进大洞里,左右拧一下,就能打开锁进门了。”

“哦……”

罗伟似懂非懂,拿着钥匙往大洞里戳,戳半头还是没有进去,一脸迷茫地回头看着孟静儿。

“你要对准了才行……”孟静儿扶着孟伟的手,把钥匙对准锁孔,插了进去,但钥匙只进去一半,孟静儿接着说道,“这个锁生锈了,你需要手擦干净锁孔周围的铁锈,不然就把铁锈带进去了。”

“好。”

孟伟用手掌在挂锁底座上摩擦,擦净了大部分铁锈,然后再把钥匙插进锁孔,钥匙仍然是只进去一半,孟伟转头看着孟静儿,怯生生地说:“太紧了,插不进去……”

孟静儿凑近看了一眼,指导道:“锁孔内部也锈了,洞变小了,不匹配钥匙,你需要来回摩擦几下,然后再试试看。”

“嗯嗯。”罗伟点点头,拿着钥匙在锁孔内来回插动,钥匙一点点深入锁孔,罗伟的力气很小,越来越吃力。

孟静儿在一旁提示道:“你往锁孔里面吐一点口水,口水能起到润滑的作用,这样你就不费力了……插动钥匙的可以浅浅深深,把握好力度,防止锁孔卡住钥匙。”

罗伟按照孟静儿的提示,往锁孔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再把钥匙插进锁孔,来回摩擦,唾沫被钥匙带进锁孔,带出锁孔,泛起了小泡泡。

“真管用耶!”罗伟见钥匙完全没入了锁孔,开心地喊了起来。

孟静儿摸摸罗伟的头,夸赞道:“小伟真厉害,然后左右拧动钥匙尾部,就能打开锁了。”

罗伟脸上挂着单纯的笑容,拧动钥匙尾部,但力气不够,孟静儿只好握住罗伟的小手,两人一起用力。

“咔~”

一声清脆的响声,生锈的挂锁,终于被打开了。

“耶耶耶!”罗伟喜悦地跳了起来,喊道,“终于打开喽!”

孟静儿欣慰地看着罗伟,语重心长地说:“小伟,以后要学会自己开门,姐姐不能一直在家里陪你,我必须要出去工作,这样咱们两个才能有饭吃。”

年仅八岁的罗伟根本听不进去,拿着钥匙仍然在挂锁上玩耍。

有了第一次之后,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孟伟竟然独自把挂锁锁上,然后又独自打开,玩得不亦乐乎。

-----

李川摸索了半天……打开了锁,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了。

他在寝室里看过大制作的电影,认为男欢女爱是一件极度愉快的事情,但是,他亲自尝试之后,却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李川进入了贤者时间。

这时,忙碌了半天的李师傅,才从窗帘的缝隙中看到了黑色的天空,现在已经入夜,李川连忙找到他的手机查看时间,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左右,电话上面还有几个未接来电。

冬天的夜总是很漫长,来得早,去得晚。

“哎呀!”

李川一拍他脑门,想到晚上他还有两个小时上门辅导的课……为时已晚,李川第一时间回拨了电话,向学生家长说明了由于他和朋友喝酒,不能去家教的理由,诚恳地表达了他缺席教学活动的歉意,并表示尽快补上由于他个人原因而缺失的课程。

“唉……”

安抚好学生家长之后,李川看着睡在床上的秦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此时已经完全清醒。

李川失去了贞洁,背叛了他的爱情。

他,背叛了苏紫怡。

李川想来支事后烟,手头上却没有,只能心烦意乱地发呆,脑中一片混沌。

“呼~”

良久,李川才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体没有那么累了,自顾嘟囔了一句:“事已至此,来都来了……”

李川又开了几次锁,感觉还是很乏味,但又不想停止……

一个小时后,秦雨被李川吵醒了,李川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秦雨坐了起来,重重地拍了她的脑袋几下,感觉昏沉的脑子清醒了很多,她看了一眼四周,看到另一张床上的呕吐物,又打量了一下李川。

李川被迫……又开了一次锁。

青梅竹马两相知,十年沧桑催人醉。

半晌贪欢灯阑珊,一笑往事随风碎。

事后,秦雨笑了,笑着推开李川,笑出了眼泪,笑得凄美。

李川见秦雨如此模样,羞愧地无地自容,心中暗想:”秦雨怎么哭了?从小学六年级到现在,大家已经认识了十年,她不会报警吧……而且有一次我是被迫……”

秦雨也不说话,沉默地找到她的衣服,一件件穿了起来,李川见状,也无声地穿好他的衣服。

“我给你穿鞋。”

李川迅速就穿好衣服,率先打破了沉默,把高跟鞋穿在秦雨的脚上,然后用手轻柔地擦干了她的眼泪,整理她的秀发,深情地看着秦雨,无比真诚地说:“以后你就是我女朋友,未来我们会结婚,生孩子,我会努力让你幸福。”

“你在淇河边有房子吗?”

秦雨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向李川,轻声问道:“你在苏杭广场有门面房吗?我妈说,她的女婿必须要有这两样东西。”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房子成了年轻人结婚最困难的关卡,在西鹤市,要是没有一套淇河边的房子,女孩子都不会看你一眼。

甚至,淇河边的房子,也是山村女孩的最低要求。

秦雨的母亲,不仅仅要求有淇河边的房子,还要求在西鹤市最繁华的商城有一套店面。

以李川家庭的财力,估计只有卖掉李家村的两层楼,才能买一套淇河边的房子,而且还是首付……

“我……”

李川哑口无言,盯着秦雨的眼睛,想看穿她真实的想法,但秦雨的眼神毫无波动,李川只能无奈地说:“我不敢保证,但请你给我点时间,我们可以一起为这个目标奋斗。”

“其实……”秦雨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我已经订婚了……婚期就在新年过后。”

“……”李川愕然呆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李川,成了第三者。

原本,这次意外醉酒,秦雨是第三者,因为李川心中正常喜欢的人是苏紫怡,即便他和苏紫怡不是情侣关系,但是他心中有一道原则,就是苏紫怡没找到她的幸福之前,李川会好好地陪在苏紫怡身边。

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李川也想通了,他也一直都明白,秦雨和他才是一类人。

李川认为,童年受到过苦难的秦雨,会和他一起艰难地创造一个好的未来,一起同甘共苦。

但李川不知道的是,正因为秦雨童年吃过太多的苦,所以现在的秦雨才更加不愿意过窘迫的生活。

见李川傻愣地站着,秦雨去浴室洗漱了一番,洗漱完毕之后,拿起她的包,眼神平静地看着李川,淡淡地说:“今天,就当做我还你十年对我感情,以后……我们不必再见面了。”

秦雨话说完,转身走到玄关,准备开门离开,李川迅速跑到秦雨面前,挡着门,双手用力按在秦雨的肩膀上,眼神不甘地盯着秦雨的眼睛,沉声问:“你爱我吗?”

“我爱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