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陈圣夫龙雨泽 > 第17章 她是不是你的情人?
“真是个傻比。思雅,你怎么会有这种同学?”徐勇不屑道。

“大概是受太多刺激,变成神经病了吧,真是可怜啊。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今天你跪下给我磕头,我就放过你。”王思雅气焰嚣张的说道。

“听见没?赶紧跪下,别逼我们动手。”徐勇也开口道。

“姓徐的,我跟夏杰是朋友,你现在给我跪下道歉还来得及。”陈圣夫微微摇头道。

“夏杰是谁?他算哪根葱?”王思雅还没资格接触到夏杰,故而并不认识。

但徐勇却知道夏杰的身份,但他不相信陈圣夫这个落魄的富二代真认识夏杰,即便以前认识,现在夏杰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了。

况且自己在四海珠宝作为分公司经理,也算是核心高管,夏杰岂会轻易开除自己?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说认识二少爷?就算认识又如何?二少爷能给你这个废物面子吗?以我在四海珠宝的地位,二少爷也无权开除我。小子,乖乖跪下认错吧。”

徐勇得意洋洋的说道,心想反正夏杰也不可能在这里,在下属面前,该吹的牛还是得吹。

陈圣夫闻言笑而不语,因为夏杰此时已经站在人群后面了。

“徐勇,你口气不小啊,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夏杰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

众人闻声立即回头,这些普通员工自然是不认识夏杰,但徐勇认识啊,瞬间脸色大变,想死的心都有了,连忙挤开人群冲了过去。

“二少爷,我知错了。是那小王八蛋出言不逊,我只是想教训他而已,并没有对你不敬。”徐勇颤抖着声音慌忙解释。

啪!

夏杰抬手一耳光抽在徐勇的脸上,瞬间把徐勇打懵了,而其他人则是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一口。

这可是集团的二少爷啊,谁敢得罪?王思雅也不敢吭声,连忙低着头,这响亮的一巴掌打得王思雅的脸都情不自禁抽搐了一下,可见夏杰出手并无半点留情,徐勇的脸上五个手指印鲜红。

“圣哥是我的兄弟,你竟敢骂他,这一巴掌是我替圣哥打的。”夏杰冷冷说道。

他这句话更像是一记无形的耳光抽打在众人脸上,王思雅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陈圣夫竟然真认识夏杰,这怎么可能?

徐勇彻底懵圈了,正要开口,夏杰又是一巴掌抽他脸上,把另外一边的脸也给打肿了。

“这一巴掌是打你口出狂言,有辱四海集团名声。”

徐勇是夏家大少爷夏启提拔起来的人,夏杰对他可不会客气,当众被打成猪头,徐勇也忍不住怒了,但也是敢怒不敢言。

“二少爷,我知错了,您打也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徐勇纵然心里不服气,也只能暂时忍着,不敢表现出不满。

“我刚才听见你说要让圣哥给你跪下?”夏杰冷冷道。

“不敢,不敢!都是玩笑话,我的确不知道他是您的兄弟啊。”徐勇解释道。

“这话跟我说没用,去给圣哥道歉,他如果原谅你,我就放过你,否则我倒要看看我有没有权力开除你。”夏杰冷哼道。

徐勇没有丝毫犹豫,赶紧跑过来对陈圣夫弯腰道歉:“陈先生,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陈圣夫没有表态,他知道徐勇只是迫于形势道歉,心里未必瞧得上他。

“你随随便便道个歉我就原谅你了?是不是太轻松了些?”

如果是以前,陈圣夫是绝对不屑于计较这些的,他向来待人宽厚,但如今他性情已变,对待小人,何须宽宥?

徐勇知道自己点背踢到钢板了,若不能取得原谅,即便他是夏启提拔起来的,但以后夏杰想要针对他也太容易了。

徐勇一咬牙,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跪在陈圣夫面前道:“恳求陈先生原谅我。”

“我这人轻易不跟人结仇,可一旦结仇却很记仇,我刚才三番两次提醒你,你不识好歹,我也没办法。”

陈圣夫这么说,倒不是他真的很记仇,而是夏杰用眼神暗示了他,他领会到了夏杰的意思,要找借口开除徐勇。

“陈圣夫,你差不多行了,徐总都给你跪下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别以为你认识二少爷就了不起,你终究还是个一穷二白的窝囊废。”

王思雅对陈圣夫极度不服气,原以为今天能狠狠的羞辱他一顿,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她不敢跟夏杰顶嘴,但心里还是瞧不起陈圣夫。

“二少爷,您可别被他骗了,他就是个窝囊废,前两天在外面同学聚会上还跪下借钱呢。”王思雅激动的说道。

夏杰微微眯着眼道:“聒噪,罢了,我不打女人。”

徐勇多聪明,立即起身一巴掌扇在王思雅脸上,骂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陈先生是二少爷的兄弟,也是你能随口污蔑的?还不跪下给陈先生道歉。”

徐勇心里恨死王思雅了,若不是她挑事,自己何至于踢到陈圣夫这块钢板啊。

“徐总……”王思雅捂着脸,一脸委屈。

“你给我闭嘴!都是你惹的祸,还敢狡辩。”徐勇大声呵斥,把王思雅骂得狗血淋头。

“二少爷,陈先生,我是受了这娘们儿的挑唆,请你们原谅。”徐勇转头说道。

“夏少,他们是你的人,你自己看着处置吧,我先走了。”陈圣夫说罢径直离开。

“徐勇,你被开除了,明天人事部会给你正式的开除通知,当然,还有她,也一并开除,其他人扣三个月奖金,不服气的可以自己辞职。”夏杰直接宣布处置结果。

“二少爷,我是大少爷提拔起来的,您不能开除我啊。”徐勇只得搬出夏启,不管如何要先保住工作才行。

“是吗?那你就找我大哥来跟我谈吧,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你跟我较劲。”

夏杰就是接机清除一些夏启安排在集团里的人,也断定了夏启现在还不会因为一个徐勇就跟他翻脸。

陈圣夫下楼后,不一会儿王思雅竟然追了出来,咬了咬牙跑到陈圣夫面前说道:“陈圣夫,我不该羞辱你,更不该到处传播视频,我马上把视频删掉,你能不能跟二少爷说说,别开除我啊。”

四海珠宝公司的待遇极好,况且她升了职,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只得跑来求陈圣夫了,尽管她依旧弄不明白前两天还跪下求人的陈圣夫怎么会一下子跟夏杰成了兄弟。

“你这种女人就是活该,自作自受,还有脸在这里求饶?滚!”

沈曼玉走下来楼来,刚才已经听夏家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她只是不喜欢陈圣夫比她还骄傲,但却很瞧不起王思雅这种下作的行为。

王思雅瞬间被沈曼玉的气质碾压,愣是不敢多待片刻,灰溜溜的走了。

“圣哥,今天的事实在抱歉,不过你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夏杰拍了拍陈圣夫的肩膀道。

陈圣夫点了点头,旋即对沈曼玉道:“明天早上八点,苏江第一医院住院部五楼三号病房,记得来报道上班,别迟到了,否则我扣你工资。”

陈圣夫说完便钻进了电梯里,沈曼玉跺了跺脚道:“陈圣夫,我早晚都要狠狠教训你,让你嘚瑟。”

凌晨五点,陈圣夫便起床了,离开医院去旁边一个小公园里跑步,站桩,对着大树练功,磨练筋骨皮,短短几天,陈圣夫已经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了。

他不敢松懈,除了白天去龙雨泽那里练武,早上也会起的特别早练功,练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也没有捷径可走。

昨天在拍卖会上算计了曾一成,陈圣夫料定他对自己更加恨之入骨,上一次的截杀没有成功,曾一成一定不会放弃,自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更不敢松懈。

陈圣夫提着早餐回到病房,沈曼玉果真来了,她换了一件宽松的便装,平底鞋,此时正跟陈素云聊天。

“圣夫,这姑娘是你的朋友吧?她非要说是你请的保姆,怎么回事?”

陈素云是大家闺秀,以前更是企业老总,见识过人,沈曼玉身上的气质出众,她自然知道这样的人不可能是保姆。

“妈,从今以后她就是您的保姆,您尽管使唤,不用客气。”陈圣夫说道。

沈曼玉狠狠的瞪了陈圣夫一眼,对陈素云微笑道:“陈阿姨,您现在相信了吧?以后我来照顾你,做得不好的,您尽管跟我说。”

陈素云心里颇为怀疑,暗想难道她是陈圣夫在外面的情人吗?

吃过早餐后,陈素云把沈曼玉支开,连忙问道:“圣夫,你老实交代,她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你的情人?你可不能做对不起小艺的事啊。”

“妈,您别胡思乱想,我是那种人吗?况且您看人家那气质,像是给人当小三当情人的吗?这事儿说来话长,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

陈圣夫翻了翻白眼,也匆忙离开,驱车赶往龙雨泽的住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