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陈圣夫龙雨泽 > 第22章 该我上场了吧!
叶志海迫不及待的把礼盒打开,将那副画拿了出来,这幅画虽然不是真迹,但应该也是出自赝品名家之手,画得颇具神韵。

“不愧是齐大师的真迹啊,你看这虾,天趣横生,神韵非常,也只有齐大师才能画得出这样的鱼虾。”

叶志海喜欢古玩字画,自然还是有些鉴赏能力的,不过这画的真伪他却鉴定不出来,除非是赵庆之那种大师级的亲自出马。

其他宾客也都拥挤着观看,尽管很多人根本看不懂这幅画好在哪里,但还是不懂装懂的啧啧称奇,叶志海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沈桂莲也不懂字画到底哪里好,但她却知道齐大师的真迹价值上百万呢,这是一份大礼啊。

“小陈啊,你怎么送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们都不好意思收。”沈桂莲假惺惺道。

“沈阿姨,您说着话就见外了,只要叶叔叔就好了。等您过生日的时候,我也会准备一份礼物的。”陈誉豪气的说道。

“好好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把小艺交给你,我也放心了。”沈桂莲高兴得合不拢嘴。

“誉哥,我呢?我的生日也快到了。”叶聚英连忙舔着脸问道。

“你也有。”陈誉大方说道。

“还是誉哥豪爽啊,不像有些人,都穷成这样了,还死皮赖脸缠着我姐。”叶聚英阴阳怪气道:“我就看看你给我爸送的什么礼物。”

“他送的礼物我知道,昨天我买礼物的时候跟他碰了个面,我记得大概是一幅齐大师的画吧,不过是赝品,一万块买的。陈圣夫,我没记错吧?”

陈誉一脸笑意道。

陈圣夫也是笑而不语,沈桂莲大怒道:“什么?一万块的赝品?陈圣夫,你拿这玩意儿来糊弄谁?你不怕丢脸,我们还怕呢!”

“还真是一份大礼啊,我可受不起,你拿回去吧。”叶志海也觉得丢人,看都懒得打开看。

“真是丢人,给老丈人送礼物竟然还买个赝品,送不起就别送呗。大姐,还是你有眼光,又挑中一个金龟婿,以后给女儿也物色一个啊。”叶沈艺的舅妈对沈桂莲讨好道。

“爸,这好歹也是圣夫的一番心意。他的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买得起真迹,您别嫌弃啊。”叶沈艺连忙说道。

“你还帮着他说话!买不起就不要买,就算是空着手来也行,我又不是非得向晚辈要礼物。他明知是假的还买,如果不是小陈揭穿,只怕今天大家都要被骗了。”叶志海生气道。

“这幅画本来就是真迹,只是你们不识货而已,你要是看不上,就还给我吧。”

陈圣夫实在是忍无可忍,不过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辩解毫无意义,即便叶志海知道他的画是真迹,陈誉的是赝品,他也会选择陈誉的画而指鹿为马说陈圣夫的画是假的。

“你还狡辩!你这一万块钱买的东西算什么狗屁真迹?马上拿了你的东西给我滚!”叶志海抓起礼盒朝陈圣夫扔了过去。

陈素云在一旁看着儿子被如此羞辱,也有些心寒和愤怒了。

叶沈艺走过来捡起礼盒场面十分尴尬,陈圣夫淡淡道:“你看到了吧,我就不应该来。”

“对不起,我……”

叶沈艺心怀歉意,只是她很无奈,她从小到大都特别听父母的话,从未违逆过,如今要在丈夫和父母之间做选择,她也纠结了,两头为难。

“什么破画,既然你不拿走,我就帮帮你。”

叶聚英冲过来,从叶沈艺手上夺过礼盒打开,然后把这幅齐大师的真迹撕成了两截扔在地上。

“叶聚英,你干什么!”叶沈艺恼怒道。

“姐,你太心软了,你跟这种窝囊废早晚都要离婚的。”

叶聚英说罢,又对陈圣夫凶恶道:“滚!陈圣夫,我警告你,明天就跟我姐把离婚手续办了,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的手段你应该知道的。”

叶聚英不务正业,认识了一群江湖上的混混,身上也有些匪气,不过他这点威胁陈圣夫岂会放在眼里。

“亲家公,亲家母,何必要闹到这一步?我们今天来并无任何恶意,是带着诚意来的,你们何至于如此咄咄相逼?”陈素云说道。

“陈素云,枉你还做过企业老总,怎么如此愚蠢?我们只是做了正确的选择,是你们不知进退的死缠烂打。你儿子不要脸,你也不要脸?”沈桂莲冷哼道。

“不许你这么说我妈!”

陈圣夫自己受辱没关系,但却不能忍受陈素云被人羞辱。

“我说了你又能怎么样?我看见你们母子就浑身不舒服。我可没请你们来,是你们自取其辱跑过来。”沈桂莲仗着有陈誉撑腰,耀武扬威道。

“罢了,儿子,我们走吧。”

陈素云见陈圣夫要发怒了,连忙拉住他的手臂,然后戴上口罩转身离开,叶沈艺见状,叫了声妈,正要追过来。陈誉却抓住了她的手腕道:“小艺,今天是叶叔叔生日,你留下,我去替你送一下陈圣夫。”

“送什么送,他们滚了才好。”沈桂莲说道。

陈誉笑着走过去,沈桂莲抓住叶沈艺,不让她追来。

陈素云母子在众人指指点点的嘲笑中离开,实实在在的印证了墙倒众人推的道理。

曾经叶沈两家的亲戚是何等的讨好巴结他们母子啊,如今这嘴脸的确很讽刺。

“陈圣夫,我昨天就说过,叶沈艺将会是我的,你斗不过我,你非要来自取其辱。人啊,还是得有自知之明,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

陈誉追上来,十分得意说道。

“你别得意太早,你若是失业,比我更惨。”陈圣夫冷冷道。

“这这算是诅咒我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不可能失业,只会升职,绝不会像你这只可怜虫一样。”陈誉自信的笑道。

“那走着瞧吧。”

陈圣夫扶着陈素云进了电梯,走得很狼狈。

回到车上,陈素云抓着陈圣夫的手道:“儿子,是妈太固执了,不该让你来的,看样子你和小艺的婚姻是要走到头了。这一年多你在叶家过的什么日子,我想想便觉得心疼。”

陈圣夫从未在陈素云面前诉苦,这一年多的屈辱都是一个人咬牙承受着,陈素云今天也算是亲眼目睹了,在此之前,她都难以相信,本是一家人,竟然绝情绝义到如此地步。

“妈,我没事。”陈圣夫摇头道。

“怎么会没事?当着我和这么多宾客的面都敢如此待你,这一年多你没少吃苦。我们母子从没有半点对不起他们叶家,他们太过分了。”

一向待人宽容的陈素云也都愤怒不已。

“妈,不着急。他们的戏唱完了,也该轮到我上场了,我会让他们自己求上门来的。”陈圣夫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脑子里诞生了一个计划。

“什么意思?”陈素云问道。

“妈,我去打个电话,您在车上等我。”陈圣夫说罢,走到了一旁去打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