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陈圣夫龙雨泽 > 第89章 闯大祸了!
冀小刀不是不怕死,他是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求饶也没有用了。

但曾一成不想死啊,他从一个农村穷苦人家的孩子好不容易混到今天,实在是不容易。

“圣哥,我糊涂,我是一时鬼迷心窍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看在兄弟情分上,你放过我吧。”

曾一成跪在陈圣夫的面前,已经彻底吓破胆了,再无半点想跟陈圣夫争斗的胆量了。

“你还好意思提以前的兄弟情分,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如何回报我的?”陈圣夫冷冷说道。

“是我不对,我狼心狗肺,我不是人。但我也没有办法啊,圣哥。你母亲跟洪天集团抢生意,对方是洪爷啊,他让我做事,我不敢不从,否则我全家都要被杀,我是被逼无奈的。”

曾一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

“好!这件事就算你是身不由己,但现在呢?赌石之后,你派人杀我,谁逼你了?”陈圣夫问道。

曾一成指着冀小刀道:“是他!是他说如果让你东山再起,一定会报复我,我也害怕的,我没有办法,我只想好好活着而已。”

“曾一成,你他妈的也出卖我?王八蛋!”冀小刀目呲欲裂,想要对曾一成出手。

陈圣夫手中玄龙刃一挥,冀小刀的脖子上一抹鲜血飞溅,旋即瞪大了眼睛,身躯倒了下去。

曾一成见状更是被吓尿了,不断的给陈圣夫磕头求饶。

“其实,你怎么对我,我也不至于想杀你。但你不该挑唆戴晓明对水镜下手,不杀你,我如何对得起水镜?”陈圣夫叹气道。

“圣哥,你放过我,我离开苏江,再也不回来了。”曾一成只能苦苦求饶。

陈圣夫也不愿意再听曾一成说下去,锋利的玄龙刃寒芒一闪,曾一成便捂着脖子,嘴里发出呜呜声,旋即倒了下去。

陈圣夫心情沉重,离开了这里。

龙腾夜总会依旧热闹非凡,三楼的枪声根本传不到二楼来,舞池里的人还在不断扭动着身体。

陈圣夫穿过舞厅,走出了龙腾夜总会。

他知道,杀了苍狗,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他这是在挑衅洪爷,日后必定还会遭到报复。

龙腾夜总会外面,沈曼玉和夏杰焦急的等待着,好几次沈曼玉想进去看看情况,都被夏杰拦住了。

“他已经进去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已经死了吗?”沈曼玉担心道。

“再等等看吧,这里可是龙腾夜总会啊,圣哥这次凶多吉少了。”

夏杰无奈的摇头,他甚至这地方的恐怖,陈圣夫单枪匹马闯进去,如何能够再平安走出来呢。

“陈圣夫!”

沈曼玉这时看到走出来的陈圣夫,连忙冲了过去。

陈圣夫此时也有些脱力了,再加上受了伤,身体有些摇摇欲坠,沈曼玉赶紧扶着陈圣夫,入手出满是鲜血。

“你怎么样?”沈曼玉问道。

“死不了。”陈圣夫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你能活着出来就烧高香吧。”沈曼玉责备道。

夏杰也赶紧过来,看到陈圣夫的伤势后,着急道:“快去医院。”

“不必去医院,送我回家!”陈圣夫说道。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有枪伤,不去医院怎么行?”沈曼玉说道。

“我家里有药,你送我回去便是,我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陈圣夫说道。

沈曼玉赶紧把陈圣夫扶上了车,旋即对夏杰道:“你先回去,我照顾他便是了。”

“好!那你照顾好圣哥,有情况随时跟我联系。”

有沈曼玉的照顾,夏杰倒也放心。

沈曼玉开着陈圣夫的车返回江南华府。

“陈圣夫,你真是不要命啊,连龙腾夜总会你都敢去闯,搞了一身伤回来。这次算你命大,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去?”沈曼玉责备道。

“我为什么还要去?苍狗已经死了。”陈圣夫说道。

“什么?苍狗死了?你杀了他?”沈曼玉大吃一惊。

她以为陈圣夫是受了伤逃出来的,没想到竟然把苍狗杀了,他可是名声赫赫的江湖人物啊。

“难不成他还能自杀?当然是我杀的。”

陈圣夫一脸傲色,这一战对他而言收获不小。

战斗是最能够让人有所进步的,那种生死边缘的博弈,最能磨练人。

沈曼玉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随即想到一个更加可怕的事。

“苍狗可是洪启华的人,你杀了他,洪启华不会放过你的,这下你闯大祸了!”沈曼玉说道。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不能去医院。”陈圣夫说道。

“可只要你在苏江,你便逃不掉,洪启华的势力是你无法想象的,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沈曼玉着急道。

“你是苏江本地人吗?”陈圣夫问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问这个干嘛?”沈曼玉恼怒道。

“你会打我便是。”

“不是,我是汉城人,住在汉城的乡下,怎么了?”沈曼玉回答道。

“明天,你带着我母亲去你老家,替我照顾她,暂时不要回来。”陈圣夫说道。

沈曼玉瞬间明白了陈圣夫的意图,如今再把陈素云留在苏江势必很危险,汉城离苏江挺远,洪启华的手没有那么容易伸到那里去。

“好!你跟我一起走吧,去汉城躲一段时间,避避风头。”陈圣夫说道。

“你不走,留下来等死吗?”沈曼玉骂道。

“难不成你以为自己能够跟洪启华掰手腕?”

陈圣夫微微一笑道:“不掰一掰怎么知道?”

沈曼玉翻了翻白眼,真不知道陈圣夫哪里来的勇气,洪启华在苏江称霸多年,还没有人敢跟他叫板,这不是找死吗?

“行,你想死,我不拦着你。”

沈曼玉恼怒道。

车子很快到了江南华府,陈素云已经睡下了,沈曼玉扶着陈圣夫悄悄回到他的房间。

“这些伤口怎么办?家里有药吗?”

看见陈圣夫身上的伤,沈曼玉也吓了一跳。

除了枪伤,还有刀伤,陈圣夫一开口说话,终于憋不住吐出一口血。

“妈的,苍狗的拳头果然厉害,受了点内伤。那边的柜子里有个箱子,你拿出来,里面有药。”

陈圣夫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