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白莲花今天黑化了吗 > 第10章 什么时候学的穿墙术
  
沈星鱼一惊,没想到陆恒也来参加这个宴会。
而且听声音,似乎正在与人争执的样子。
想起陆家目前的现状,沈星鱼顿觉有些尴尬,四下望了望,休息室里目前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在安排甜品桌。
忙踮着脚尖,悄悄隐在一处柜子后面。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你们谁都看不见我……
门外很快传来陆恒懒懒的声音,带着冰冷和戏谑,“于秀芝都不觉得丢人,哪儿还轮得到我?”
“你!”
对方明显像是被戳到了痛脚,半晌,气笑道:“看来,大哥还没认清自己的位置,需要弟弟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弟弟?
沈星鱼正缩在柜子后,尽量减少自己存在感,此时怔了怔,忽然想起了陆恒家的一些传言。
原来那人,就是陆恒同父异母的弟弟,陆岁安啊。
沈星鱼觉得自己似乎在窥探陆恒的秘密,小脸上满是羞愧和尴尬。
可休息室就一个出入口,无论如何这番对话都避免不了被她听见,只能再次往后缩了缩,恨不得能钻进墙缝里去。
“回忆?”完全没有被激怒的样子,陆恒好整以暇的悠悠道:“哦,你不提醒,我还忘了你那张被我打歪的脸……”
“……”
“门牙……补得还算精细,要不要我帮你平衡一下,全做上烤瓷的,更白?”
总有人喜欢自讨没趣。
明明就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还非要到处惹是生非。
陆岁安仅仅比陆恒小了半岁而已,却无论是身高还是气势,都比陆恒要矮了许多。
此时吃了个嘴亏,也只能怒瞪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攥了攥拳头又不敢真动手。
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
负责开门的侍者内心泪流满面,他只是出来做个兼职,赚点外快。
谁要听这些豪门恩怨,唇枪舌剑的啊……
走了三个女的,又来俩男的。
这还有完没完了,他真的不想听啊!
“傻叉……”
陆恒嗤笑一声,看也不看陆岁安,转身向着敞着门的休息室走去。
显然从未将这个名义上的弟弟放在眼里。
陆岁安在门外站了好半天,气的一张脸都险些扭曲。
转头看见眼观鼻,鼻观心的侍者,陆岁安重重的“哼”了一声,转头向着大厅走去。
休息室里,陆恒倚在沙发上,眼神阴翳的看着门口。
直到外面归于平静,这才深吸一口气,随手端起桌边一杯沏好的茶水,缓缓喝下。
沈星鱼贴在墙角,紧张的脚趾都快抽筋了,也不见陆恒动上一动。
正想着该不会要等到寿宴开始,他才肯出去的时候,一道好听的男声淡淡传来。
“出来吧,早看见你了。”
沈星鱼一惊,心跳骤然快了起来。
他在说自己吗?
小心翼翼的探出半张脸,正好跟陆恒的视线相对。
沈星鱼只觉得脸颊滚烫滚烫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嘿嘿,恒哥哥,好巧……”
讪讪的从柜子后面挪出来,沈星鱼尴尬的手脚都没处摆,只指着空无一物的墙壁,勉强道:“我刚刚……从另一边过来,没看到你……”
陆恒掀了掀眼皮,不甚走心的做了个挑眉的动作,表示感兴趣。
沈星鱼忙蹭到另一边沙发上,乖乖坐下。
“什么时候学的穿墙术?”
也不知是不是小姑娘局促的模样取悦了他,陆恒将一双大长腿交叠起来,摆了个优雅的二郎腿,双臂舒展着向沙发靠背上一搭。
“有空教教我?”
“啊?”
沈星鱼搓着一双白皙的小手,愣愣抬头。
“不是说从那边过来的?”
陆恒冲着墙壁努努嘴,神情间是轻松的调侃。
“我……我就是……”
沈星鱼支吾着,小脸越来越红,一双杏眼也跟着染上一层轻薄的水雾。
看上去楚楚可怜。
也难怪见过沈星鱼的女生,都不太喜欢她这一挂的。
动不动就梨花带雨,娇气的戳一下皮肤都泛红。
从小到大,除了蒋莹,几乎没有人愿意跟沈星鱼这样娇滴滴的小美人做朋友。
陆恒这样痞气不羁的男生,大抵也是如此。
所以只逗了她两句,便掏出手机径自划拉着办自己的事情。
不再搭理局促不安的沈星鱼。
沈星鱼愣是将十只手指都给揉红了,也不见陆恒再吱声。
她偷眼看了看,发现对方的关注点早已变成了手机。
反而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去自助的长桌边取了一碗花生酪,坐回来小口小口吃下去。
两人相安无事的呆了一阵,直到沈云非的电话打来,说带她见个与沈家交好的叔伯,沈星鱼这才起身。
软软的跟陆恒道了声别,踩着小高跟噔噔噔的优雅走远。
身后,陆恒一直目送着她离去,这才慢慢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手机上。
“哥!”
人群中,沈云非将近一米九的个头鹤立鸡群。
沈星鱼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哥哥。
“哦,小妹来了,”沈云非向着对面正在寒暄攀谈的一对中年夫妇微一点头,笑着招呼沈星鱼,“快来,跟陆伯父和……”
他看着陆天辙身边保养良好的女子,一时间竟然忘了对方的姓名。
“哦,我姓于。”
对方忙笑眯眯的递话过来。
沈星鱼正好走到跟前,从善如流的乖巧打招呼,“陆伯父好,于伯母好。”
“诶!诶!真是好孩子……”
陆天辙眼睛都快笑弯了,比划着手回忆道:“哎呀,上次见星鱼的时候,才这么大点儿。”
“是啊,您还送了个金锁给小妹,现在还在她的小金库里珍藏着呢。”
这种场合,说是寿宴,其实更多的是创造机会给各种有头脸的人互相交换信息。
场面上的事情,沈云非一贯做的极好。
此时揽过妹妹的肩膀,笑着拍了拍她。
“你可能不记得了,你一周岁生日宴的时候,陆伯父就来过,你特别喜欢的那只金锁,还是陆伯父托人,找了专门的匠人精铸的呢。”
说完,悄悄向着沈星鱼挤了挤眼。
什么金锁,沈星鱼哪里会记得。
但不用沈云非给她提示,真诚的笑意就已经攀上了沈星鱼绝美的小脸。
“记得呢,我一直珍藏着,谢谢陆伯父。”
“诶!诶!”
见到这么乖巧又漂亮的小姑娘,陆天辙自然是笑得满脸慈祥,顺口道:“还有你陆伯母给你做的……”
话音未落,身旁的女子眼神一凛,伸手就去掐陆天辙的小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