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白莲花今天黑化了吗 > 第15章 口香糖一样的人
  
“恒哥哥……”
突如其来的接近和触碰,沈星鱼吓了一跳。
下意识要往后躲。
但很快,她随着陆恒的视线,看到了被他小心翼翼托着的手腕。
因为之前陆岁安的拉扯,本来套在校服衬衫外面的外套,袖口有些凌乱,几乎是翻到了小臂的位置。
正好,洒在衬衫上的枸杞原液露了一点在外面,乍一看,还真有些吓人。
“啊这个不是……”
慌忙抽回手,沈星鱼尴尬的小脸迅速飞红,“这个是……”
她声音软软的,柔柔的,恰到好处的娇羞。
可落在陆恒的耳朵里,竟然有了一种虚弱的错觉。
“我看看。”
“不是不是,这个不是血……”
沈星鱼将外套袖子使劲往下拽了拽,将污渍遮的严严实实,“我不小心把饮料洒上去了。”
“是不是那个混蛋刚刚……啊?”
陆恒自顾自的还在生气,冷不丁反应过来,有些跟不上节奏。
“中午啦,欣欣她跟我闹,不小心就把饮料洒在袖子上了……不是恒哥哥想的那样。”
见他愣愣的样子,实在可爱。
想到刚刚似乎为了自己,很着急的样子,沈星鱼抿着唇,忍不住嘴角上扬。
恒哥哥果然……面冷心热。
陆恒:“……”
这下子,换他尴尬了。
似乎多停留一刻都是煎熬,陆恒抬起大长腿转身就走。
“恒哥哥?”
前后差距有点大,沈星鱼还没来得及消化那股子娇羞的青涩感,一抬头,人就已经走远了。
一边走,还一边拿起电话。
“喂,不用了……没为什么,嘶……你找死?嗯嗯,挂了。”
那步子迈的,至少比来的时候要快了一倍有余。
好不容易有独处的机会,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沈星鱼哪肯就这么回家。
忙小跑着追上去,“恒哥哥,今天中午……”
“我在睡觉。”
“啊,那早上我送去的牛奶……”
“我倒了。”
“可是你说……”
沈星鱼追着就是不肯放,陆恒索性板起脸,话也不答了,脚下又加快了许多。
“唔……”
没走出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哼。
陆恒脚下微顿,似乎想要回头。
身后仅两步远的位置,沈星鱼没注意到停车场边的隔离柱,一膝盖就撞了上去。
当即痛的冷汗直冒。
痛劲凶猛而又绵长,等到她终于觉得能喘口气时,抬头一看。
哪里还有陆恒的踪影。
“恒哥哥……”
膝盖上的剧烈疼痛都没让她眼眶红上一红,可这一下,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清澈的眼眸里瞬间续满泪水。
……
回到家时,正好赶上沈云非开完视频会议下楼找吃的。
见沈星鱼一瘸一拐的被司机搀扶回来,沈云非忙上前询问。
“没事啦哥,是我……走路看手机,忘了看路。”
沈云非显然不相信,“你不是那种会三心二意的人,说吧,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自家妹妹,沈云非从小看到大,自认对沈星鱼还是很了解的。
沈星鱼忙摆手,“没有没有,真的是我不小心……”
狐疑的多看了妹妹两眼,沈云非暂时不顾上追究,谢过司机以后,直接搀着沈星鱼坐在了沙发上。
取出药箱,小心卷起妹妹的裤腿。
一大片淤青就这么出现在沈云非的眼前。
印在雪白纤长的腿上,显得那么刺眼。
沈云非深吸一口气,勉强咽下即将出口的脏字,悉心的取出药水和棉棒。
先是替她将擦破皮的地方大面积消毒,随即又取了冰袋冷敷。
沈星鱼乖巧坐着,神情温柔的看着哥哥忙来忙去,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家人,忍不住轻声道:
“哥,谢谢你……”
沈云非按着冰袋的手一抖,狐疑的抬头。
……这,果然还是被欺负了吧。
“对了哥,咱们家是不是在跟陆天集团谈合作啊?”
沈星鱼端起桌上的马克杯,喝了口阿姨煮好的奶茶,状似不经意问道。
“算是吧,不过不重要,主要是陆天集团那边在寻求咱们……”
下意识回答着,沈云非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平常……不关心这些的啊,到底怎么了?”
“没事啦,周末的时候你不是带我见了陆伯伯嘛,突然好奇而已。”
不希望因为这些小事,给本就诸事缠身的哥哥带去更多麻烦。
沈星鱼选择自己解决问题。
“陆家的事,还是不要多问了,乱着呢。”
漫不经心的将冰袋往桌上一放,沈云非站起身,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专心读书,做你喜欢做的事,生意上的事情有哥呢。”
女孩子,尤其是他们沈家的女孩子,就应该无忧无虑天真无邪。
没事护护肤,买买包,旅旅游,拍拍照什么的。
生意场上那些表面和谐,内里汹涌,尔虞我诈的套路,说出来都怕污了妹妹的耳朵。
沈云非嘱咐阿姨晚上弄些清淡的食物,又叮嘱沈星鱼走路小心,随即拿着手机和平板电脑上了楼。
估计又要忙到深夜了。
沈星鱼将杯里的奶茶小口小口喝掉,刚掏出手机就看到了一条好友申请。
【万岁金安,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备注消息:嗨,今天真的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
沈星鱼皱眉看着手机,深吸一口气。
滑动,删除。
这个人还真是……口香糖一样扯都扯不掉。
正打算给蒋莹去个电话,手机提示音“叮”的一声。
又来了一条好友申请。
【万岁金安,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备注消息:听说沈小姐喜欢陆恒?想不想知道他现在在哪?】
沈星鱼心里微微一动,下意识滑动消息的手指顿了顿。
咬牙,仍旧删除掉。
想要知道陆恒的消息其实很简单,找个私家侦探就全查清楚了。
可她不想从别人嘴里打听自己在意的人,因为,不会有谁的说法,比亲眼所见更为中肯。
就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陆恒应该很厌恶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那她的立场就更应该明确。
不约,口香糖我们不约!
站起身,沈星鱼拿起书包缓缓向着楼上房间走去。
刚推开门,手机又是“叮”的一声提示音。
又是陆岁安的好友申请。
【备注消息:陆恒退学了,他的15年的青梅竹马今天回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