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旁门小修到元神道君 > 第262章 初亮相,人生得意须尽欢!
韩擒虎走了,走得极不安详。
在白苍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下,老韩以近乎落荒而逃的姿态,气冲冲地拂袖而走。
白苍把老韩气走后,却也不急着进入海市,而是隐没身形,于半空中仔细地观察着来往海市中的种种。
只有像老韩这种憨货,才会混得如此神憎鬼厌,一点哄老头的技巧都没有。
堂堂的上品道基,竟然连随时觐见真君的资格都没混上,真特凉的丢人。
白苍作为“职业选手”,自然是要以老韩为前车之鉴,好生琢磨一下如何把“真君师祖”哄好。
而要做好这一点,自然也就不能毫无准备地上门。
从进入龙宫海市这一步开始,就得精心“包装”自己,把自己的“人设”立起来,才能如鱼得水、无往而不利。
如此想着,白苍观察了半天,心里顿时有了初步的计划。
“轰!”
忽然间,剑啸轰鸣响起,恍若滚滚雷音,响彻方圆百里。
一道凄厉黯红的“剑”光,恍若长虹经天一般,向着云光岛的方向飞掠而去。
一股独属于上品道基的强横气势,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来。
“哪个小崽子这么不懂事?”
“不知道龙宫海市,禁止高空飞掠吗?”
“哈哈哈,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只一刹那,下方的海域当中,便有许多修士被惊动,纷纷抬眸看向天穹,看向那飞掠而至的“剑”光。
驻守云光岛的执法修士,更是怒不可遏,纷纷腾空而起,好似要出手拦截。
但是下一秒,为首的执法修士一摆手,好像说了句什么话,众人便纷纷落回到云光岛上,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是,他凭什么这么装啊?!”
“龙宫海市的规矩,难不成都是摆设吗?”
看到这一幕。
许多修士皆是愤愤不平,甚至不乏阴阳怪气,故意高声传音四方之人。
但是他们的话音未落,便遭受到了更多无情的嘲讽。
“哪来的土鳖,懂不懂海市真正的规矩?”
“规矩都是给我们这些旁门杂修定的,人家玄门大派的高第,你也配碰瓷?”
“小兄弟,今儿教你个乖:以后遇到这种嚣张的,赶紧退避三舍,免得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家伙,上品道基,剑啸雷音,这是哪家剑派的真传?”
“大丈夫当如是也!”
诸多纷纷扰扰当中,白苍驾驭者“天魔化血刀光”当空一盘旋,便已落在了云光岛上。
只见他头戴星宿冠,身披五岳袍,手持白玉洒金折扇,举止优雅中又带着几分顾盼自雄的骄矜,端的是风流倜傥、儒雅随和。
环顾四周之际,面上还带着温和的淡淡笑意,真可谓是玉树临风公子笑,桃花映面意翩翩。
但是四周之人,看到白苍的眸光掠过,却皆是畏之如虎,纷纷低下头去,或者回以灿烂的笑容。
“翩翩公子风流韵,折扇轻摇意自闲。”
白苍“啪”地一下,把折扇打开轻轻摇动,上面描绘的美人图栩栩如生,好似要从扇面上走出来一样,“出门在外,身份都是自己给的。”
“初次亮相,计划通!”
针对自己渴求飞剑而不可得的情况,白苍给自己立的第一个人设就是:“剑道天骄”。
而从海市群修的反应来看,白苍的首次亮相,可谓是相当完美。
只是一次出场,便将“上品道基”、“剑啸雷音”这两个印象,深刻地烙印在诸多修士的心里。
而这种带走争议的“轶事”,恰好是吃瓜群众们最爱传播的八卦,估计迟早都能传到天河真君的耳边。
而他这个身为“剑道天骄”的徒孙,居然连一柄飞剑都没有,天河真君难道不想表示表示?
“我真是个小机灵鬼!”
白苍心中暗笑,“让子弹再飞一会,先逛逛坊市吧。”
想要了解一个地方的物价如何,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当地吃一顿饭。
正所谓:事已至此,先点菜吧!
白苍如此想着,当即便迈步走向前面的坊市大门。
“平康坊”三个篆字,在门楼牌坊上熠熠生辉。
四周皆是汉白玉铺就的地板,入眼处皆是琼楼玉阁,多有修士进出,一看就知道是热闹繁华之地。
“须尽欢?好名字,就你了!”
不多时,白苍便已来到一座古色生香的雅致玉楼前,迈步便走了进去。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放浮一太白也!
“公子,可有相熟的歌姬?”
“公子长得真是俊俏,奴家从未见过公子如此好看之人。”
“姐姐怎么说话呢?公子可不止是俊俏,气质更是绝佳呢。”
“公子可曾听闻:风流才子佳人伴,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一进门,莺莺燕燕便一拥而上,将白苍簇拥在了中间。
而且个个风情万种,可谓是春兰秋菊,各有胜场。
最重要的是:这些都是各类妖姬,端的是勾魂摄魄。

有的肤白如玉,背后却有两扇翠玉般的壳,有的腰肢柔若无骨,扭动起来柔媚入骨,有的面若桃花,身上还带着淡淡的甜香,有的含羞带怯,眸光中蕴藏着似水柔情,个个个姿色不凡,兼具另类的刺激,说话更是好听至极。
“蚌女,蛇精,桃花娘……,好好好,你们拿这个考验道爷是吧?”
白苍被这满眼的雪白晃得有些眼晕,当即沉声道:“尔等妖姬,竟敢乱吾道心?”
“本公子岂是贪花好色之徒?道爷我读道经了!”
话音未落,白苍一甩袖袍,面上已是满带凛然正气。
片刻后,三楼雅座。
白苍斜卧云床,后脑勺倚在富有而慷慨的蚌女那宽广的胸怀上,双眸微闭,怡然自得。
两名美貌的妖姬跪坐在云床两侧,分别给他捏肩捶腿。
真个是:玉手游山,温香戏梦,恍惚不知,今夕是何年。
极具格调的雅座,四周围着帷幔,却又完全不影响内里向外观瞧的视线,保证私密的同时,也让人可以随意欣赏下方舞台上的表演。
在他身前不远,摆着一架弦琴,支架如美人并足。
又有一美人,身形纤柔,气质出尘,眉眼如画,正抚琴独奏。
美人在怀,妙音入耳,好不惬意。
正是那:今日无事,勾栏听曲!
“来都来了,何妨一试?”
“道爷这是在挑战自己的软肋,用万丈红尘磨砺道心,怎么能说是见色起意呢?”
白苍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当即便心安理得地享受起来。
“最近海市有什么乐子?”
【感谢“颜瑟”大佬,求免费礼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