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清瑶对那对八卦的鸟儿道:“你们过来,你们说谁是假的?”

这些鸟儿都是罗小雀养的,谁都知道罗小雀懂鸟语,养了很多的鸟儿。

宋清瑶复制过罗小雀的真力,也懂鸟儿的话。

鸟儿们便把罗小雀和宋清书两人协议结婚的事情叽叽喳喳的告诉了宋清瑶。

这两个竟还协议结婚,骗她,很好!她要让他们俩假的也变成真的。

她找到了如月,如今成了迦叶城领主夫人的她,看起来正经多了,起码在外人看来。

宋清瑶把她拉到无人处,伸手要东西,“那个香花,还有没有?”

如月顿时明白,嘻嘻笑道,“女王,你和王君现在哪里需要用到这个,你们俩不应该如胶似漆,干柴烈火……”

“别废话,给我!”宋清瑶知道她有,她可太不正经了。

如月从荷包里拿出一包塞宋清瑶手里,“悠着点。”

拿到香花的宋清瑶,立即让人把这个放到了宋清书的婚房里的鲜花中。

另一边,秀秀也把自己研制出来的包你快乐粉倒进了两人要喝的合卺酒中。

亲爱的姐姐,姐夫,你们不要太感谢我,嘿嘿嘿……

深夜……

两对新人各自回了房,女王吩咐了不许闹洞房,所以今晚没有洞房闹,大家纷纷回了房。

把夜晚交给了新人们。

清乐和阿九两人等大家都走了,清乐便把视线落在了房间里堆的满满的贺礼上,她回头对阿九道:“阿九,想不想做点开心的事。”

阿九俊脸一红,一脸期待,激动的道:“想!”

“那我们开始吧!”清乐拉着他往床边走。

阿九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脱外套。

“你脱衣服干嘛?”宋清乐诧异。

“不是说做点开心的事?”阿九疑惑。

宋清乐捂嘴笑,“我说的是数钱啦!”

阿九一脸懵,“你是公主,我是领主,我们不差这个。”

“可是,我喜欢呀!”宋清乐笑道。

千金难买媳妇喜欢,阿九去搬那些物品,陪宋清乐一起开心,一堆礼物里有大红包也有贵重的礼物,宋清乐已经把那些礼物都估了个值,“阿九我有好多的钱,这些钱可以建好多学院。”

“嗯,以后我的钱都给你,你想建多少都可以。”阿九对她道。

“阿九你真好。”宋清乐幸福道。

“那你开心了嘛?”

“开心!”

“那现在也让我开心开心。”话音一落,阿九就把清乐给推倒了。

……

另一个新房里,宋清书和罗小雀两人在走完了繁琐的流程,喝了合卺酒,看着喜婆们出去后,两人一起松了口气。

结婚真是麻烦,总算是走完了流程。

宋清书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眉头,对罗小雀道:“忙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罗小雀看着房间里唯一的床,对宋清书道:“按照合约,我是不是可以睡床上,你……”

罗小雀指了指地上。

这天气也不算冷了,宋清书表示没问题,他去柜子里拿被子。

可柜子一开,没有被子。

他明明就看到娘准备了很多被子。

“你先睡吧,我还有些资料要看。”宋清书从荷包里,拿出了一沓厚厚的资料。

他不睡,她怎么好意思睡,免得又被他说她不用功。

“我也睡不着,我也有资料要看。”罗小雀把最新的解剖学拿出来看,坐到了宋清书的对面。

两人中间隔着一张小方桌,桌上摆着一大盆鲜花。

其实在罗小雀一坐过来的时候,宋清书就已经不淡定了,他发现今天穿了婚服的罗小雀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了,不再像是小时候好吃又爱哭鼻子的小丫头了,像朵娇艳的花,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

不行,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是签了合约的,再说他一直把她当小孩,一个需要管教的小孩。

宋清书努力的想把注意力放在书上,可是鼻尖时不时传来的花香还有一缕奇奇怪怪的少女气息扰的他心神不定。

“小小,你在干嘛?”宋清书一抬头,就看到罗小雀在做奇怪的动作,她一边拉身上的喜服,一边用手扇风,小脸更是红艳艳的。

“清书哥哥,你不觉得这屋里很热吗?”罗小雀拉衣服的动作越来越大胆,香肩半露,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隐约能看到隆起的弧度。

宋清书眉头一皱,同时呼吸一紧,他撇开眼,严肃道:“小小,你这样会着凉的。”

罗小雀此刻是真觉得热,同时也很清醒,这要是以前她才不敢在他面前这么浪,但今天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很热,很想……

“清书哥哥,你的书拿倒了。”罗小雀娇声带着几分气喘道。

这声音真是像把勾子,勾的宋清书的整个心更不安定了。

他也感觉到很热,身体某处的欲望在不断的变的强烈。

这不对劲!有人给他们下药了。

他看向桌上的花盆,从里面找出了干花,闻了闻,果然有问题。

这一闻,他身体更热了,“小小,这屋里被下了药,我找人过来。”

“清书哥哥,你别走。”罗小雀上前一把抱住了宋清书,并主动的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很轻很轻,她鼓足了很大的勇气。

宋清书身体立即僵住了,手也不知道该放在何处,怀中的身体那么的娇软,他额头,后背都出了汗,呼吸也变重了。

不行,他们是签了合约的,要克制!

他一把推开了罗小雀,走到门口去开门,惊讶的发现门打不开。

再去开窗子,窗子也打不开。

站在门外的宋清瑶让人把门窗都锁死了,然后对下属们道:“撤了!都回去睡觉吧!”

是姐姐!她……宋清书一手抚额,内心十分无语,八成是姐姐知道他和小小假结婚的事情了。

现在他只能想别的办法了,这干花的香他能解,他在屋里四处寻找起来,太好了,有他需要的东西,只需要把这几种东西混合起来,喝下去就能解这个香。

不对,除了这个香,还有别的。

又是什么?宋清书最后在桌上找到了喝剩的酒,闻了一下味道,该死的,这是谁搞出来的玩意,和花香一混合,可以成为最烈的毒。

“小小,我们被下了药,还是两种,过来,一起想办法。”宋清书对瘫坐在地上的罗小雀道。

她是学医的,他也学过,但是药剂学并不精通,小小说不定有办法。

此刻的罗小雀双手紧握,低着头,青黑的发丝柔软的落在肩头,挡住了眉眼。

“小小!”宋清书又唤了一声。

罗小雀依然没有动。

宋清书忍住浑身的不适,走到她面前,单膝跪地去拉她,“小小,你怎么了?”

罗小雀抬起头,双眼泪朦胧,唇瓣也是殷红一片,她又难过又难受,“清书哥哥,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你怎么把自己咬成了这样。”宋清书心疼了,他伸手去擦她嘴角的血,越擦越心疼难受。

“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协议是我心甘情愿签的,就算是假的我也认,你不喜欢我,等明天走出这个门,我们就离婚。”罗小雀现在放弃了。

她的自尊心刚刚被宋清书给推没了,她那么主动了,还是被推开了。

宋清书听到她的一番话,心头一颤,原来她一直都喜欢他,他还以为她一直很讨厌他。

“协议我也是心甘情愿签的,还有我不会离婚。”宋清书说完便捞过罗小雀的身体,低头亲上她的唇,亲亲的抚平她的伤痛。

罗小雀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也是心甘情愿的,他也是很喜欢她的嘛?

甜蜜的气息在萦绕在相互拥吻的两人周身,满室旖旎,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