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拼着魂飞魄散还会奈何不了你一个秃驴?】

某大能声音里带着气急败坏。

“可是你不舍得啊!”圆觉道。

【大和尚,你到底是何居心?把我从小丫头的识海里弄出来又留下,你别说你没有目的!】

“刚才不是说了吗?贫僧跟施主之间也有点儿缘分。施主跟顾家千金之间有因果,跟贫僧,也有。”圆觉道。

【我跟你个秃驴能有什么缘分?还因果呢!你糊弄糊弄你的信徒们还行,想要诓骗于我,做梦呢!】

“出家人不打诳语,又怎么会诓骗施主?”圆觉很是认真的辩解。

【那你倒是说说,你跟我之间有什么缘分?该不会是你上辈子被我刨过祖坟吧?】

“那倒没有,不过也差不多,因为,你埋了我。”圆觉道。

她有那么好心?

她怎么不记得了?

“虽然,是在乱葬岗挖了个坑。”圆觉又补了一句.

把人埋乱葬岗,这确定是有恩不是有仇吗?那地方总会滋养出一些啃食尸体的物种,埋在那儿,怕是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她实在不能厚着脸皮说这是有恩。

不过——

【大和尚,听你这意思,你记着上辈子的事儿?】

这和尚年纪不大,而且,看神魂就知道,不是她这样的,而是,轮回投胎的。

圆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虽然埋的地方不太合适,但至少是埋了。”

而且,因为埋在那里,他净化了不少游荡的魂魄,亦算是修行,得了功德。

【你们这些佛修,罢了,随便你们了,反正,你们的脑子大多时候跟正常人不一样。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你也知道,我待在那小丫头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是被挨了多少道雷?”圆觉问。

【这么久远的事儿,谁还记得?】

她是真的不记得了。

“你现在虽然醒了,可是虚弱的很。你需要这小丫头行善累积功德,她现在还在襁褓之中,你怕是撑不到她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圆觉道。

废话,她能不知道吗?

正是因此,她才耗费了自己为数不多的神魂之力,让小丫头的智力一下子跃到七八岁,主要目的就是让她从小知道自己与众不同,然后,她再从旁教导,这样,就可以尽早行善。可惜了,这个世道跟她那会儿不一样。几岁的小娃娃少有自己外出的机会,又如何能行善?

【大和尚,好好说话,憋拐弯抹角的。】

“佛前供奉,能凝练你的神魂,这串佛珠,也能助你。”圆觉道。

【这珠子,是法器吧?】

“是。”

能凝练神魂的,那可不是一般的法器。

所以,这大和尚,到底是何目的?

她压根不相信什么因果缘分的。

要是没什么目的,她不信有人会拿出这么珍贵的法器。

【大和尚,你知道我神魂弱,就该知道,我不能费心力去琢磨事儿。别墨迹了,有什么咱们就直说。你虽然当了和尚,可还是男人,男人婆婆妈妈可不好。】

“你当我有目的,那我就不辩解了。你这会儿,弱的很,我便是有什么所求,你也帮不上忙啊!”

大实话。

某人又有些尴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