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遇案与倾情 > 第七章 监控
  蓝芩看着餐馆内的人群,里面的陌生面孔她一个都不认识,左右看了看,忽然看到了一个女生的背影,她的位置恰好是他们这一桌的死角,只能看到她依偎着李奎的亲密动作,却是看不清她的面容。

  “那个女孩?”

  “我也不认识。”路琛也发现了那个陌生的背影,手指习惯性地敲了敲桌面,表情漠然。“许是李奎新招的女手下。”

  但李奎向来是少招女生的,这点倒是着实让他觉得奇怪。

  蓝芩也觉得奇怪,看着这副场景有些违和,却又说不上是为什么,想了想,只能先换了个别的话题。

  “钱正在李奎帮里是什么地位?”

  “应当不高,我见过李奎多次,他的得力手下我都是见过的,钱正这人我却是听也未曾听过。”

  线索越发奇怪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约战地方一方霸主,也不知这事李奎到底是知情还是不知情。

  又或许,一切就是这个李奎设计好的呢?

  只是,他又是怎么做到制作出那么多不利于路琛的证据的呢?

  蓝芩抿了抿唇,无意识地转着手中的玫瑰花,颇有些想出神了,直到路琛唤她,才微微醒神。

  “什么?”

  “我说,平川中学的另外一个派系,虽然暂时好像和我们还没有什么关系,要听吗?”

  蓝芩点了点头,一脸认真。

  “平川的另一个派系老大叫做安以坤,人称坤哥,在平川中学里与李奎的势力不相上下。平日里倒也没什么值得说道的事,就是为人比较招摇,爱招惹女孩子,这点与李奎倒是大为不同。目前我们对他倒是没什么要注意的,你就当个故事,随便听听算了。”

  安以坤是坤派的老大,与钱正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奎派小弟想来也不会有什么要杀人泄愤的瓜葛,自然暂时不是他们该注意的对象,目前他们最该留意的,当属陷害他路琛的背后凶手。

  就在他们的谈话间,对面餐馆的那群人也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去。蓝芩看的认真,只可惜他们的位置角度并非十全十美,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清她在意的那个女孩的面容。

  有些可惜的回过头来,却见对面的少年正撑着下巴笑着看着她,眼底幽深,颇有些诱人心魂。

  “怎么了?”

  “没什么。”少年微微低下了头,由着鸭舌帽遮住自己的眼睛,带着笑意问道。“借你手机用用?”

  粉色的手机被放到了手上,手机的壁纸是她往日的简约风格,单调中带着点素雅,看着便让人心情舒缓。

  手指快速地敲打了几下键盘,陌生的铃声适时而起。

  路琛将手机还了回去,掏出自己口袋中的手机关掉了铃声,才笑着说道。

  “我的电话号码,备注我已经打好了,班长大人不用谢。”

  蓝芩打开通讯录一看,果然看到有一个被标注了重要通讯人的手机号码,备注是......

  从窗而来的美少年。

  少女默了一会,路琛只见她飞快地点击了什么,凑近看了两眼,只见那张扬的备注已经被她改掉了,只剩下单调地路琛二字,简简单单,就和她一贯的作风一样。

  然而,重要通讯人的位置,却没改。

  路琛抬手遮住了略带笑意的嘴角,笑着指了指门口。

  “我们回去?”

  蓝芩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既然要打道回府,为了安全起见,二人自然也没有选择在外面吃,毕竟家中的粮食储备也是不少。

  路琛买了不少的东西,都用盒子袋子装着,蓝芩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也没问,想伸手帮忙提一点却被躲过了,甚至自己手上的东西都被抢去了大半,只留下一个毫无重量的轻袋子放在她的手里。

  “出门在外,怎么可能让女孩子领东西?”他说的绅士,面上表情也是温柔的笑意。

  蓝芩抬头看着他,眉眼微弯,却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又极快地撇过了头,认真走路。

  周末的时间过得很快,蓝芩要回去上课,路琛不能出门,不过他逃课也逃成习惯了。倒不是什么大事。

  蓝芩将自己的电脑留给了他用,又将家里的备用钥匙给他准备了一条,这才收拾好前往学校。

  说好了要帮他,蓝芩自然也没有食言,二人商量好,路琛负责在家里收集证据,挑战信毕竟是出现在抽屉里的,蓝芩就去学校里探探口风。

  上学路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就和路琛所说的那样,警察局里虽然有害虫,但是制度还是好的。路琛虽然被列为了头号嫌疑犯,暗地抓捕,风声却还是被压了下来,也没有通缉令流出,至少中学里单纯的孩子们还无所察觉。当然,各个方向传来的闲言闲语自然也是不少,蓝芩隐约听到了些,但都没有证据,传播力度就小了很多。

  下课铃打得响亮,老师的一声令下,同学们如飞奔的野马脱离出沉闷的教室,

  蓝芩的桌位是比较适宜的中间位置,与路琛的位置正好成为了一个对角,只需轻轻地转头就可以将他的位置看的一清二楚。

  不着痕迹地看了看教室后排的木桌。教室的后面男生正在打闹着,互相推搡,各种东西也是磕磕碰碰,却唯独不敢靠近木桌的周围,由此足以可见木桌的主人平日里的威严有多大。

  蓝芩收回了目光,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书摆放在桌子上,翻开了一页书,不自觉地按压着笔的按键,看着是在学习,心中思索的却是路琛的案件。

  路琛的案件的一切起源是那封可疑的挑战信,又无署名,又无字迹可对比,一看便让人觉得是在隐瞒什么。

  如果是需要隐藏字迹,那会不会从一开始,挑战信就不是钱正写的,只是有人借了他的名头约的路琛,为了让他与路琛有些联系,才好嫁祸给路琛。但如果是这样,这个躲在他们中间的人是谁呢?又为什么选择了路琛呢?

  路琛常年逃课,对方又是如何确定他会看到这封挑战信的呢?

  熟悉的上课铃打断了她的思考,蓝芩没忍住叹了一口气,心想若不是他们教室的监控几天前坏了,也许这也是个很好的探查出路。不怪她阴谋论,她现在猜想,会不会连教室的监控报废也是那个人的手笔呢?

  充实的时间过得很快,当人认真起来,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蓝芩虽然是走读生,但是午饭还是在学校解决的。

  路琛被一个人留在了家里,蓝芩有些不放心,昨日刚拿到了手机号码,今日便打了过去。

  然而当电话被接起的时候,蓝芩一时竟然有些想不到该怎么开头。

  “喂?”

  “........”

  “班长?怎么不说话?”

  “很少给别人打电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面传来一阵笑声,估计是对她的如此诚实的回答感到有些好笑。

  “那你为什么想打这个电话?”

  “大概是,想问问你吃午饭没?”

  少女的声音通过话筒,有些模糊,让她平时清冷的声音软了几分,听着耳朵有些痒。

  路琛手指敲着键盘,听着她有些不确定的话语,不自觉又笑了一下。

  “那我大概是,吃了?”

  “........”

  对面又是一阵笑,似乎调侃她总能让他愉悦。

  “吃了,你呢?”语调似乎忽然温柔了,他开始认真回答她的问题。

  “嗯。”

  不自觉地将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一点,蓝芩抿了抿唇,想了想,将今天早上自己思考出的问题和他商量一下。

  “我记得你说的约战的时间是周五的晚上是吗?”

  “嗯,对。有发现?”

  “有一点。”她又道:“我记得你虽然逃课,但是每周至少有一节课是会来上课的是吗?”

  祁阳中学是重点中学,也是贵族学校。学校里的许多孩子都是达官贵族,他们家族的行为守则,老师一般很少管,蓝芩身为班长也不怎么管。

  一是学生身份尊贵,家里也自有一份安排,学习不学习,老师其实没什么权利管制,班长更是。二是蓝芩也不是多管闲事的性格,很少管。

  但大抵是家庭背景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的原因,虽然蓝芩不爱管,但是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愿意听她的,比班主任的话还管用些。

  蓝芩是班里的班长,虽然管事的时候少,但班里同学的一些行为习惯她都有了解,路琛便是其中一个。

  “那是和我哥的约定,不定时刷脸。”路琛敲着键盘,似乎也有所反应过来了。“你是说,对方利用了这一点?”

  “我的猜想是这样的,凶手不用确定你什么时候看见,只要是在周五晚上前看见就可以了,所以那份挑战信可能是一开始周一的时候就被放在你的抽屉里了,只要等你回来就可以了。”

  而若是如此,能够知道路琛的这一行为规律的人,必然也是长时间观察过路琛的,就像她一样。

  蓝芩是作为路琛的同班同学才有那么长的时间观察,如果对方也同样是他们的同学,这便说的通了,毕竟如果外校人员长时间出现在他们学校,不论怎么想都会被引起怀疑的。

  而只有作为同学,不论是观察,亦或是放信,都有十分合理的方式。

  但,真的是班里的同学吗?

  又或者,范围只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吗?

  “监控。”少年清冽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气势。

  “可以查出有谁动过我们教室的监控吗?”

  “要一点时间。”

  “好。”

  二人又随便聊了一下,这才挂断了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