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五十四章
身体灵活的一个侧身,高高的抬起那右前肢,往一旁躲去,而小白一个闪身就到了右前肢的下方,狠狠地一爪子打在鳄鱼怪的前肢底部,锋利的狐爪划开了一道两尺长的口子,鲜血往外喷涌着。小白刚一落地,那鳄鱼怪的尾巴就扫了过来,眼看是躲不过去了,突然一个黑影闪过,挡在了小白的身前,而鳄鱼怪的尾巴也扫了过来,一黑一白,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朝空中飞去,只是变成黑狼的张强,口吐着鲜血。



鳄鱼怪痛的大吼一声,身子迅速的朝小白追去,林九一个闪身挡在鳄鱼怪的面前,一挥手扇子又打出一道风柱,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朝那前肢下方的伤口就是一道火球术符箓打了过去,鳄鱼怪本来身体很是敏捷,但是前肢受了伤之后,多少影响了自己的速度,刚刚躲开迎面而来的风柱,却是再也躲不开那火球术的符箓,被打了个正着,本来已经不再喷涌鲜血的伤口,被炸的一塌糊涂,血肉模糊。



鳄鱼怪一个踉跄朝旁边滚了一圈,嘴里发出痛苦的嚎叫,林九转头看向身后的小白和张强,此时张强已经变回了人身,只是脸色苍白,嘴角留着血,小白趴在他胸口,用白色的爪子在给张强的嘴角擦血,眼睛里都是泪水。



张强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事,反正你主人的养元丹还多,我再多吃些就是了。”



小白看了他一眼,张开嘴就要把内丹吐出来,张强一看赶忙用手捂住小白的嘴,大声说到“你傻啊,吐出来就没命了,我说了我没事的,以后你再救回我一命,不就扯平了,你要是把内丹给了我,这辈子我都难以心安。”



鳄鱼怪此时趴在地上,凶狠的眼神看着林九,那只受伤的前肢已经被它用嘴给咬了下来,偌大的伤口不断的往外留着血,林九此时体内已经没有多少灵力了,想来身后的那两个也差不多了,默默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灵石握在手里,被对面的鳄鱼怪看的清清楚楚,那鳄鱼怪咧嘴一笑,张大了嘴巴朝林九咬来。



“快去帮林九。”张强大声喊到,用手推了一把小白。



小白转身嗖的一下闪到了那鳄鱼怪的面前,变大了身形,尾巴用力一扫竟然将十丈大的鳄鱼怪,击飞出去,小白身上冒着微微的白光,一个闪身朝飞出去的鳄鱼怪追了上去,林九看见也着急了起来,赶忙追了上去,这小狐狸燃烧着内丹之力,是要拼命了。得赶紧阻止它才行。



这鳄鱼怪虽是有结丹中期的修为,但是会的法术不多,只会用嘴吐出锋利的冰刃,也就是灵力比他们三人多,身体天生的强壮,小白燃烧着内丹,强行提升着自己的灵力,速度快到只能看见白色的身影在鳄鱼怪的周围闪来闪去,小白一直在找机会攻击那鳄鱼怪断掉的前肢部分,林九赶过来的时候,那已经恼怒的鳄鱼怪趁小白身形一顿,就飞快的咬了下去,小白来不及躲开,林九此时正好闪到跟前,身体一撞把小白撞开,用手握着符箓瓶,把灵力都注入到瓶里,护体灵罩一闪光竟然撑着那鳄鱼怪的嘴咬不下来,而林九就正好在那鳄鱼怪的嘴中。



小白一时情急也不顾那鳄鱼怪扫来的尾巴,直接就朝那前肢伤口抓去,结果一下没躲开被尾巴扫中,击飞了出去,而鳄鱼怪张大了嘴咬不开那护体的屏障,但是屏障已经在晃动着,小白在被击飞之前,还是用锋利的爪子又撕开了尺许长的伤口,鳄鱼怪愤怒的摇晃着大脑袋,嘴上的力度又增大了几分,苦苦支撑的林九此时已经脸色苍白,那护体光罩,晃动的更加厉害了。



摔倒在地上的小白,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只是颤抖的四肢让它再也无法闪身前行,突然一道黑影从小白眼前闪过,速度很快,小白还没反应过来,那黑影已经到了鳄鱼怪的面前,只听咔嚓一声,林九的灵力再也支撑不了福禄伞,护体光罩碎了开来,但是那鳄鱼怪的嘴却没有咬下来,而是张着嘴一个翻身,仰面躺了下去。从断掉的前肢到那鳄鱼怪的胸口,一道长长的爪痕,从断肢的伤口划破到心脏,鲜血流了一地,而变成黑狼的张强,此时趴在地上也是一动不动,慢慢的变成人族模样。



林九赶忙走到张强身边,把他抱在怀里,此时张强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昏迷不醒的样子,让林九想起来了曾经怀里的师父和季秋海,林九一时慌了神,大声喊到“张强,你醒醒,你不能死,老子不允许你死,你说过要陪我去救菲菲,你醒醒啊。”



林九这半年跟张强朝夕相处在一起,早已结下深厚的友情,林九清楚张强这最后一击是用尽了气海的所有灵力打出的最后一击,他虽本元受伤,但是一直靠着养元丹恢复着身体,而且在三个月前灵力也修炼到了后期大圆满的境界,但是现在他根本不顾气海受损,彻底耗尽气海的灵力,而受伤的本元又无法维持已经没了灵力的气海,林九用灵力内视他的体内,此时那气海已经布满裂痕,随时有彻底碎裂的可能,即便是活了过来,此生怕也是结丹无望了。



张强慢慢的醒转过来,看见自己在林九的怀里,而林九已经是满脸的泪水,微微一笑说到“哭什么,秋海死的时候也没见你哭的这么伤心。”

林九转头用衣袖擦了双眼没有说话。



“我又不会死,没事的。”

林九激动的说到“你一修炼之人,没了气海跟凡人一样,生不如死。”

“嘿嘿,生不如死,也比看着我兄弟被这鳄鱼怪咬死了好。”张强慢慢的坐起来说到。



林九朝地上猛击一拳咬牙说到“走,我带你即刻回东境,给你找个好点的身体,帮你夺舍,我不能看着你沦落为一个凡人。”

张强抬头吃惊的看着林九说“这怎么行,万事有因必有果,今日你帮我夺舍他人身体,日后必有果报在你身上,这不行。再说了我是妖族,是黑狼族的血脉,你答应过我要助我成为狼王的,怎么能没了狼族的血脉。”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当狼王。”林九大声的骂到。

“那我不管,不能因为我再让你受了牵连。”



小白慢慢的走到张强面前,用小爪擦去嘴角的血污,传音说到“值得吗?为了救我。”



“为什么不值得,我从小就受尽了族人的冷落,若不是父亲庇佑我和弟弟都难以长大,后来到了人族境界,又总觉得自己体内是黑狼族的血脉,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结交下什么朋友,直到遇见小九和你,在被族人追杀时,你们救下了我,在这朝夕相处的半年里,我知道我再难以离开你们,你们拼命救我,那我无以为报只得用这残躯来回报你们。”



小白低着头眼角流下了泪水。林九看着眼前的张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白慢慢的起身走到鳄鱼怪尸体的腹部,那鳄鱼怪死后仰面朝上躺着,小白张嘴咬开了腹部的甲壳,从里面叼出来一颗鸡蛋大小的灰色内丹,散发着白色的寒光。



小白走到张强面前,看着张强,传音说到“张开嘴。”

“干嘛?你不是要让我直接吞了这鳄鱼的内丹吧?”张强惊讶的问到。



林九赶忙伸手拦着小白说“他身体现在已经这样,肯本承受不住这颗结丹中期内丹的力量,这内丹若是吞了进去,就只是丹火就能将他烧成灰烬。”



“丹火的问题我来解决,等下他吞了内丹之后,内丹会很快到达气海,到时丹火外泄,我会用灵力包裹着丹火,从他体内引到我的体内,这内丹没了本体灵力的支撑,丹火总有耗尽之时,到那时请主人用灵力进入张强体内,将这内丹击碎,会散发大量灵力,还请主人用灵力引导着散发出来的无主灵力,慢慢的运转到他周身经脉,再收回气海,来修复已经破损的气海。”小白给林九和张强传音说到。



林九听完喜上眉梢,高兴的问到“这方法你从哪学来的?”

“当年在通天峰,我听宋青仙长告诉掌门的,那时有个内门的弟子在比试时被震坏了气海,因为是门中一个长老的后代,掌门就去请教宋青仙长如何救治,宋青仙长就告诉了他这个法子,但是他们用的是人族元婴期修士的元婴,咱们现在没有元婴只能用内丹,不知道能不能行。”



“用元婴修士的元婴?”林九瞪大了眼睛吃惊的问到。

小白点了点头。



“这等食人元婴的行为且不是与那魔族无二?太师祖怎么教人如此歹毒的法子,一个修士苦修至元婴期是何等的艰辛,若不是有深仇大怨又何必至一个元婴期修士于死地,你可知用的是何人的元婴?”林九厉声的问到。



小白不知为何林九会生如此大的气,或许在它的思想里,弱肉强食本就是这样的。

小白张嘴把内丹吐在张强的手中,张强感觉到这内丹有一丝丝冰凉,看着手中的内丹,又看看小白和林九。



林九用手扶着张强的肩膀点了点头。

张强把手中的内丹吞到嘴里,一丝冰凉的感觉沿着喉咙一直到腹间气海,这内丹刚一到气海,就急速的旋转起来,散发着白色焰火四散开来,张强猛地感觉到腹间一阵疼痛,还没来得急哼出声,小白就上前一步吻在了张强的嘴上。



此前小白一直用神识监视着张强体内,在丹火出来的一瞬间,就用嘴巴堵住了张强的嘴,这样就能用自己的灵力,引导着那四散的丹火,沿着内丹进入体内的这条路线再流出体外,直接进到自己的嘴里,吞进肚里,再慢慢炼化。



林九惊讶的看着小白,他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把丹火取出体外的,但是当前的情形不容他多想,赶忙集中精神用灵识内视着张强的气海。



灰色的内丹飞快的旋转着,大量的丹火刚一散出来,就被小白用灵力包裹着吸走,随着丹火被吸走的越来越多,小白的身体开始慢慢的颤抖起来,它坚持的很痛苦,林九看着内丹上散出来的丹火开始慢慢变少,也在暗暗的替小白担心。



“主人,丹火就要散尽了,你且注意些,等下你就用灵力围在他气海周围,等丹火散尽,你稍微用力就能打碎内丹,到时灵力四散,你要控制好。”小白费力的传音说到。

“我会小心的”林九轻声说到。



十息之后,最后一丝丹火也被小白抽出体内,颤抖着身体倒在了张强的怀里,林九赶忙用灵力包裹着张强的气海,然后朝他的腹间气海位置轻轻的打出了一掌。



咔嚓一声,飞速旋转的内丹裂成粉末,散发出一股庞大的灵力,林九用灵识控制着自己的灵力,把这股庞大的灵力,包裹的死死,只是没想到单就用灵力包裹着无主的灵力就如此费劲,而自己体内的灵气更是飞速的消耗着,林九赶忙从腰间的储物袋里拿出两颗灵石,左手和右手一边一个,灵识引导着那灵力开始慢慢的从气海流出,进入张强体内的经脉。



整整半日才缓慢的运行一周,而重新回到气海的灵力,则安静的囤积在张强的气海,开始慢慢的修复那气海上的裂缝,“成了”林九轻轻一句之后就昏倒在地上。



“你醒了?”张强看着身旁醒来的林九笑着问到。

林九一看张强比自己还先醒了过来,赶忙起身问到“你觉得怎么样?”



张强笑着一伸手打出一道灵力,直接将十丈外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击倒,林九兴奋的用灵识查看了张强的修为,筑基中期。

“还好,还好,只是掉了些修为,日后还能修的回来。”



张强点了点头说“比我预想的要好多了,而且连受损的本元也都恢复了过来,这次真是多亏你和小白了。”



“都是自家兄弟,你跟我客气什么。”林九高兴的说到。

“林九,我张强欠你和小白一条命,他日你若是要,尽管取了去,我张强绝不皱一下眉头。”

“你说这些干嘛,小白呢?”



张强伸手一指旁边地上趴着熟睡的小白,盖着张强的外套。“它太累了,估计要睡上好一阵子呢,我醒来的时候,它已经把丹火炼化的七七八八了,累的一点力气都没了,而我又眼看着帮不上忙,我用灵识内视着它的体内,看着那白色的丹火被它的内丹彻底炼化完之后,就昏睡了过去。”



林九点了点头,起身从储物袋里拿出长剑,用灵力控制着把鳄鱼怪的尸体砍开,拿走了剩下的四肢,还有背部的一整块皮甲,放进了储物袋里,“这些东西都是炼器的好材料,回头有机会找个好一点的炼器师给炼制件合适的法器。”林九高兴的说着。



“丁家集市就有一个,回头咱们回去了,我带你去。”张强说到

“好,不过先得把鱼腥草给采了。”林九说着就朝那湖边的一片鱼腥草走去。

张强转身抱起还在熟睡的小白,跟着林九走了过去。



“还差一些个辅料,但是一般稍微大点的集市都会有,实在不行就去万货堂。”林九把地上能用的鱼腥草都收了起来,一些还不能用的幼苗也收起来了几棵。



“接下来去哪里?”张强问到

林九想了想说“即是到了这里,不如咱们去云天大陆的中土转转吧,反正到时还要往北去往冥界。”



“行,你说去哪就去哪,只是这荒古丛林和中土相连的地方比较凶险,以咱们三个的实力怕是有些困难。”

“怎么你怕了?”林九嘲讽的说到。



“怕?怎么可能。”

林九笑了笑祭出飞剑,一跃而上,张强抱着小白也跟了上去,飞剑打了一个转朝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飞了数日之后,林九也不敢让飞剑飞的太低,沉寂的荒古丛林,茂密的参天大树,让人心头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所以林九把飞剑控制在高空中,即使是落下去休息,也是小心翼翼的用灵识查看了周围没什么异常之后才会落下。恢复了灵力和灵识之后再赶紧御剑升空快速的飞走。



大半年后的一天,三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到达了荒古丛林西北侧的外围森林,虽然绕道西边走远了一些,但还是没敢直接穿过西侧的丛林深处,三人本来是想直接穿过西侧的丛林深处,但是刚一到边缘,就被一道强大的神识锁定,吓得林九急忙转头朝西侧的丛林外围飞去,还好那神识只是扫了三人一下,只是一直用神识监视着他们三个的动向,并没有追上来,但是那恐怖的灵压还是让林九双腿发抖。



从荒古丛林西北侧出来之后,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群山大山,林九和张强站在最外侧的一处高山上,看着远处山间弥漫的白色雾气,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青玉福禄伞一直在二人头顶,散发的光罩帮他们抵挡着天空中的大雨,从荒古丛林出来之后,这天就一直在下雨,已经下了十多天了,山中的小河水位暴涨,源源不断的流向荒古丛林,小白在张强的怀里已经睡了大半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