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顶级大佬的心尖宠莫宛溪贺煜城 > 第1862章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
医院一声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把慕清雅身上的碎玻璃渣给清理结束。

防止伤口感染医生帮慕清雅消毒包扎上了药,又开了打点滴的药水。

慕清雅被送进病房打点滴,季展白坐在轮椅上有些心不在焉,已经两个小时了,为什么小野那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按照车程推算,四十分钟小野安排的人就会到达南顿山庄啊。

他们看见江静瑶肯定会打电话汇报的,可是到现在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却是音讯全无,这是什么道理?

江静瑶出事了?

他心里想着,电话响了,小野打来的,季展白接通,“找到那个女人了吗?”

“没有,季总,我安排的人来来回回找了两遍没有找到江小姐。”

“这怎么可能?”季展白愕然,找不到人不会江静瑶这个恶毒的女人自己打的离开了吧?

“她会不会打车离开了?”

“应该不是,我的人在路边发现了血迹,顺着血迹在树林里发现了江小姐的手机和随身物品,在放置江小姐物品的地方,草丛凌乱,有大滩的鲜血。”

小野也急,当手下来回找了两遍都没有找到江静瑶的人后,他让人开始地毯上搜索。

这一搜索竟然发现马路边有血迹,汇报的人说顺着血迹进入树林后找到了江静瑶的手机和随身物品,在江静瑶的随身物品的地方发现了更多的血迹。

这个消息让小野非常震惊,又命令人四下搜寻,可是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江静瑶的人。不得以只有打电话汇报了。

季展白听小野说完腾的一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你的意思江静瑶出事了?”

“这个……应该……可能吧!”

小野那边吞吞吐吐的,季展白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只是转瞬他就抬步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吩咐阿臾,“马上去事发地!”

深夜的马路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人影,阿臾把车速拉到极致,汽车的轰鸣声在黑夜里穿得老远。

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季展白的车就停在了慕清池出事的地方。

小野安排了十来忠实的保镖在现场搜索,每人手里都拿着激光手电,黑夜被照得亮如白昼。

阿臾的车停下,小野迎上来,“这是江小姐的手机和随身物品。”

“发现血迹的地方在哪里?”季展白问。

“在树林里,马路中央也有血迹。”

“加大搜寻力道!一定要把江静瑶给我找出来!”

看着季展白严峻的脸色,小野点头,用对讲机吩咐保镖继续搜寻。

吩咐完毕他看着季展白叹口气,“季总,树林里……树林里有江小姐身上衣服撕下来的布料还有她的随身物品,这边出过不少案件,我觉得江小姐应该凶多吉少了,您还是想办法善后吧。”

“善后?”季展白凌厉的目光扫向小野,“谁说江静瑶就一定出事了?”

“我就是猜测……”

“猜测的事情没有根据,我要证据!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季展白下车,大步直奔树林。

季展白竟然都不伪装腿受伤,证明他现在心里不是一般的着急,小野看了一眼阿臾,摇摇头,两人快步跟了进去。

树林里的草丛已经被保镖踩得一团糟,季展白到发现手机和随身物品的地方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

地上是一片碾压的痕迹,到处都是血迹,草丛凌乱,草丛里还有一片衣角碎片。

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鲜红血迹季展白的心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沉了下去,江静瑶这个女人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了。

他半蹲在地上看了一下四周,好一会才站起来,“继续找,再安排一些人过来,进行地毯上搜索,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她!”

要是找不到人呢?小野本来想问的,可是看见季展白脸上的表情,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跟着季展白这些年,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季展白的脸色这样可怕过。

医院,季寅站在急救室的门口,脸色凝重。

他今天到南顿这边有事情,办完事情已经很晚了,当时司机劝说他留下过夜,他没有答应。

季寅庆幸自己没有留下过夜,不然江静瑶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当时看见江静瑶一身是伤的扑倒在车前,他和司机都吓不清,事情紧急,没有多余的考虑,季寅马上把昏迷的江静瑶抱上了车,吩咐司机加快赶往医院。

这一路上看着怀里双目紧闭一身是血的江静瑶,他心急如焚,完全没有时间考虑其他的事情。

现在静下来越想越觉得心惊,江静瑶衣服凌乱,浑身是伤,不用想也是经历了不好的事情。

是谁把她弄成这副样子的?

她不是跟着季展白在公司做生活秘书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南顿这样的荒郊野外?

江静瑶又不是傻子,肯定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跑到南顿去,难道是季展白让她去的南顿?

那到底是谁对她下的手?季寅心里想着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她怎么样了?没事吧?”季寅担心的问道。

“都是皮外伤,惊吓过度可能会昏睡一阵,没事,我已经给她打了安神的针,让她好好的睡一夜吧。”

“真的没事吗?”季寅还是不太放心。“我看她一身是血,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

“她身上的血应该是别人的,她自己身上擦伤比较严重,对了,还有一些烫伤。我已经上药了,不会有事情的。”

“烫伤?怎么会有烫伤?”季寅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我也不知道,她的烫伤比较严重,看起来是茶水之类的烫伤,都已经破皮了,而且面积挺大的。”

医生摇摇头,“被烫伤时候就应该及时来医院就诊,她竟然没有来医院,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留下伤疤可怎么得了?”

季寅没有说话,医生的话震惊了他。

江静瑶不是普通人,也不是智障,烫伤了为什么不来医院治疗而是要自己扛着?

她身上有伤不敢来医院,又深更半夜的出现在南顿那种荒郊野外,肯定是身不由己。

她是被逼的,而逼她的人只有季展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