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污染全世界开始进化 > 114 宿命烙印,“策”与“世界”
  情感、记忆、思维、判断、联想、幻想……

  仙后座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双手拉着,前往某个地方。

  手是谁的,她不知道,将要前往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她只能跟随着一起前进。唯一能清晰感受到的就是,她那份愿望,变得愈发强烈了。

  等她彻底清醒过来时,再向四周看去时。她震惊了,迷茫了。

  因为,她重新回来了,并没有在宿命的制裁下解体湮灭。

  相较于之前,唯一变化的,只有原本最为封闭的有限世界,仙界树,如今已千疮百孔了。

  安娴呆呆地看着她,

  “为何……”

  仙后座也不明所以,神情茫然,

  “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安娴说,

  “我只看到你在湮灭的边缘时,忽然黄昏色降临,然后,你就回来了。”

  “黄昏色……”仙后座怔怔地说,“原来,有限世界的黄昏,早就降临了吗?”

  安娴神情复杂。到这个地步,她实在难以再对这位旧友发难了,

  “也许是的。唉……仙界之颓势,已无可挽回了。”

  说完,她失落地离开了。

  “安娴!”仙后座叫住她。

  安娴没转身,只是问:

  “还有什么事?”

  “你依旧是最热爱仙界的那个人。”

  “哼,不用你多说。”

  说完,安娴闪身离开。同时,传达自己的意志给其他几位天仙至尊。仙界千疮百孔已成定局,接下来就得做更多准备,以应对后续了。

  飞升者人群里,乔巡重新回到蓝珺身边。

  蓝珺正惊喜,忽然瞧见他面色苍白,神情虚弱,手指更是不停地颤抖。刚一到她身边,便脚步不稳,撑着她的肩膀,差点跌倒在地。

  蓝珺惶恐而紧张,

  “你怎么了?”

  乔巡摇摇头,

  “只是有些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他目光低沉。心想,宿命啊……果然是压在每个人头上的大山。这次……鲁莽了。

  越是想着,他的精神越是疲惫,意识逐渐陷入混沌。他的感官,渐渐地要同真实世界告别。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无法在维持他跟蓝珺的伪装。

  两人的伪装刚一解除,立马就迎来了众多目光。

  飞升者群体里的常言和江悠乐,发现了他们。天门一侧的仙后座发现了他们。始终在外围,并没有参与进来的吕仙仪发现了他们。

  他们的存在,如同聚光灯下的表演者,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吕仙仪以为自己在做梦。她不顾一切,什么话都没说,以最快的速度,降落在蓝珺和乔巡面前。

  此刻的乔巡,已经失去意识,陷入了昏迷。

  蓝珺紧紧抱着他,划下结界,不让任何人靠近。

  吕仙仪小心翼翼地靠近,眼中只有乔巡。在触碰到蓝珺的结界后,立马遭到了攻击。

  蓝珺愤怒地说:

  “不准靠近!”

  吕仙仪看着蓝珺的神情,莫名地有些委屈。她第一次显得很没有自信。她不认识这个姑娘,不知道这个姑娘跟乔巡的关系。她只能小声说:

  “我跟他是……”

  是什么?

  她在心里问自己一遍,然后咬着牙说:

  “我跟他以前是恋人!”

  她非要这么坚定地说出来。

  蓝珺仍旧不肯让她靠近分毫。在蓝珺的眼里,此刻失去意识的乔巡,是她的一切,是她最珍贵的一切。对她而言,此刻任何靠近的人,都可能会对乔巡造成伤害。她再一次凶狠地强调,

  “不许靠近!”

  吕仙仪心里有些慌张。她发现,一切都跟她想的不一样。她曾经所期待的两人的相逢,跟现在全然不同。

  但不论如何,她都要知道,乔巡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不由分说,强闯结界。

  蓝珺没有任何客气,以最狠的招式,攻击吕仙仪。在她眼里,吕仙仪就是敌人,就是可能对乔巡造成伤害的敌人。

  这时候,陆衣禤及时出现,抵挡了蓝珺的攻击。

  她是局外人,不受情感的干扰,很冷静。她看向吕仙仪,

  “妙妙,你认识他?”

  吕仙仪点头,语气低沉地说,

  “他就是之前跟你说的那个人。”

  陆衣禤神情严肃地看向结界内的两人。她对蓝珺说,

  “小姑娘,你冷静一点。”

  蓝珺警惕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陆衣禤感受了一下乔巡的气息,说:

  “他现在受伤很重,需要及时处置,不然可能有危险。”

  蓝珺紧紧抱着乔巡,一言不发。

  陆衣禤呼出口气,

  “既然如此,希望你事后不要怪我鲁莽。”

  说着,就要强破结界。

  “慢着!”

  仙后座从另一边降临。她看着陆衣禤,

  “天狩殿下,这里交给我就是了,不牢你费心。”

  陆衣禤不服气,里面受伤的人可是自己亲爱的小辈的心上人,凭什么交给你?

  “你?你跟他们有关系吗,你?”

  仙后座看向蓝珺,温柔地说:

  “珺珺,别害怕,我在这里,没有人能伤害你们。”

  蓝珺像是找到了依靠,急急慌慌地说:

  “月冬姐,你快救一救师叔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好像受伤很严重!”

  仙后座很清楚,乔巡受伤,是因为自己。

  他的伤,都是跟宿命对抗所留下的“存在性伤痕”。相当于宿命在他的存在性中打入了伤痕烙印。绝对不是一般手段能够治愈的。

  仙后座安抚道,

  “别害怕,我会保护你们的。”

  说着,她看向陆衣禤,

  “现在知道我跟他们什么关系了吧。”

  陆衣禤看了一眼在旁边神伤的吕仙仪,硬着头皮说:

  “哪有能怎样?我们家妙妙,跟他以前还是恋人呢!”

  蓝珺这才反应过来。她站起来,拦在前面说:

  “那是以前,现在是我!”

  说出这话时,她自己都有些没底气。因为乔巡可从来没这么说过。但这种时候,必须要强硬地宣示主权!

  陆衣禤更没底气了,看着吕仙仪,

  “妙妙……”

  吕仙仪从恍然失措中逐渐清醒过来,她眼中挂着悲伤,语气却柔和地说:

  “既然如此,希望你们能照顾好他。”

  说完,转身离开了。

  陆衣禤有些憋屈,没法给自己的后辈出气。不管是从实力,还是从身份上,自己这边都败了!

  她也顾不上这边了,先安慰好吕仙仪再说。

  江悠乐和常言相继赶来。

  常言惊措地问:

  “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蓝珺摇头伤心地说:

  “我也不知道。”

  江悠乐神情却比较复杂。他当然还记得乔巡,正是乔巡让他变成群星的。不过,在他的认知里,这倒也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他轻声说:

  “他是恶魔。被宿命所伤的话……一般来说,我们是没有办法的,只能靠他自己。”

  仙后座问:

  “你认识他?”

  江悠乐望起头,怅然地说:

  “我成为群星,也要拜他所赐啊。”

  蓝珺听了江悠乐的话,更加着急了,

  “月冬姐,怎么办啊?”

  仙后座也拿不出什么办法来。她正措辞想安慰一下蓝珺时。一道天光陡然坠落下来。

  看到来者后,仙后座和江悠乐都非常震惊,

  “策?”

  策……一个身披红白相间的祭祀服的长发女人。她有着白皙的皮肤,幽黑的双眼,以及高大但清瘦的身材。她的举止,如同丈量好的,每个动作都恰到好处。这完美的动作,也让她全身上下都充斥着“假”的感觉。

  不过,她的的确确真实地站在众人面前。

  她看着仙后座,

  “我不是策,我只是借用了‘策’之名。”

  “你是谁?”

  “策”回答,

  “世界。”

  说完,她走向乔巡。

  蓝珺拦在她面前,

  “你要做什么?”

  “策”微微一笑,

  “他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伴侣。不然,他干枯的灵魂,实在太过乏味与苍白了。你比任何人都要有热爱他的勇气,也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让他为你付出。希望这次过后,你仍旧会毫不顾忌地热爱他。我由衷地希望,你们会是彼此的信仰。”

  说完,她的身形穿过了蓝珺。来到乔巡面前。

  蓝珺神情恍然。她回过头,不解地问:

  “你要做什么?”

  她感觉,这个陌生人也许不是来伤害他的。

  “策”说:

  “你们都无法帮助他。他为他的赤诚与信义,付出了难过的承诺。我要带走他。不过,请放心,我会治好他的。”

  她的话,充满了说服力。

  “策”轻抚乔巡苍白的脸颊,说:

  “实在是太鲁莽了。不过,这大概也是众人信诺于你的缘由吧。”

  她将乔巡抱起来。在她高大清瘦的身材衬托下,乔巡躺在她的怀里并不违和。

  她再看向众人,尤其是看着仙后座,

  “能让他感到高兴的事不多,你在生命的终点,仍旧记得许给他的承诺,便算是一件了。所以,他才会不顾自己,将你救下来。希望你能继续寻找群星的归途。”

  说完,她怀抱着乔巡,迈出一步,消失在原地。

  蓝珺怅然若失地望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

  “我只能相信她了吗?”

  仙后座一言不发。她意识到,那个借“策”之名的存在,好似无所不知。在其面前,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隐藏。

  江悠乐恍惚地问,

  “她是谁?”

  他第一次有这种完全无法理解,却又十分信服的感觉。

  仙后座说:

  “上一次给我这种感觉的存在,是神话历破碎,我面对第三座有限世界,‘塔’的时候。但,她给我的感觉,要比‘塔’更加遥远,更加……亲切。”

  “她说她叫‘世界’。这是否意味着,她可能是第二座有限世界,甚至是第一座呢?”江悠乐猜测。

  仙后座说,

  “如果真的是那样。也许,这有限世界的黄昏,可就要比我们所预想得更加庞大了。但不管怎样,我们的步伐始终如一,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话,就不要在中途易辙了。”

  江悠乐点头,然后他皱眉,

  “发生了这种事情,至真上圣终归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他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守护好那尊起源生命。但现如今,他无论如何也守护不住了。”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至真上圣是怎样一个存在。”江悠乐说,“他出现的时候,是一道概念。那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完全理解,就仙纹崩溃,跌入复苏之途了。”

  “可以确定一件事,他是‘塔’的安排。”

  “‘塔’……‘世界’……”江悠乐忧心忡忡,“我们真的能对付得了这些有限世界的化身吗?”

  仙后座想了想,问:

  “我之前即将解体湮灭的时候,你看到黄昏色了吗?”

  “有看到,不过很短暂,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江悠乐说完,又问:“那有什么特殊的吗?”

  “那也许就是有限世界的黄昏,早已降临的证明。只不过,我们从来都没发现。”仙后座说到这里,便没有再多说了。她心中想得更多……他在救我的时候,显露出了短暂的黄昏色,这是否说明……

  他就是有限世界的黄昏?

  这个想法,刚在她脑中停留片刻。她便立马打住了。

  不能够做这种无根据的猜测。很容易影响对事物的判断。

  仙后座缓了口气,对蓝珺说,

  “珺珺,我们只能相信她了。走川——”

  “他叫乔巡!”蓝珺立马驳正。

  仙后座点头,

  “乔巡所受的伤,是宿命烙印。我们无法处置。”

  蓝珺低落地说,

  “我还是太弱小了……什么都帮不上忙。”

  这句话……仙后座不知道怎么回应。要说来的,他们都很弱小,面对宿命,毫无招架之力。

  仙后座呼出口气,牵起蓝珺的手,

  “没关系的,我会陪着你,等他归来。”

  蓝珺茫然地看着仙后座,

  “你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月冬姐吗?”

  仙后座微微一笑,

  “当然是。”

  “可你,到底是谁?”

  仙后座回答,

  “我曾是高高在上的玉皇至尊,现在是流浪的群星,亦是人间的蓝月冬。”

  她没有对蓝珺保留。这时候,信任与敞开胸怀,是最好的安慰。

  “玉皇……”蓝珺说,“师叔跟我讲过你的事情。他说,锁星台和登仙台,都是你的时代所遗留的辉煌。”

  仙后座笑了笑。

  蓝珺接着有些歉意地说,

  “不过很抱歉,我跟师叔把锁星台弄坏了。”

  这话,直接让仙后座愣住了。她恍然大悟,

  “原来是你们啊。”

  “对不起……”

  “不,我反而要感谢你们。”仙后座温柔地说:“这下子,我亏欠你们更多了。”

  蓝珺神伤地说,

  “都是师叔出的力……我只是打打杂而已。”

  “我相信乔巡选中你,是因为你有绝对不可取代的理由。”仙后座安抚道,“还有,带他离开的那个女人,不也说了吗,你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让他为你付出。你也说了,你是他现在的恋人。”

  蓝珺遥望远方,幽幽地说:

  “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

  “也许是两情相悦。”

  “可他会回来吗?”

  仙后座说:

  “会回来的。”

  她不知道缘由,只是觉得像乔巡那样的人,不会就此沉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