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2章
这种天天都喜庆的跟过年似的日子没过多久,王也就觉着不对味了。

主要是这天天早起拉开帘子前,下意识的就扎开马步气沉丹田,准备糊对面一脸。

结果一拉开,对面突然没了目标,这一口气憋在嘴里又生生咽回去的感觉,可噎得慌。

王也自个别扭了几天,总觉着哪哪都不对劲,但是打死他都不承认他是觉着少了天天干架的对手不舒坦了,特别这个人还是沈勿言。

王家三少爷蹲在那纠结了半天,决定还是得去打探一下自己人生劲敌的情况,美其名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于是在王老爷子微妙的目光下快要炸毛的王也,终于知道自己死对头改行入道去了。

王也晕晕乎乎的走到楼梯口,忽然琢麽出味来:入道?算命的?那不神棍嘛。

然后当场笑抽在了地上,差点一个跟头从楼梯上栽下去。

报应啊!哈哈哈哈哈!让你横,试问苍天饶过谁啊!哈哈哈哈!

现在笑到抽筋的王也小公子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立了一个多大的FLAG。

他以后不光是个神棍,还得出家。

都是报应。

不管以后怎么样,反正现在的王也是挺开心。

知道自己死对头不是回不来,只是跑去当半仙了。反正虽然他死不承认,但是知道沈勿言还会回来他还是很开心的。

这边又嘚瑟起来的王小爷暂且不论。我们先来看看咱们“闭嘴”同志是怎么被拐沟里去的。

话说那天下午,本来正打的鸡飞狗跳的两人,被正好路过的王家大哥看见了。于是王家大哥温柔的把沈勿言送到一边,扭过头反手对着王也后脑勺就糊了一巴掌。

然后沈勿言就看见自己的对手恍恍惚惚的被揪回家写作业去了。

一时间感觉有些萧瑟。

无所事事的沈勿言就开始没事找事。她知道自个跟正常人有点不一样——至少王也就看不见巷子口前面那颗老槐树上天天蹲着一个贼爱喝豆汁儿的小姐姐。

每次捉迷藏,就算王也蹲水缸里都能被沈勿言第一个找到的原因,就是那个小姐姐喝了她请的豆汁儿,只要王也一动弹,小姐姐就在后面跟着瞅。

所以不管王也藏在哪,只要还在这一片,那都跟自带“人”工导航似的。一逮一个准,弄得王也一度怀疑人生,从此坚信自己跟沈闭嘴绝对八字不合。

沈勿言也是特别心大,根本没当回事,但也很聪明的谁也没说。反倒是觉着这些别人看不到的朋友都特别逗乐。所以没事的时候她就喜欢跟这些“人”侃大山。日子过得也是自在。

所以柳城柳老爷子,也就是沈勿言她师傅,赶巧晃悠到这一地界见老友的时候,就看到沈勿言靠着一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嘴,愣是把河边那个好大年纪的柳树精给忽悠的,乖乖给她送了小半个月的糖葫芦。

柳老爷子乐的呀,牙花子都出来了,拍着腿连呼:天纵奇才!后继有人了啊!

于是笑的跟朵老菊花似的,挤出一脸褶子。搓着手拦住了沈勿言。

“小姑凉啊,我看你骨骼清奇,是块入道的好苗子,要……”

老爷子没说完就被沈勿言打断了。沈勿言张嘴就是一句:“哦,管饭吗?”

老爷子被噎了一下。这发展不对啊,他都做好被当成人贩子怼一顿的觉悟了。这话都没说完呢,怎么就连管饭的问题都说出来了。

真当她傻啊,虽然说没正经练过玄学道法,但是得益于她天生就开的天眼。这寻常人跟修过术法的人,身边萦绕的气可不要差别太大。在她眼里,那些自认为大隐隐于市,装逼装的可开心的修炼之人,个个都跟灯泡似的。眼前这位更是活像个几千瓦的探照灯,明晃晃的在那杵着,想看不见都难。

沈勿言自幼长在北京城,此地又是龙脉所在,接触的山精鬼怪虽然不多,但是也多数不凡。不然在这卧虎藏龙的京城里也待不下去。

所以她其实从这些奇奇怪怪的朋友嘴里知道不少相关的事。知道天眼难得,言灵师在玄学一道上地位的特殊,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天生天眼半开,随着功德的增长,慢慢修炼,开出来完整的天眼。所以像她这种先天就天眼全开的实在凤毛麟角。

因此柳老爷子一时也看走了眼,以为没有入道的沈勿言看不见“气”。

所以像她这样的万一被道上的言灵师看到了,是万万没有放过的道理的。

更何况一边的柳树精早就咋呼开了,火烧屁股一样指着柳老乱蹦,对沈勿言吼:“我滴个乖乖!言灵师啊!这老头是言灵师啊!小言你咋还不赶紧跑?!这老头肯定要逮你回去做徒弟诶!”

沈勿言被吵吵的恨不得一巴掌糊上去,根本不理他。

她其实很聪明,称得上一句天资绝伦。可惜生了七窍玲珑心,却懒得动脑子。不戳到身上都懒得挪一下。

知道自己与常人不同,所以早就做好了有这一天的准备。只是贪恋人间浮华,舍不得家里的脉脉温情,总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真到了这个时候,除了有点果然如此的无奈,倒也没什么不甘。

能力是老天爷给的,她因为这个认识了这么多有趣的朋友,有了别人求之不得天分。那必然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相比较那些天煞孤星之类的凶煞命格。她这种只是命中漂泊无根,游离两界之间的代价实在是算得上仁慈。

怎么也是修为深厚的老前辈,柳老爷子很快回过神来,看看自家小徒弟旁边急的满地打转的老柳树,也反应过来这小娃娃怕是比他想象的还要能耐。

枉他活着这么大岁数,竟然看走了眼。既然是心中有数,那也就无需多言。

柳老爷子摸摸自己的胡子,有点心疼这小娃娃这么小就把事情看得通透,不知是好是坏。

当柳老爷子联系了在京城中颇有脸面的老友作证,来到沈家提出要带沈勿言出门修行之时,沈家的人都很沉默。

虽然沈家是书香世家,并非修道之人。但是到了一定地位的家族,尤其是这种老牌的书香门第,其实多多少少是能接触到这些不可明说之事的。不然沈勿言出生之时,也不会请到能人前来算命。

自己家养大的孩子,再聪明也瞒不过家里人。再加上沈勿言不知有意无意的在家人面前露出些端倪,其实大家都是心里有数。

沈家女眷们抱着沈勿言千叮咛万嘱咐,忙里忙外的打包行李,恨不得连家都搬过去,生怕孩子在外受委屈。

但是想想修行哪有不受苦的,勿言又是个女娃娃,沈妈妈和沈老夫人等对勿言疼爱有加的女眷又忍不住偷偷抹了眼泪。

沈家的男人心中不舍,却不好去掺和女眷的事,只能拉着柳老爷子明里暗里的嘱托多多照应。

柳老爷子感慨于沈家对自个小徒弟的情谊,又庆幸她当真受上天眷顾,因为像他们这种人,多数亲缘寡淡,沈勿言是个有福气的。

再怎么不舍,总得有离别的一刻。

告别依依不舍,送了又送的家人,一直表现的没心没肺特别心大的女娃娃,在转头之时终于憋不住掉了金豆豆。

也不像别的小孩子那样嚎啕大哭,就是憋着嘴倔着不出声的自己掉眼泪。

看的柳老爷子一阵心疼这孩子太早熟,正想跟沈勿言说实话呢,却恰巧途中路过学校,沈勿言扭头看见了,赶紧让司机停了一会,柳城老爷子往外一瞅,就看到学校门口都是放了学,跟出了笼子的小鸟似的小娃娃们。

见自家小徒弟盯着一个小小年纪就能看出未来长得必然很周正的臭小子。仔细一想,大概就明白这怕是她的那个小竹马。

柳老暗搓搓的透着玻璃往外瞅:嗯,小家伙天仓饱满,眉陵骨凸起且眉头开阔。属大富大贵之相。双目黑白分明,晶莹透亮,鼻梁挺直一派正气。就面相来说,这小家伙如不出意外,未来必定是个人物。

看样子自家小徒弟看人的眼光不错。

柳老摸着那寸把长的胡子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刚想收回眼光时,余光突然瞥见了什么。猛地一扭头死死地盯住跟兄弟勾肩搭背出了校门的王也。

沈勿言正在纠结要不要下车跟王也说实话呢,就猛地被柳老爷子从车窗前面扯到了一边。

看着柳老盯着王也突然瞪得溜圆,恨不得粘在他身上的眼睛。沈勿言心里那叫个怕怕的。

怎么了这是,这不会是看上那小子了吧。

不至于啊,沈勿言虽然还不懂修炼的门道,但是不管是听那些“朋友”说的,还是偶尔看到的。都证明自己身上的气跟一般的修士好像有点不同。到现在也就在柳老身上能感觉到熟悉的,仿佛是同源的感应。

王也虽然周身的气好像是跟普通人有那么点不同,是让人很舒服的那种。但是好像并非山神说的那种跟自己一样的气。

倒像是那些说是有好运气的人才有的祥瑞之气。

难道柳老头看出什么其他的来了?

想到自己还没有接触过的更加玄乎的命格这一门。心里突然就有点不放心。

而柳老爷子一瞬的失态之后,突然又好像啥事都没发生一样,慢慢悠悠的坐回座位上。

沈勿言紧张兮兮的瞪着眼睛看他,满脸写的都是“所以你看出个啥来了?”

柳老看着沈勿言叹了口气:“哎……”。

然后回头理理弄乱的袖子。

沈勿言:“……”。

刚提起来的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噎在那。

柳老又扭头看着她,吸了一口气张张嘴。

沈勿言:“!!!”

“emmmmmm……算了。”

扭头回去端着个老掉牙的茶杯咂么了一口茶。

沈勿言:“……”

沈勿言那个气啊。看着老爷子老神在在的样,揪着柳老的对襟马褂就可劲的晃。

“嘿!不带这么把人吊着就没下文了的呀。你到底从那小子身上看见啥了?”

柳老摸着胡子笑的那叫个意味深长啊。晃着脑袋在那:“不可说,不可说。”

柳老爷子:“啧啧,年轻人,得沉住气。”

沈勿言:“……”尊师重道这个传统美德以后差不多可以就馒头吃了。

你憋得意,等我准备一下,我把你胡子给剃了着。

出门上路的第一天,沈勿言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的写:我今天认了个师傅,见第一面我就跟他跑了,结果发现可能是个傻得。完犊子喽。

作者有话要说:

柳老爷子:“嗯?!!” “嗯——” “嗯~~~”

沈勿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