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3章
好不容易消停下来,沈勿言就又想起来自己出门的事了。按家里的说法,就是统一对外宣称把她送到国外读书去了。至于为什么小小年纪的就送那么远的地方读书?就当是要从小锻炼适应能力。

而王也一会接到的消息估计就这么回事,但是沈勿言总觉着这临走连最后一面都不见,不吭不响的连招呼都不打有点对不起这么多年打出来的交情。

但是回头一想,王也知道她不在了指不定多高兴呢。说不定半夜都能笑醒。她凭啥要跟他说,搞得跟多在乎他似的。

出于一个小学生的尊严,沈勿言觉着这事一定要端住。

然后就在车里嘀嘀咕咕磨磨唧唧的拿不定主意。旁边的柳老对着车玻璃费了老大劲才捋顺自己被弄乱的胡子。全然不知自己这宝贝胡子已经被旁边的熊孩子给惦记上了。

扭头看看自家小徒弟的脸跟唱戏似的,一会变一个表情。心里乐的跟什么一样。无限感慨现在的小娃娃真是有意思,出个门整的跟生离死别似的。这想回去等抽个空当不就回去了吗?

柳老刚嘀咕完身子就是一僵,心里一咯噔:坏事!把这茬给忘了。

原来言灵师本就无门无派,全国上下就找不出几个人,每个人的修行路数也都各不相同。更何况这一脉对天资极其挑剔。收徒那更是全靠运气的事。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规矩不规矩的。

言灵师个个都是随心所欲不走寻常路的奇人。其他的各门各派对他们的观感那是相当复杂。但是总结下来就一句话:这群人,病的不轻,还不吃药,送去抢救,氧气管都给你拔了。

所以柳老说的要真是想家,只要不是正牵扯在什么纠葛里,那回去可不就是一句话的事。但是沈勿言不知道啊,她就算比同龄人早慧,那也毕竟就是个半大的娃娃。京城里的各路神仙,就算因为她未来可能是两界间的引路人这一身份对她颇为照顾,闲来无事就爱给她讲些稀奇古怪的事,那也不是什么都能讲到,毕竟又不是她师傅。

而她的师傅呢,又是个满肚子坏水,恶趣味爆棚的老头。跟沈家大人提了这事之后,就故意没给她说,就想看看沈勿言这个刚见面就摆他一道的小徒弟,离开家时哭的稀里哗啦的样。然后哭是哭了,但是那倔着脾气就不哭出声的样子可真叫人不是滋味。柳老看着可心疼坏了,在心里抽自己一巴掌,让你使坏,看看造的孽。

然后抓耳挠腮得刚想认个错哄哄孩子,就被看见王也这事耽搁了,这一通闹腾下来,竟然才叫他想起来还有这茬!

柳老心里那个尴尬啊,心虚的搓搓手对着沈勿言说:“那个,小言子啊,之前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哈,就是咱们这一脉吧,跟人家名门大派不一样。那些个大宗门大家族,死要面子活受罪,乱七八糟的规矩都能写本书出来。咱们就很亲民了,规矩都是自由编辑的,随删随改啊。所以咱们除了跟着过桥铃走,陷在哪个事里脱不开身,那都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咱这职业现代有个特时髦的词叫啥,叫自由从业者!怎么样,是不是对未来特别憧憬,职业热情瞬间就熊熊燃烧了?”

沈勿言:“……”

合着我在这矫情半天您就在旁边看热闹的是吧。还职业热情,我现在就撂挑子不干信不信。

柳老被沈勿言森森的怨念熏得一阵心虚。脑子转的飞快,一拍大腿想着一件事,赶紧跟献宝一样噼里啪啦的对着沈勿言全说了。为了营造一种神神叨叨的气氛来烘托事情的重要性,还特意压低了嗓子。无视沈勿言看猴一样的眼神,凑到她耳朵旁边跟她比划。

柳老指指窗户外面,还特意飞过去一个小眼神。强调就是刚刚过去的王也。然后小声的说:“我打眼一看,就知道刚才那小子不是一般人。”

“诶你别不信,老头子我别的本事没有,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就看人的本事不带吹的!寻常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个什么命。自出师以来,从来没看岔眼过。”

“刚才那小子是你发小吧,哎,那小子别看现在还啥都不是,等过个几年,那绝对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小丫头你可别不服气,你看不出来是因为你还没有过桥铃,这过桥铃是挂在奈何桥上引路用的,咱们这一脉,就是阴阳两界的桥,光通明路不行,这阴间的东西也得看着。那小子身上有那边的人留的引子。”

“哎哎你别紧张,这可不是坏事,那小子身上的功德金光亮的都要闪瞎人眼了,等回来你寻着了自个的过桥铃,点了那断路灯,那你这天眼才算是彻底开全了。到时候你自然就能看到人身上除了气,还有直通未来命运的各种征兆。这东西也只有咱们这一脉能摸进门,其他的路数,修为再高也甭想像咱们这样轻易的就看个全乎。”

“所以我说那小子是个有福气的,有能人看中他了,隔了界都想收他当徒弟,看那手法,估计还是过了咱们同行的手下的引。而且他自己身上有那么多的功德金光,头顶还有清正瑞气翻腾。这可不是一个小娃娃做做好事就有的,那是出生就带的东西,显然这孩子必定是被选来做大事的。这一身老天爷赏的天资,必定不会留在普通人里埋没了。而只要是进了咱们这一路,跑再远又能远到哪去,你们以后有的见呢。”

沈勿言听了这突突突的一大堆,别的没记住,就记住以后还得跟王也天天打交道了。一想到之后还有的闹腾,就觉着一脑门子汗。

这还看个屁,说个啥呀,人正高兴呢,我颠颠跑过去跟他讲:“你在此处不要走动,老子隔两天就回来给你带橘子”他不得立马撸袖子糊她一脸。

想到刚才自己在那磨磨唧唧的矫情劲,全让人看了笑话,就恨不得一头磕玻璃上。顶着一头艹,挥着手催前面的司机师傅赶紧麻溜走。

不提这边闹了个笑话的沈勿言。

就话说自从知道这事,王也很是过了一段时间的兴奋期,后来想自个发小想的难受,忍不住又拉下脸去打听得消息,这打听到的消息虽然的确是沈家看在那么多年邻居,俩人又是青梅竹马的交情上,偷偷露给王家的。但是肯定也只是皮毛。所以王也当真是以为沈勿言就算能回来,那也是好久之后。于是就出现了跟沈勿言一开始一模一样的笑话:都想太多。

于是这就造成了王小少爷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悲剧人生:沈家知道内情,所以没啥反应。京城的朋友就以为她是在外留学,这逢年过节回家不很正常。

但是这对王也来说就是一个很不正常的问题:为什么小爷我又双叒叕特么见着沈勿言了?!!

这年头神棍都这么闲的吗?不是说好要出去坑蒙拐骗了吗?

我都做好十几二十年不见的心理建设,连下次见面的煽情演讲稿都打好了,结果你特么隔了十几二十天就回来晃一圈?

王也在心里掀了百八十张桌子。

所以最初王也以为沈勿言可能得十几年都回不来,还躲在床脚玻璃心抹眼泪,一抬头却看见一张贴在他家窗户上当窗花的大脸的时候——

王也:“……”

很多年以后,王也都忘不掉当时沈勿言贴在窗户上的那张脸。

以及那张跟鬼故事一样的脸上,因为憋笑、嘲讽、兴奋、蠢蠢欲动、幸灾乐祸、吃瓜看戏等极其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从而形成的一种极其鬼畜的扭曲表情。

那张因为太过激动,而被玻璃挤压到变形的脸,一度成为王也的童年阴影。

受害人王也每每想起都会哽咽的不能自已。

其实那天是沈勿言因为刚入道,学了以前从没见过的神奇本事,表现欲爆棚,特别想找人显摆刚学会的御风术,所以没练熟就不辞劳苦的大老远特意坐飞机跑去找王也,到了楼下,本想飞到他窗户前面飘着,跟自己得道成仙了似的。结果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整个糊在了玻璃上。

本来她都做好被王也嘲笑一辈子的准备了。结果就看到了王也一生都无法抹去的黑历史:那小子因为想她,躲床脚偷偷抹眼泪呢!挖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的沈勿言就很感慨:命运这玩意,有时候贼鸡儿刺激。

沈勿言显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乐趣。

从此每次回来,沈勿言就再也没有以正常的方式出现在王也面前过:早上拉开窗帘,迎面一张变形的大脸。

傍晚放学拉开车门,从座位下面伸出来一张大脸。

中午小学发面包加餐,抬头就看见一堆食堂大妈里夹着一张熟悉的大脸。并且周围没有一个人对如此鬼畜的画面感到惊恐。

……

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之痛的王也忍了一下……没忍住。哭得活像个两百多斤的胖子。

但是在这种宛如惊悚片的高压环境下,王也对人生的感悟突飞猛进。

第一次见到那张大脸,王也直接倒地抽搐。

第二次见到那张大脸,王也哭出了猪叫声。

第三次见到那张大脸,王也憋着一包眼泪,拖着榔头追了沈勿言整整两个街区。

在这之后,王也已经可以端着他心爱的茶杯,心如止水的坐在巷子口跟几个大爷一道听佛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沈勿言: 人生如戏,贼鸡儿刺激!

王也: 好的,随便,没关系。等老子上了武当山的。

这章的道长忒别惨啊哈哈哈哈,我这满满的恶趣味啊,今儿可算舒坦了。看动画的时候就想这么干了,让你成天睡不醒,这回刺不刺激,开不开心?趁现在还小,赶紧欺负几回,等王小少爷上了武当山成了王道长……啧啧。

酝酿一下,下章估计要写闭嘴同志正式成“半仙”的事了。我得好好想想怎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尽量编的跟真的似的【正经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