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4章
沈勿言了了一桩心事之后,便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种吊儿郎当的欠样。瘫在座位上一脸放空。柳老实在看不下去,便把她揪起来,准备正好趁着行路的空当给她从头开始上课。

沈勿言本来还软塌塌的坐着,但是看着老不正经的师父突然严肃的样子,不自觉的便板正了身体。

柳老看沈勿言上了心,满意的摸了摸胡子,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从他们这一脉的源头讲起:话说古时候啊,这人也好,鬼也好,哪怕是神仙,都是处在一个世界里的。虽然大家大致都有自己的地界,但这界限的划分其实特别模糊。所以一些本分的妖鬼还好,闲着没事也不会跑去惹事,但是一些不怎么本分的,或者哪天喝大了走岔了道的精怪,就会跑的人类的地盘惹出事端。于是这老百姓就怕呀,毕竟人这物种天生就没法跟那些自带神通的神神鬼鬼比。一旦闹将起来,这倒霉的还不都是老百姓。

尤其是万一运气不好,跑进来一个穷凶极恶的魔种,那灭村屠城的事可不是开玩笑的。老百姓没法好好过日子,天天担惊受怕,人心惶惶。那些坐在高位上的人也别想睡好觉。毕竟他们吃的用的,还不都是靠老百姓去供着。现在老百姓被吓破了胆,天天闭门不出,这一下没了收入,那些享受惯了的官老爷们可不就急眼了。

所以这事必须得管。

可怎么管,那些东西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刀枪棍棒就能解决的。

于是那些会收鬼捉妖,驱妖镇魔的奇人异士便派上了用场。上头发了话,还是官家砸钱供着,一时间,这些人那叫个风光无限。还有了尊称,叫“方术之士”。就算在皇城,哪怕是皇帝见着本事大的方士,那都得千请万请的把人请回来供着,碰上事了来请人帮忙,都得客客气气的喊一句“国师”。

但是古人有言“物极必反”,这大兴方士的确是起了极大地成效,最显著的就是祸乱人间的妖魔鬼怪明显的销声匿迹了。但这些掌握了道法术势,有驱魔镇邪之能的方士在百姓们的心中的形象高大过了头,甚至有的都被尊崇为“活神仙”。

讲到这,就能看出些端倪来了,自古以来,入朝为官最大的避讳就是功高盖主,而这些风水术士还不算是正经官员,却有了比皇帝还高的威望。这显然就触了皇帝心里最敏感的一根弦。而更不该的是,这人心向来是欲壑难填,有一心向民为民除害的正派人士,就必然有走歪门邪道,大兴巫蛊邪术扰乱治世的小人。

这些心术不正,痴迷邪术的方士,与一些看到妖怪背后隐藏的巨大利益,或者馋涎于这些神鬼身上莫测的才能的掌权者暗地勾结。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或者走邪门抄近道快速获得名利,便将手伸向了一些本是无辜向善的精怪,更有甚者,直接拿生人饲魔,拿人血冤魂炼鬼。

为了获得鬼怪最好的养料——枉死之人临死前的怨气。不惜干出一些连妖鬼都干不出来的畜生行事。如果再恰逢灾年,天灾人祸齐齐降世,那便是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这种世道,何止是怨气冲天了得。史书上有记载的几次大型□□,都少不了冤魂厉鬼,权利倾轧等人鬼在背后作乱的影子。

这一下,直接就惹恼了阴阳两界的头头们。

于是汉武帝当政之时,尤其是发生了陈阿娇楚服的巫蛊之事后,汉武帝彻底恨透了这些鬼怪离奇之事。汉武帝自认为其攘夷拓土,北驱匈奴,张国臂掖,样样都是大功德。实乃称得上明君二字。于是更容不得自己的治世时期有妖鬼作乱这等污点。

但这种事情,绝不是说做就能做到的,君不看自秦始皇妄求长生,遍寻灵丹妙药,甚至派了徐福东渡寻找长生不老之法而不得之后。这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的皇帝虽然都拍着胸脯说要以史为鉴,绝不受妖言乱治。但是又有哪个做到彻底。加上百姓敬畏鬼神之风自古流传,就算当地官员下了禁令,也是阳奉阴违生怕得罪了哪路神仙。

汉武帝实际上也不想做过了头触怒了哪路神仙。因此很是焦头烂额。

但是后来有人相传,汉武帝见过西王母,受了一通点拨,茅塞顿开。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从古至今那么多年,就跟这些魑魅魍魉斗了那么多年,砸了那么多银子进去也是治标不治本。逼得急了反到惹来更大的动荡。而且往往最后还都是败在了人心上。

堵不如疏,既然此路不通,大家待在一起实在受罪,那不如就干脆分家,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恰有神使来报,原来这世界就如同镜子内外的两个世界,有阴就有阳,人类本就生活在阳面,而妖鬼神灵便处于阴面。之所以之前阴阳混沌,神鬼横行,无非就是咱们的地盘没有划清楚。阴阳两界本就该是共处一地,却不得相交。

就如同两张各自画了相同内容的宣纸,叠在一起,别无二致,但实际上各不相干。即便是行走在同一条街上,人和神鬼也是互相看不着也摸不着才对。

但坏就坏在,这之前太长时间没有人发现这个问题,阴阳交杂太久,导致现在这两张纸有很多地方就如同粘在了一起,撕不开扯不烂。

于是就只能在这样的地界布下阵法,设立鬼门,将那些于人间无甚影响,甚至于人类有益的山精鬼怪迁入进去,合人间大能及神灵之力封锁鬼门。再有天地之灵,镇守人间,掌管人间万物。这样一来,虽然这些神鬼依旧于人间生活,但人类确是毫无所觉。即便有人因缘巧合窥见一隅,也如同庄周梦蝶,似大梦一场。如井中窥月,雾里看花。徒留惊醒之后的无限怔忪,若有所失。

而那些穷凶极恶的冤魂厉鬼,便驱逐到那些没有交合的地界,设立鬼门关,由阴差管辖,阴兵把守。即使有漏网之鱼,也自有能人料理。别看鬼门和鬼门关只有一字之差,这之间的差距就如同铁栅栏和边防重地,这距离可海了去了。

那么针对妖魔鬼怪的战略方针有了,现在就差实行的人选了。

这种时候就能体现出君王的谋测:我需要有人帮我料理鬼怪,但你又不能功高盖主,抢了我的风头。而且有些人你心术不正,尽搞些歪门邪道祸害人间,妖怪不死你都得死。而有些人你不是想要名利双收吗?可以,我给你这个立功的机会:那些凶残暴戾,大凶大恶的魔物就交给你们处理了。务必给我能杀的就杀,杀不掉也得给我赶到鬼门关内去。

这谕旨一下,那就不得不从。硬着头皮拼一把,真灭了妖物就是大功德一件,说不得还能捡回一条命。而如果抗旨不遵,那可就直接就地处决了。所以不管是真为了天下苍生,还是走投无路,这些方士即便知道这是拿命去填,都得咬着牙往上冲。

于是这一波下来,从鬼门关活着走出来的真正有能耐的高人功德圆满,而那些没有本事滥竽充数的自然成了炮灰。至于那些心术不正贪婪成性之人,死了便罢,没死,关门外会有皇帝的羽林卫“请”你继续为了天下社稷,回到鬼门关内看着这些恶鬼。

而这骤然间少了这么多方士,皇帝又不能公然诉说鬼神之事,便导了一出效仿秦始皇求仙问药不得,后幡然醒悟的戏码。大骂妖言惑众为祸朝纲,然后——罢黜方士。

自此之后,阴阳两界泾渭分明,互不干涉。神有神的规矩,鬼有鬼的规矩,人间自有人间的禁律。大家按照规章办事,各自安生。

而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此番有了大功德,由天道指引窥得天机。一朝顿悟,得了大造化。或著书立传,或云游天下,亦或者开宗立派广收门徒。渐渐地便有了诸多奇人异士,而这些人因各自机缘不同,渐渐又分出了无数旁支。跟随朝代更迭,繁衍生息。

说到这,柳老总算告一段落,一时间口干舌燥,赶紧灌了几口凉茶润嗓。而沈勿言早就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半晌说不出话。

沈勿言感觉自己好像摊上了大事,她可能得牛逼大发了。但是牛个什么,她又讲不出来。晕晕乎乎听了老半天,心里是挖槽挖槽的。但是仔细一想:哎不对啊,讲来讲去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是跟我们有啥关系。人家方士厉害,那也是人家道士和尚之类的祖宗牛逼。之前还说我们跟人家不是一路人呢,那我们是干啥的来着。那个漏网之鱼的炮灰?想想就觉着磕碜啊。

看着自家小徒弟“风起云涌”得脸色,柳老就知道她心里在嘀咕什么。

于是也不急着往下说,就看着她变脸好玩,目光炯炯的。气的沈勿言牙痒痒。

眼看着沈勿言跟个斗鸡似的毛都要炸了,柳老才装摸做样的清清嗓子接着说:“彼世与现世本不该有所牵连,当现世之人去世之后,要么遵从指引自个走,要么因为特殊情况需要阴差来接,但总的来说都是到阴间按流程转世投胎。

不管怎样,那便是阴阳两隔,永世不得相见的事。

但有时两界生灵的爱恨嗔痴,七情六欲这东西当真会强烈到神鬼都为之顾忌。不管是执念还是怨气,长年累月,积少成多,放在那不管总归会成为隐患。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说不好便会殃及池鱼。

所以事无绝对,什么事情都不可做绝。阴阳两界本就相辅相成,如若断个干净,一点情面都不留,那绝非长久之计。所以在明令禁止之外,双方都有意留了一线灰色地带:阴阳界限是万万容不得触碰的。但是如果天道留情,给了一丝余地,那我们又何必拂了面子。而言灵师这类人,便是天道留给这两界生灵的一丝余地。”

“既然说是余地,但必然不可能太多,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甚至有时都是需要三缄其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的。所以我们言灵师这一脉,人数从来不过十指之数。天生天眼开封,可见鬼神。凡人之躯,却可出入阴阳两界。”

“但是因为人数极为稀少,且无门无派,甚至可能一生都见不到除了师傅以外的言灵师。但是一旦遇见,我们皆以同门相称,虽然我们可能来自五湖四海,行事路数各不相同,但可能当真是源于一脉,冥冥之中自有感应,即便是第一面,也感到尤为亲切。”

“我们是天生的引路人,是连接两界的桥梁,但是要我说啊,这种说法其实都是咱们祖宗往自个脸上贴金,其实我怎么琢磨怎么都觉着,咱们说白了不就是个传话的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小言子。”

沈勿言:“……”

这比炮灰都掉价,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您又何必拆了祖宗的老底呢,合着就跟不是囊次自己似的。

而柳老从沈勿言的眼神里看出了跟自己一样的萧瑟。仿佛获得了极大地认同感。即便沈勿言懒得理他,柳老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往下说:“每一个言灵师除了一副老天爷给的天眼,还得有一阴一阳两个引路招牌。这连着阴界的,叫过桥铃。连着阳界的,叫断路灯。”

“今儿你认了我这个师傅,我自然是要把你好好领上路的。这第一站,便是去找你的过桥铃认主!那你来猜猜,我们现在要去哪?”

沈勿言往窗外看看,如今已经进了省道,看这样子似乎是往西北边去的,想了想,沈勿言看着柳老说:“看这样子……敦煌?”

柳老摸着胡子大笑:“不愧是我徒弟,一猜就中,不过你说的还不够具体。咱们这一趟还得往偏了走。咱们要去的是——”

“玉门关”

作者有话要说:

大肥章!有生之年我竟然靠胡说八道突破了四千大关!心情很复杂。

我感觉这一篇写下来我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功力突飞猛进,鬼知道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我是怎么编出来的,不知道的同志们可千万别信了啊,都是鬼扯。

不过这编着编着,我差点把我自己给忽悠信了,真可怕。感觉自己狠起来连自己都骗。2333

下一章依旧没有道长啥事,我得先把闭嘴同志吃饭的家伙给收拾齐喽。

我估计了一下,按我的进度,这事估计得两到三章。建议大家等齐了再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