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12章
今天的云龙师傅特别开心。

这是今天每一个见到云龙师傅的弟子都发现了的事。

然而武当山的小辈们并没有感到一丝庆幸,反倒心理压力倍增。这种状况如实反映在了每一位有幸看到云龙师傅“如春天般温暖”的笑容的弟子身上。

想想平时云龙师傅那板的像个臭鞋底一样的的脸,再对比一下今天他老人家逢人就笑,走路都打飘的状态……

可想而知那效果有多惊悚。

没看见今天那个刚来没多久的小师弟,早课时因为犯困打盹摔到地上,结果在获得了云龙师傅殷切的关怀时,直接就被吓哭了吗?

武当弟子们瑟瑟发抖。

一时间武当上下空前的老实。

如果云龙师傅还能有心思注意到这一点,那估计他老人家的内心应该很复杂。————平时信奉熊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可破的云龙师傅,应该没想过自己抽烂了两双鞋底都没有收拾老实的小兔崽子们,被一个“慈祥的”微笑给吓老实了。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云龙感觉自从收了王也这个徒弟之后,没有哪天比今天更舒坦。

而究竟为啥那么舒坦?

云龙欣慰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已经在背今早第三遍《清净经》的王也。

云龙道长老怀甚慰,如果不是环境不合适,他都想撩起道袍抹一把辛酸泪:忒不容易了啊…这小子终于知道来上早课了……果然还得再感谢一下勿言丫头!

时间倒回到昨天下午。

话说沈勿言来到这武当山已经两天了,每天都被好吃好喝的供着,让她感到受宠若惊之余,还真有那么一咪咪不好意思。

她这趟来武当山,的确有帮王也他老爹的忙,来看看这小子过得怎么样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她的铃铛在上一次的任务还没完成时就响了。而且没有任何与人相关的提示,只是模模糊糊的看见好像有一座雄奇的峰峦。

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

于是她便托了山中的风灵去问远在新疆的柳老。

柳老回应说,只有牵扯到跟言灵师羁绊极深的人时,过桥铃才会提前预示。而看不清的原因就不太好说,不过主要就是两种:一是这件事还要等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发生。过桥铃是灵物,当它感应到是与主人有关的人时,自然会提前作出警示,好让言灵师早做准备。而另一种便是这次牵扯到的人极有可能与异人相关,而且极有可能是术士之类的异人。因为这类人也算是暗合天道,推演天机的行当。所以很与可能会干扰过桥铃的判断。

所以沈勿言一解决完手头上的事,便连天加夜的赶回了北京。确定家人都安然无事,红四喜他也并没有感应到阴阳结。沈勿言就猜到可能是王也的问题。于是便有了这武当山一行。

尤其是在看到王也身上的阴阳界引已经大成,就知道之前柳老说过的那边有人想收王也为徒的时机将至。

索性这界引并非凶兆,甚至隐含是王也的大机缘之意。所以沈勿言虽然隐忧这一变数会给王也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影响。但也拿这仿佛是认准了王也,梗着脖子死不撒手的界引毫无办法。只能守在他身边静待天道指引。

可如今看来,柳老所说的四喜之所以受到影响的两种原因都被她赶上了。由于已经找到正主,因果那方对她的影响已经消失,而最近一次的预兆显示,据时机成熟还有老长一段时间。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

人武当山的师傅们宅心仁厚好说话,从不介意有人在这吃白饭。可她也不能真就这么惦着脸在这蹭吃蹭喝那么久吧。总得帮人做点什么,哪怕是做点小事也算是交了伙食费了。

于是沈勿言跟王也也说了他身上有机缘这事,两人一合计,决定到山下的招工告示上看看。毕竟武当山那么大的一个风景区,总是会缺人手的。而且虽说武当山的道长素来与世无争,但毕竟是个声名远播的名门大派,这世上总会有一些不好处理的事求到山上。

沈勿言自认为还算有两把刷子,帮忙处理一些小事应该也算手到擒来。

于是两人跑到山门前,恰好见到一位在这里值班的俗家师兄。那位师兄很是热心的帮两人挑选出了不少合适的工作。因为是内部人士,连后山的岗位都有。于是两人就对着一黑板的广告琢磨。

这不能离得太远,最好能在后山。老师爷他不介意沈勿言看到武当山的内家功夫,但是最好还是不要打扰的好。最合适的就是在后山做做后勤,这样王也有什么事,她既可以及时知晓,也不会扰人清静。

于是这么一算,瞬间又排除了一大批,最后黑板上就剩下三张广告:【你喜欢瓷器吗?你喜欢玩水吗?后山厨房诚聘洗碗工!】【你想近距离感受大自然吗?你想闻闻泥土的芳香吗?!!后山菜园跪求来人!

PS.山上的人都特么特么是饭桶吗?!菜园的兄弟们要扛不住了!】【后山食堂急聘做菜阿姨!男女不限!PS. 后山掌勺大叔发话,再不来人他就砸锅了!】沈勿言:“……”

王也:“……”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沈勿言神情恍惚的说:“你们武当……出人才。”

王也的内心也很复杂:“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武当山上独有的奇葩……今天看来,是我骄傲了。”

最后两个人决定去支援后面两个快要原地爆炸的兄dei们。

沈勿言拿着那两条广告和师兄发的工作证准备去找人报道,出门的时候实在是没憋住,扭头用一种很飘忽的语气问王也:“……小也子啊,你说……最后那条广告招做菜阿姨然后【男女不限】是认真的吗……”

“……大概是来搞笑的吧。”

——————————————————————————————————————

等沈勿言来到报道的地方见到负责人之后,受到了空前热烈的欢迎!

管理菜园的那位大哥叫张德庄,也是武当的一位俗家弟子。一般在武当山附近的俗家弟子在没事的时候也乐意帮武当山管理一些俗事,这位张师兄算是他那一辈的弟子里最早入门的,人又比较亲切,那些年纪小点的的俗家弟子们都喜欢管他叫老张。

而这位张师兄刚开始看到来了这么一位水灵灵的姑娘的时候可给愁坏了:这叫个啥事呢,这再轻松的农活落到这一看就不像干过粗活的丫头身上也干不下来啊。

而这种天真的观点很快就碎的稀里哗啦的。

就看到沈勿言蹲菜地旁,一副讨价还价的样子,不知道跟谁嘀嘀咕咕了老半天。然后仿佛达成了某种共识,沈勿言满意的走到菜地一指,就有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东西把之前没耕完的的地给从头撸了一遍。那效率,比推土机都快。

旁边的老张目瞪口呆,两腿一软,要不是王也扶了一把,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然后等沈勿言给他解释了一下自己大概是一种能跟一些山精地灵沟通的能力之后,老张就控制不住寄几了,老激动了!攥着沈勿言就不撒手:“哎嘛!!半仙啊!这是半仙啊!我老张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真的半仙啊!!哎呦喂欢迎欢迎!!”

沈勿言:“……”不,你不提半仙我们还能做朋友。

王也在旁边人都快笑裂了。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拍沈勿言的肩膀:“哎嘛哈哈哈——我就说哈哈哈——我就说你是半仙吧,你还不信嘿嘿嘿嘿。”

沈勿言对自己的职业性质产生了深刻的怀疑,如果不是柳老还在新疆没回来,她都想问问他,我们这一门是不是还有一招叫跳大神了。

等王也领着怀疑人生的沈勿言到后厨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对啊!这丫曾经是个做出来一锅包子连狗都吃哭了的人啊!

她来后厨?!那武当山怕是要凉。

一瞬间感到灭门危机的王也扒着门框死不撒手。\“姑奶奶您高抬贵手,师爷们年纪大了经不起您折腾!咱换个地祸祸成不成?\”

沈勿言感觉在自己的职业遭到质疑之后,自己的人格也受到了侮辱。

\“你给我撒开!今儿姑奶奶不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惊为天人”就白瞎了我看的那么多集中华小当家!\”

然后抛下心如死灰的王也一头扎了进去。

进了门之后,就看见一位穿着道袍,挺着啤酒肚的大叔在灶台前颠勺,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那位大叔把一盘菜起锅之后,扭头看向沈勿言:“呦?!我说招阿姨咋给我弄个小姑凉?而且还是个要‘惊为天人’的小姑凉,行啊,小丫头有志气!我喜欢,来露两手让那小子瞧瞧?”

沈勿言嘿嘿一笑,也不客气,上去熟门熟路的点火做饭,一套动作下来,丝毫不见生疏,虽然比不了刚才那位大叔的境界,但显然是有两把刷子的样子。

王也在旁边虽然愣了一下,但是出于童年留下的阴影,还是一副惜命的状态。这时候厨房里帮忙的小道士一脸兴奋的凑过来跟王也说:“王师兄,这位女施主是来帮忙的吗?这手艺可以啊!咱们厨房终于有救了。”

王也心有戚戚:“别高兴太早,这位是可能让你看到地狱的神人。”

然而,沈勿言让他失望了,沈勿言做的菜显然让那位大叔挺满意,直接拍板把人留下了。王也不信邪的跑过去也尝了一口,抬头用一种看“神”的眼神看她。“行啊你,可以啊,这水平都赶得上大厨了!”

沈勿言嘚瑟:“那是,你也不看谁教的,这可是灶王爷亲传!而且在路上这两年,我真的是啥玩意都吃过,有一次实在没得吃,只能拿巧克力就老干妈,那滋味,估计都比得上我当年做的那笼包子了。从那以后,在求生欲的支撑下,我的厨艺那叫个突飞猛进!”

沈勿言自己在旁边说的眉飞色舞,王也却有点不是滋味。讲真,王沈两家人家底都殷实,两个人从小谈不上娇生惯养,但也是精细着养大的。更别提沈勿言是她家那辈里唯一的女娃娃。沈家二老自小也是当眼珠子疼的,用沈勿言自个的话说: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咋地。

所以沈勿言没出门之前,就只有一次心血来潮非要自力更生的经历——蒸了一笼包子把他家厨房熏得像个煤窑,最后因为没人敢吃,不信邪的抹了香油哄他家狗吃,结果他家的大黄吃第一口就哭了,到现在看见面做的东西就嚎的跟什么一样。自此以后,厨房一向都是“沈勿言与狗不得入内”的那个。

所以哪有什么天生就会的呢?能让一个厨房杀手把厨艺练成这样,还不是吃过了多少苦头才知道学的。

王也一直觉着他拜入武当山后过得日子挺清苦,可这么一想,一个半大的女孩子出门在外,天南海北就自己一个人漂,吃过的苦受过得罪,她自己没说,但不能代表不存在。

王也感觉嘴里的这口菜有点咽不下去了,就像喉咙里梗了些东西,酸胀的难受。

从她长进的厨艺、跟老张聊农耕也能随口就来的阅历、为人处世,面对生活的态度,以及那些他还没有发现的变化,每一样都是他未曾参与的那五年所赋予她的。

五年之前,他们还是见面就掐却又无话不谈,一起作天作地作空气的发小。他曾经理所当然的以为他往后的日子也会一直像这样过下去,就像他也一直理所当然的以为他的身边始终会有一个叫沈勿言的讨厌鬼。

沈勿言刚走的那几天,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有多大改变,所以他在几年前去武当游玩,被师爷看中问是否愿意当弟子的时候并不在意,只是觉着学个跟沈勿言相似的东西,等她回来了就可以报仇才愿意暂时当个外门弟子学些功夫。

直到当他发现,在往后的三年里,即便能够感觉到沈勿言在尽力的想要拉住他,想要去维持这段友谊,却越来越力不从心的时候,他才开始感到无所适从。直到那时他才突然发现,并没有谁会理所当然的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小时候最疼他的大哥不会,沈勿言……也不会。

所以当他在两年前彻底没了沈勿言消息的时候,他再也不想等了。

丢了东西的感觉很难受,而再也找不到沈勿言的感觉更难受。尤其是这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丢下,而两人无能为力的感觉非常让人火大!恰逢家中又琐事缠身烦不胜烦,所以他在两年前正式拜入武当。满心以为这样就可以看到跟沈勿言同样的风景。却发现自己空缺的这五年当真是一条极难跨越的沟壑。

王也看看在旁边跟掌勺大叔商业互吹一身是劲的沈勿言。

之前沈勿言说他不懂出世而是避世,现在……他大概明白一点她的意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

道长知道心疼了,道长开始捉急了,那么他的频道就快要搭上线了!然而我家闺女的频道还不知道歪到哪个海沟没回来呢。

我咋生了个这么蠢的闺女!啧。

你以为道长自此就开始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了?别天真了,人都在手边看着了,急个撒嘛。道长要是哪天知道用功了,那绝对只有一种可能——被闭嘴同志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