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17章
自从那天两人用一根老冰棍达成了和解之后。武当山近期的年度大戏才算告一段落。

本以为少了沈勿言的监管,王也又会回到那种一步三晃,气死人不偿命的状态。云龙师傅他也做足了重新上阵的准备。

然而让云龙师傅颇为惊喜的是,王也不知道是和沈勿言达成了什么共识,还是怕了之前被自己的冤家撵的鸡飞狗跳的状态。

反正现在虽然还是谈不上勤奋好学,但是多少要比之前好得多,每天练功时不能说按时到场,但也不会动不动就玩神隐,至少还能哈欠连篇的打上那么几套拳。

虽然有时候云龙师傅还是会忍不住一头青筋的把那个自己半死不活不就算了,还连带着其他小师弟们也蔫头耷脑的报应徒弟撵到一边,让他自个哪凉快呆哪去。

可无论怎么说,不用他一把老骨头还每天漫山遍野的找徒弟就很值得欣慰了。

云龙师傅抹了一把辛酸泪,再次在心里感谢沈勿言同志的无私奉献。

而那个为武当山作出巨大贡献的人,近些日子却并不怎么舒坦。

——————————————————————————

沈勿言这几天越来越嗜睡了。

早上经常睡得人事不知,以至于都能轮到王也去把她从床上薅起来。当王道长知道自己报仇有望的时候,可给高兴坏了。乐的屁颠颠的就过去了。鬼知道之前每天一大早被沈勿言以各种方式折腾起来是件多么惨痛的经历。

王也那个嘚瑟呀,一路上哼着小曲,满心的幸灾乐祸:让你平时祸祸的人不能睡懒觉,原来你也有今天!

可当内心翻滚着108种报仇方式的王也兴冲冲的来到沈勿言床边上时,看着那丫头眼底下跟他之前有一拼的黑眼圈,心里那些“恶毒”的小泡泡特别没出息的“吧唧”一声,蔫了。

几次报仇大计胎死腹中之后,王道长认命了。

拖着腮帮子蹲在沈勿言床边上捏她鼻子,看见沈勿言眉头开始皱起来,王也咧着嘴坐等看她憋不住张嘴喘气的熊样。

然后,王道长一巴掌就被糊一边去了。

本想看热闹,结果脑门上被沈勿言的神来一掌抽的“pia”一声的王道长有点懵逼:————这个人怎么就非得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而愣是把一个大小伙子给糊地上起不来的沈勿言,睡得那叫个四平八稳,雷打不动,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搞得坐在地上的王也一度怀疑刚才是自己的幻觉。

到了后面几天,这种状况已经演变到有时候连走路都能一个跟头栽下去的地步。

这一惊一乍的可把旁边的王也吓得够呛,连瞌睡都给她吓没了。

所以这几天王也每次跟沈勿言走一块都心惊胆战的,时刻防着这位祖宗一个跟头就来个五体投地。

王也看着旁边晃晃悠悠的沈勿言一脸感慨,命运这东西真鸡儿刺激,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什么叫风水轮流转了,瞅瞅这打瞌睡的程度,都快赶得上他当年躲懒睡觉的频率了。

而后来王也更是发现这丫头睡觉都不安生,每次睡着睡着就会像是突然听到了什么似的,拔腿就往山上跑。

头几次猝不及防的来这么一出,把王也唬的一愣一愣的,生怕是出了什么事,炸着头皮在后面追啊。然后还没等王也上山找到人,她又自己溜溜达达的下来了。

在路口看见王也还一脸不可置信,说你怎么也上山来了,你也是来偷桃的?!

差点被气成个球的王道长觉着自己都能顺着山路滚下去。

睡觉不老实也就算了,有时候睡醒了也是闲不住。来来回回的一天都能往山上跑个十几趟,王也看着都替她觉着累。

甚至后来连后厨和菜园那也找理由请了假。这下更是成天不着家,也不知道她那天跑去跟师爷说了什么,反正这武当后山都快被她当成后花园了也没人问。

王也实在憋不住去问她也不说,支支吾吾的左顾而言他,问急了就直接来个土遁。

是真 . 土遁,就是那种脚一跺,整个人就下去了的那种。

结果把旁边恰好路过的菜园老张给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地下了。哆哆嗦嗦的起来了之后,一个劲的问王也下次要不要给沈勿言塑个金身上柱香什么的。

而王也对沈勿言每次拿来当理由的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一套根本就一知半解。但是他又哪里是个好糊弄的。

王道长能在短短几年就掌握了武当山太极的精髓,就说明他不光天资卓绝,其心智也是极为通透的。只是他生性豁达,万事不盈于心,有些事情即使知道也根本不放在心上。可是这回牵扯到沈勿言,显然就不是一件能让他轻松放下的事,更何况他早就猜到沈勿言近日的反常必定与他有关。

其实当真不怪沈勿言不愿与他详说,只因这凡人尚且性情各异各有偏好,这神仙鬼怪纵然法力通天,但也免不了同凡人一样各有秉性。全然不是人间以为的那样,是一堆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甚至有一些仙人,性格诡谲,阴晴不定,一点无心之举都可能会犯了禁忌,更何况这凡间之事一向是那些唯恐沾染因果的出世之人唯恐避之不及的。

因而沈勿言所说的子不语怪力乱神当真不是有意搪塞。这彼世的事情,凡人自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但是王也他目前并不清楚那些神神鬼鬼的套路,只觉着这种无力可施的感觉让人烦躁。即便近些年来受到道家思想的熏陶,崇尚大道无为,顺其自然的行事准则。可终究是少年心性,哪怕是王也这般人物,也不能轻易免俗。

更何况王也自身清楚,这一腔无处可舒的焦躁感并非单单来自于自己帮不上忙的事情。心中另一处涌动的思绪,反倒更让他无所适从。

只是难为王道长如此心性通透,神思敏捷之人,竟有一日也在这千头万绪的情窍上栽了跟头,只觉此番心绪复杂难辨,恰似雾里看花一般,明明似有所悟,却又理之不清。纷纷扰扰下来,却是连他自己也讲不清楚了。

————————————————————————————————————

今儿可是一个练功的好时候。头顶的太阳热情如火,把旁边含羞带怯的云彩给吓得四处逃窜。

向来会给自己找个好去处的王也,今天依旧把云龙师傅气的大发雷霆。然后乐呵呵的被师傅从演武场上撵走,优哉游哉的来到后山竹林里纳凉去了。

王也虽然平时看似懒散,但是他这一身用的出神入化的太极功夫可不是光睡觉就能睡出来的。如今找到一个既不让自己在太阳下煎出一层油皮,又能施展拳脚的地方,自然就拉开架势像模像样的抬手起势。

只是这一个大西瓜还没能从中间劈两半呢,就被一阵极其浮夸的叫好声给打断了。

正抬手比划一个“大西瓜”的王道长:“……”。

王也满头黑线的抬头,看着旁边一个大石头上“突兀”的冒出来一个怎么看怎么欠揍的大脑袋。手里酝酿的一股柔劲差点就没控制住砸过去。

而沈勿言显然也看出了王也手里蠢蠢欲动的“大西瓜”。十分机智的把自个从石头里给“拔”了出来。

对,你没看错,就是从“石头里”,“拔”出来的。

此番再次为她达成“出场108式”的伟大目标再添一笔的沈勿言十分满意。拍了拍一身的石头碴子,毫不讲究的穿着白衣一屁股坐了下来。也亏得身上的衣裳不是凡品,不然早就被她糟蹋得不成样子。

沈勿言摸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一只骨笛,煞有介事的对王也说,“你练你的,我给你来点伴奏。让你听听什么叫‘余音绕梁’!”

王也没好气的笑骂道:“我打太极又不是跳广场舞,要什么伴奏!”

“嘿!你要真跳广场舞,我现在拿的就不是笛子而是音响了好吧。”

“得了吧,小时候你妈让你学个笛子跟要剥了你似的,每次吹个笛子那苦大仇深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吹钢管都比你吹笛子好听!”

沈勿言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随手捡了把石头就往下面丢。

“还钢管?!你咋不上天呢,你有本事拿个钢管给我吹个小星星我都服你!”

“诶呦!——说几句实话你还不乐意了!你咋那么小气!”

王也这几天难得看到沈勿言那么欢实,心里那些憋闷都跟长了翅膀一样怂哒哒的飞走了。忍不住就想跟她怼几句,看到沈勿言气急败坏的样,自己在下面一边躲的上蹿下跳,一边又忍不住乐。

沈勿言现在是恰逢阴阳结那里歇了口气,她总算是得了片刻清闲,便想着来找王也。

其实她知道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滋味不好受,奈何有心无力,有时候让他少知道一些事情未必是害了他,可是看到王也近日心气不平,连打拳都比往常卖力的样子。她也觉着有点惊悚。

于是找来之前鹤灵所赠骨笛,有心来王也这显摆她这些年的进步,不成想牛皮还没吹出去呢,就被自己的发小毫不客气的拍了回来。

两人打闹了一会,便不再祸害这竹林里的清净。各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王也经过刚才的一番闹腾,心情舒畅,连着手里的八卦掌也使得愈发行云流水。

沈勿言在石头上盘腿托腮,杵着下巴看王也在下面从容的舒展招式,眼里的笑意星星点点熠熠生辉。难得在心里说了大实话:——嗯,几年没见,俺家小也子是愈发耐看了,瞧瞧那小俊脸,瞧瞧那认真的小模样,啧啧,不得了不得了。

——就是那一头四仰八叉的杂毛忒碍事,早晚给他揪喽。

沈勿言下意识把心脏的鼓噪当成看到美色后的自然反应,捂着胸口溜溜的抽气,还一脸唏嘘的感慨王也再过几年绝对是个祸害。

此时正应了一句“情人眼里出西施”。王也的确是一身风骨没错,但是架不住他自个白白糟蹋,整天一身松松垮垮的道袍,再加上一副极具“风采”的黑眼圈,整个人放松的活像一滩烂泥。如果不是近距离相处,打第一眼看来,还真到不了沈勿言这种小心脏乱蹦的状态。

只是这“情人”一词用在当下可真是憋屈了。谁让这两个呆头鹅至今还摸不到门路呢?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所谓“矮子里面拔将军”,在这情之一路里,总归是有一个先开窍的。

————————————————————————————————————

王也在这幽静的竹林里静守灵台,脚下八卦步转腾有序,手上叶底藏花,鸿雁出群徐徐而至,一套掌法打的端是灵动潇洒。衣袂翻飞间,太极神遂已经颇为出彩。

正打到怀中抱月式时,空明的灵识中悠悠传来一线笛音,那笛声悠扬婉转,音调转折间似有清冽鹤鸣。王也似有所感,抬头向沈勿言望去,正巧对上一双笑意清浅的眸子。

“叮铃——————”

耳畔响起一声熟悉的铃音,王也忽觉神台一片清凉,体内缓缓流动的炁如同有人指引般开始自动冲刷四肢百骸。似乎是被那双眼里的笑意所染,王也轻笑一声,颔首敛目继续推出那一掌移花接木。

苍翠竹林间笛声悠悠,伴着林边溪水叮当。如若再加上这竹林掩映间的两位少年人,当真称得上一句“风景如画”。

不知不觉间,一套太极拳法打完已经过了小半日,连竹林里的温度也愈发清凉。王也收功回神,才恍然察觉时间流逝,连沈勿言的笛声在何时停了他都没有发觉。扭头去看,果然看到沈勿言趴在那山石上睡得呼天倒地。

王也都要服了这位神人,说好要给人伴奏,结果他拳都没打完呢,这边就睡得那叫一个心安理得。这仇恨拉的,看了就想让人扑过去捶她。

险些气歪了鼻子的王也,特别无语的走到那山石下面,以那块石头的高度,王也微微抬手便能恰好够到沈勿言垂在脸庞的头发。不用仰起脖子,就能把沈勿言那张睡得正香的脸看个全乎。

安安静静的沈勿言丝毫没有她醒时的跳脱,现在怎么看都是个贼遭人稀罕的小丫头。可能是这林间的环境清幽,是个睡觉的好地方,沈勿言那厮睡得眉目舒展,气息绵长,看着就知道这丫头睡得可舒坦。

王也掩在袖中的手指蜷缩了一下,终究是没忍住,轻轻地拿手摩挲了一下沈勿言的脸颊。触手明明一片温凉,王也却觉着指尖似乎燃着一丝火星,顺着抬起的胳膊一路燎到了心脏里。

他轻缓地把垂在沈勿言脸上的一绺发丝抚到耳后。有些好笑的想着,这丫头也不知道从小打哪里养出来的怪脾气,不是爬墙就是上树,成天就不爱在地面上待着。

王也含着笑意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这德行,还真就没怕过谁,估摸着这辈子就怕一件事,那就是麻烦。

可这辈子最大的麻烦,就是身边这个天天想一出是一出,没个半点消停的沈勿言。也真是纳了闷:自个怎么就能忍得了这么一位祖宗在身边待着呢,还一呆就是十几年。

而且摸着良心讲,这么个大麻烦,自己竟然还接的挺乐…意……

噗通…噗通……

王也突然就愣了,随着骤然加快的心跳声,耳边似有一声嗡鸣,恍恍惚惚间感觉自己的脑海里有一霎流光飞过,顿时一片清明。之前朦朦胧胧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突然就理了个一清二楚。

末了,神色古怪的王也哭笑不得的喃喃道:得嘞,这还想个啥,还能怎么着,栽了呗。

作者有话要说:

鸣鼓收兵!普天同庆!劳资要放一晚上的烟花!最贵最大的那个!

终于解决了一个,剩下的那个让道长自个头疼去吧,这事亲妈都受不住!我捂着母胎solo的小心脏汪的一下哭出了声。

王道长诶,你以为这么快就能得愿以偿啦?别天真了,早着呢!你的挂还等着充钱呢,想拐小姑娘,等你下了龙虎山再说。在此之前,您先心塞着吧哈哈哈哈。【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