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20章
那个“沈勿言”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点哭笑不得的神情,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未出声便面色突变,猛地向旁边暴退。

然而还没有全部避开,就被王也突然袭来的掌风劈的连连向后退。直到撞向路边的大树才停下。“她”下意识的就想往山里逃去,然而还未等她起身,整个人就被冲过来的王也掐住脖子一把掼在了树上。

“沈勿言”扒着王也的手艰难的昂起头,不死心的想要对王也解释,而这回王也依旧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你学的倒是挺像。”王也淡淡的说道。

“观察的也够仔细,沈勿言的确喜欢镯子,所以狗剩即使现出原形都会给她在腕上留下一个样子。你连这个细节都注意到了,弄得我还真差点就信了。”

“可惜,你还不够仔细————”

说到这里王也一掌拍向“沈勿言”拿在手里的灯笼。

只见那个灯笼瞬间被拍的四分五裂,落在地上化成阵阵黑气消散在了空气中。

“狗剩在变成本体的时候,那镯子上没有小灯笼。”

说到这,王也手中骤然用力。

“现在,劳烦您告诉我一声,沈勿言,她在哪里。”

————————————————————————————————

此时的沈勿言有点惨,整个人被一株巨大的紫藤罗捆得结结实实,头朝下倒吊在离地两米多高的树上。

而跟个葫芦一样挂在半空的沈勿言痛心疾首,扭头对着捆着她的紫藤咆哮:“你丫还有没有良心!前几天劳资刚给你送了半袋花肥,你竟然说叛变就叛变了?!再说了——

————现在被你吊在这的人是我!你哭个屁啊!”

听见沈勿言的咆哮,捆着她的花藤哭的更撕心裂肺了,跟惨遭背叛然后被捆在半空的人是它一样。

“呜嗷~————言言对不起,嗝,可是那个老头太凶了,嗝,不帮他就要揪光我的花啊!”

沈勿言感觉心肝脾肺肾都疼得慌,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气急败坏对它说:”你怕个球啊!现在都快八月份了!你花期都过了哪来的花让他揪啊?!”

那花藤一听,哭声戛然而止。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特别蠢萌的说了一句:“哦,对哦”。

然后猛地一松,沈勿言还没来得及制止它,就被猝不及防的摔在了地上。那个蠢萌看着地上的沈勿言还一脸大无畏的说:“别怕!言言我来帮你了,那个老头他威胁不了我了!”

说完就一脸视死如归的挺起枝干看向不远处吃瓜看戏的柳老。

趴在地上啃了一嘴泥的沈勿言:“……”。

站在不远处看完全程的柳老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张牙舞爪的花藤。

“……QAQ!!!”

那花藤还没帅三秒就极其迅速的怂了,努力的把整个枝干缩成一坨,差点把自己拧成一跟巨大的麻花。

“言……言言……敌人太强大了,我顶不住了,咱们撤吧。QAQ!”

刚把自己一嘴的泥给吐干净的沈勿言实在懒得说话,挥挥手就让那根花藤赶紧麻溜消失。

而那根花藤“欢天喜地”的撒腿就跑,边跑边用一种极其悲痛的哭腔喊着:“言言你撑住!等下回我找大佬来帮你嗷!”

沈勿言现在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衰弱,尤其是看到不远处柳老脚下被糊成了一坨的沈狗剩之后。

咱们狗剩同志即便被泥巴裹成了一个球,即便他此时的状态只要在地里闷把火就能成为一个“香喷喷”的叫花鸡。他依旧是如此的舍生忘死奋不顾身。他双目通红,一脸愤怒,努力伸长他仅剩的脑袋,誓要把柳老的鞋子啄出个窟窿。

而红四喜同志……红四喜他要晕过去了。

尤其是看到被烦不胜烦的柳老随脚一踢就咕噜噜滚老远的沈狗剩。红四喜觉着他此生再也不会爱上第二个如此圆润的“球球”了!

沈勿言发誓今晚是她到武当以来过得最操蛋的一个晚上。

她捂着脑袋□□道:“我滴个妈诶~师傅您这是搞哪一出啊!”

“大老远的跑过来就算了,大半夜的您也不睡觉,就为了逮着我揍一顿?!我招您惹您了啊!”

柳老一听就不乐意了,摸着他被火燎没了一半的宝贝胡子跳脚:“揍你一顿?揍你一顿算轻的了!你看看我的胡子,被你糟蹋成什么样了?从你入了门就开始跟我的胡子过不去,好不容易等你出师滚蛋了,我才好生养了两年,你看看现在!”

柳老越说越气,“而且为师我好心帮你解决了那妖怪,你就是这么对为师的?!”

沈勿言抬头看看柳老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然后还特别整齐的缺了一半的胡子。差点就没憋住。忍住笑意说:“这哪能怪我,我正准备把那个胆肥的地狼给收拾了,谁知道您也在啊,而且当初还不是您先动的手。”

原来刚才沈勿言行到半路,被之前漏掉的一只地狼报复,正准备收拾它时,却发现那只地狼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

不敢大意的沈勿言自然是全力出手。而许久未见小徒弟,有心试试她长进的柳老自然也是不曾放水。

结果小徒弟的确是进步飞快,可也越来越气人了。柳老摸着被燎没了一半的胡子既骄傲又心痛得想着。

沈勿言坐在地上笑,“要不是您大半夜的突然来这么大一惊喜,哪能遭这罪,而且,我这不还给您留了一半嘛。”

柳老吹胡子瞪眼:“嘿?!合着我还得感谢你一下是吧。”

沈勿言特别谦虚:“诶呦这哪能,您是师傅,说谢谢就太客气了。”

柳老叹为观止,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愧是他的徒弟。

闹闹腾腾到现在差不多都快到三点半了,再过一会天边都要泛白了。沈勿言今晚是真的够呛,实在没精力了,从额前向后捋了一把头发,有些疲惫地说:“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上次您千里迢迢来找我,直接就把我坑到西藏无人区去了。您这次又准备玩什么呀。”

柳老看出沈勿言现在的确是有点累了,也就不再废话:“你上次说的事我今儿去看了,那小子身上的界引的确不像武当那群老牛鼻子的味。而界引不可能骗人,他必定是得受武当之外的传承。”

“我这次从新疆回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发小身上的界引,我知道是什么了。”说到这里,柳老沉默了半晌,似乎接下来的话不知该怎么开口。

沈勿言坐直了身子,沉下脸问道:“有什么话您尽管说。”

柳老叹了一口气,看着沈勿言的眼睛说道:“——八奇技。”

“那小子身上,接的是八奇技。而当年八奇技里师承武当的只有一个。

————风后奇门,周圣!”

沈勿言即使早就有所猜测,这猛地听见也免不了心中一惊。沈勿言面色有些紧绷,耷拉在腿上的双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两人一时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柳老走到坐在地上的沈勿言面前,用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说:“看来不用我说你也意识到问题了。从八奇技问世以来,只要沾上的就没有谁能全身而退过。这八奇技就是个烧手的东西。你一向聪明,剩下的话就不用我跟你说了吧。”

沈勿言一脸茫然:“啊?啥意思?师傅您也是老前辈了,这言灵师向来是强制接单概不还价的,我这想走也走不了啊”

柳老没好气的冲她:“别在这跟我装糊涂,你小丫头心里想什么我门清,既然你不说,我就把话在这说清楚。”

柳老沉下脸:“勿言,收手吧,此事一了,你身为言灵师的职责就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事不是你该管也不是你能管的。继续跟那小子纠缠下去,会发生什么谁也不好说。”

沈勿言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好半天憋出来一句:“师傅……您说这话是不是自个都觉着累得慌。”

柳老扭头就走,边走边骂:“我就知道!你个死丫头永远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可劲作去吧,哪天把自个搭进去别指望我捞你!”

沈勿言在后面乐不可支,麻溜的爬起来在后面追。“诶诶师傅,别介啊,您不捞我我不就成小白菜了嘛~”说完就跟个膏药一样扒住柳老的胳膊不撒手了。

柳老简直被这个报应徒弟折腾到没脾气,忿忿的瞅她一眼,说:“你有这闲心在我这耍赖,还不如去看着你那个心肝发小,那小子估么着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小心他被拐到妖怪的老窝里回不来咯。”

沈勿言听完一愣,拧着眉头说:“不可能啊,今儿出门前还没事呢,而且我刚到武当就把那些不老实的给收拾了,刚才那个是最后一个才……”

“————卧槽!!!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沈勿言拔腿就往回跑。而事情往往是怕什么来什么:“叮————”

“!!!!!”

——————————————————————————————

王也现在特别想就地卧倒。路边看着块大点的石头都想躺上去睡一觉。

然而那位小祖宗还没找到,他又不敢回去。而且……

“又来啊~——”

王也生无可恋的哀嚎一声。

他抬头看看面前这棵树上熟悉的标记,感觉自己的脑仁都在颤抖。然后一头磕在树上。内心简直是崩溃的:武当山!!道家圣地!!我他妈在这地界遇见鬼打墙了?!!!

王也像一滩烂泥一样往树下一摊。靠着树干在心里把那个“东西”又抽了一百遍。嘴里还抱怨着:“跟个泥鳅似的,真难缠,而且那个东西!——”

王也憋了半天才把差点脱口而出脏话咽回去,勉强换了一个“文雅”点的说法:“——真!鸡儿!讨!厌!”

————————————————————————

画面转回刚才。

王也虽然说的倒是客气,但是任谁也不会从他透着压抑的语气里听出“客气”两个字。尤其他手里还掐着“人”的脖子。

他此时背对着光,整张脸都隐在暗处看不清神色,但是“沈勿言”却莫名的把王也此时的双眼看的尤为清楚。

刚才即使被掐着脖子都没有什么感觉的“沈勿言”,此时终于感到一种难言的战栗,甚至脑子里还不乏恶意的想着,真想让那个真的“沈勿言”见见这个平时一向温和懒散的男人现在的样子。

只见平时温润清透的眼睛现在一片黑沉,身上透出的那种扑面而来的压力,就如同脖子上逐渐收紧的手掌,压抑到让人几乎无法喘息。

“沈勿言”毫不怀疑如果不是王也想从它这里得知沈勿言的位置,它现在绝对不会比那个四分五裂的灯笼好到哪里去。

但是——

“沈勿言”突然勾起一丝奇异的微笑。

它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它抬起眼睛对着王也笑了一下,那双透着魅色的眼睛与沈勿言的这张脸搭在一起显得极为违和。

王也下意识的用另一只手向它拍去。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那个“沈勿言”整个人扭曲成了一股黑烟从王也的手中逃脱出去。在王也的背后缓缓凝实。并用一种极为妖异的声音嗔到:“诶呀~差点就栽啦。你这个小牛鼻子道士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心疼~”

说完就猛地向背对着它的王也扑过去。

在它脱身的一瞬间就立刻抬手起势的王也,此时头也不回的就是一记揽雀尾,本没打算一击就中的王也连搬拦捶的崩劲都已经蓄好,就等着转身接它的后招。结果令王也没想到的是,这一记揽雀尾竟然毫无阻隔的抓到了实物,并且在他转身的一刹毫不反抗的被那股黏劲带向了他的怀里。

看到那个“东西”迅速向他逼近,王也猛地一惊,手中的崩劲下意识的就要狠狠拍下。可在将将触及到“沈勿言”脑袋时,那东西眼角一挑,王也随之神情一晃,手中的劲力竟然猛地向旁边拐去。然后借着崩劲弹回的力道迅速向后滑行了几步。

而那个“东西”看到王也一系列的反映之后,笑容愈发的诡谲,沈勿言原本灵秀的脸庞在这个笑容的牵扯下竟被生生带的媚气横生。

只见那东西不紧不慢的走向不远处的王也,看着他原地站在那里迅速调节刚才被强行收招打乱的炁。抬手轻轻遮住嘴角娇笑到:“瞧瞧我今儿看到了什么,一个动了凡心的小道长。沈勿言这个死丫头倒是能耐,看着一幅清高的样子,没想到还挺会勾搭的。”

说着它仰起头将此时的脸暴露在面无表情的王也眼下。

然后勾着一丝媚笑,表情看似无辜,却怎么也遮不住眼里翻腾的浓浓恶意。它靠近王也轻轻呵到:“我的小道长,看着这张脸,你下的去手吗?”

从刚才就一直面无表情,让人完全看不透他在想什么的王也,听到这里神色有一瞬间的古怪。就听见他慢悠悠的说道:“哦,那你可能还有一件事不知道……”

“轰————”

王也神色一厉,手中的搬拦捶徒然砸下,那个东西未曾想到王也会突然发难,而且上来就毫留情的下重手,一时间躲避不及,被狠狠打中了肩膀,直接被这一掌轰飞了出去,被打中的地方仿佛被王也身上的炁灼烧了一般,滋滋啦啦的化成一缕缕的黑烟。一时间再也不复刚才那嚣张的样子,狼狈的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王也缓缓地向它走去,左右手滑向两侧慢慢画圆,太极阴阳手在掌中成型,周身鼓动的炁上下吞吐:“别说我以前跟那丫头打得昏天黑地的次数不少。

就算真的下不去手,那也不可能是对你。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立刻把这幅样子给我变回去。”

“我家丫头的样子——”

“——你用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也总只要不跟女主在一起,分分钟帅裂苍穹。不说了,我先跪一会,你们随意。

王道长表示一个不知道是啥的玩意糟蹋了自个丫头的脸,真鸡儿讨厌。

【地狼】

地狼是传说中地下的狼。古代视之为凶兆。修行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变人型。

【魍魉】

木石之怪,亦有说为山川之精。状如三岁小孩,红眼长耳,赤黑色,喜欢模仿人声用以迷惑人。

《国语(鲁语下)》、《说文》有载

这里对它的能力做了改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