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21章
王也觉着今儿真是要被那丫头坑死。大半夜的上山找人就够惨了,更惨的是半路还被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东西给怼了一顿。而最给咱祖师爷倒脸的莫过于他还真让那妖精给跑了!

王也悲痛了一秒以表愧疚。

然后他又免不了想起刚才,按理说他那一掌下去,那妖精不死也得重伤。可就在他打中它的时候,那妖精的身上突然冒出一阵金光。那个金光直接受了他十分的力气,瞬间便被轰散成了一片光点。但是仅仅这被挡住的几秒钟,就足够那个东西脱身而去了。只在临走时阴毒的看了他一眼,便化作一阵妖风迅速逃进了山林间。

不管是为了如今不知下落的沈勿言还是武当山的安全考虑,王也都没有道理轻易的放过它。

可当他跟在后面追过去时,却被那东西七拐八绕的带进了一处密林,之后便彻底不见了踪影,而他自己也被鬼打墙困在了这里。

王也揉了揉脸勉强打起精神准备再试试能不能出去。如果那丫头是因为刚才的妖精耽搁了行程,他倒不是很担心沈勿言此时的安危。

毕竟她当年一个半大孩子都能独自在外混的逍遥自在,手里怎么可能没两把刷子,有时候连他都摸不准沈勿言的深浅。

以刚才交手的结果来看,那妖精别说伤到沈勿言,没被那丫头逮起来当球踢都算是沈勿言今儿心情好。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便是沈勿言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是因为被更麻烦的事给缠住了。而能让沈勿言连个消息都顾不得传一个的事……

王也拧了拧眉头,起身向树林外的方向走去。

可是没走几步王也就发现别说沈勿言,现在他自己都可能遇上了大麻烦。

因为,他似乎被什么给包围了。

王也的右脚向后退了一步,双手一上一下在胸前缓缓翻转一圈,两掌在瞬息之间凝出一股浑圆的太极劲。王也屏息凝神,时刻防备着四周,但是那里明明什么也看不见,却给了他极为沉重的压力。仿佛四周有无数双眼睛在沉默的盯着他。

此时已经临近清晨,按理说天边早就该泛白,可是这片树林里却越来越昏暗无光。

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时刻保持着紧绷的状态使得王也终于开始体力不支。连额头都开始见汗。

就在这时,幽暗的林间竟然开始起雾。这白茫茫的雾气更是彻底阻隔了王也的全部视线。

那群东西越来越近了。

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王也难得感到吃力,他直觉不能让这雾气把他彻底困死在原地。到时候会发生什么绝对不是此时的他能应付的。

王也苦笑了一声,今晚还真是够热闹的,一个个的怎么都让他给赶上了,看现在这架势,人压根就没打算放他走。

而且,那群东西已经来到他的身前了。

他仿佛都能感到从它们身上传来的阴冷气息,那股气息打在身上让人瞬间感觉连骨头都要被冻住。

察觉到它们快要忍不住动手的时候,王也神色一厉,咬牙向前一掌劈去,可还没等王也为攻击似乎奏效而感到庆幸。刚才还只是隐在暗处虎视眈眈的东西们却瞬间咧开了獠牙,四周的雾气急速的翻滚着,那些看不见的阴影带着凄厉的尖啸声瞬间从四面八方向着中间无处可逃的王也扑去!

“叮!!!!——————”

一声清冽的铃响穿透了一切阻隔回荡在这片阴暗的树林里。

原本被周围尖利的声音撕扯着耳膜,甚至于整个大脑都要陷入混沌的王也,却将这声清脆到锋锐的铃声听得格外清楚。

神情有些恍惚的王也似乎看到那雾气中有龙影骤然升腾,并伴随着一声带着威压的苍劲龙吟。

“吼——————!”

王也感觉到有一只手带着熟悉的温度穿过层层雾霭紧紧的抓住了他。

耳边响起了沈勿言带着一丝笑意的嗓音:“呦~只一晚没看着,咱的王道长怎地就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啦~”

——————————————————————————————————

沈勿言左手拉着王也,右手提着狗剩在前面静静地走着。

王也看着身前提着灯笼领路的沈勿言,手上源源不断的传过来一股热流,沿着四筋八脉舒缓着他有些疲惫的身体。

王也有点想笑,算这丫头还有点良心,可怎么就从来不能用一种正常点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呢。

他紧了紧沈勿言拉着他的手,直到现在他才从刚才的离奇中找回了真切的实感,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从紧绷的状态再次摊回了一滩烂泥。

似有所感的沈勿言回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调笑他:“呦!咱的王道长终于回魂了。”

王也面不改色,拖着懒洋洋的调子回呛:“怎么着,这回知道把镯子上的灯笼变没啦。”

沈勿言听完眉头一挑,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镯子。大概知道王也说的什么了。然后特别幸灾乐祸,笑得一脸贱样:“啧啧~怨念深重啊这是。看样子你被那只魍魉坑惨了哈哈哈哈。”

王也气不打一处来:这丫还好意思笑?他大半夜的遭这罪是为了谁啊!

王道长觉着跟这丫头计较这个迟早会得心肌梗塞。于是很惜命的放弃讨论这个话题。

也就在这时,王也感觉眼前闪出一片白光,他忍不住用手挡了一下眼睛。再去看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出了那片山林,来到一片林间小道上,而外面如今已经被初升的太阳照得一片大亮。

王也心里一阵唏嘘:不愧是半仙儿~之前困他那么久的林子这么一小会就走出来了。

而等到王也终于能看清东西时,他才看到此时的沈勿言并不比他好多少,甚至比他还要狼狈一些,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不少刮伤的痕迹。

王也心里一紧,拉住沈勿言一脸严肃:“小言子你今晚遇到什么了,还有刚才那些……是不是跟我身上的界引有关?”

沈勿言边拉着他继续走,边无奈的回头跟他解释:“别想太多,跟你没什么关系,今晚我是被我师父给揍了。他老人家不远万里的特地跑到武当山来揍徒弟,我能有什么办法,谁让我这人太孝顺。”说完还煞有介事的叹了一口气。

“那我遇见的那些是什么?”

“哦,那些啊。”沈勿言往王也身后绵延不绝的山林看了一眼说:“如果我没闻错,你最开始遇见的应该是魍魉,一个本体长得贼丑,偏偏爱装成漂亮小姐姐勾搭人的妖精。”

王也面无表情的揭穿她:“他本体长得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你拐着弯的夸自己我是听出来了。”

沈勿言毫不做作的点了点头:“嗯,没办法,天生丽质。”

王也:“……”啧,揍轻了,当初应该照着脸打。

心里深表遗憾的王道长忍不住嘲讽她:“你这半仙当得很不称职啊,你还在这里镇着呢,都有这么多妖魔鬼怪敢明目张胆的撒野。”

沈勿言听完也挠头:“不是,之前不这样。那只魍魉之前被我收拾过,但是它的身上有山神留下的印记,所以我也就没怎么为难它,但没想到它会盯上你。而刚才树林里遇见的那些是风狸,平时不是个喜欢害人的妖怪,估计就是山神用来守门的。最近几年山神那里估计出了点问题,没空管它们,这些被束缚的妖精就有点飘。说白了还是欠收拾。”

沈勿言说到这里也有些懊恼,她是真没想到那只魍魉竟然敢对王也下手。忍不住咬牙,当时担心王也急着赶过去,所以便请柳老出手收底,如今看来真是便宜它了。

王也知道沈勿言没有什么事也就放心了。而这时他才注意到沈勿言好像把他带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

眼前是一片略显空旷的山谷,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壁,山壁上的林木盘根错节,撑开的树冠郁郁葱葱,在朝阳的照射下泛起如同烟雾般的粼粼金光。随着谷间刮过的微风,洋洋洒洒的飘满了整个山谷。

谷中的地面上长满了一种说不出名字的金黄稻草。在这临近盛夏的季节里显得尤为奇特。仔细去看,每一个细小的稻穗上垂挂的都是一颗颗如同琥珀一般的圆润晶体。随着飘过的云雾轻轻摆动着谷穗,而那些晶体在摆动的过程中因为碰撞发出了阵阵清凌凌的声响。再加上阳光的折射,便如同流光一般闪闪烁烁的,使得这片谷底美到有些不真实。

而不管是天空中倏然飞过的鸟雀,还是山壁上探头探脑的看着他们的动物,都绝不属于这世界上的任何物种。

王也一时间有些怔愣,感觉沈勿言这怕不是把他给带到妖精的老巢里来了吧。

沈勿言看着明显有点呆的王也忍不住有点小骄傲,昂着下巴嘚瑟到:“怎么样,漂亮吧,这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等过了正前面的那道山崖,可就到了山神的地界了。”

说完就轻轻拉着王也的手慢慢走进那片稻谷中,行进间颇为小心翼翼,似乎是生怕惊扰到什么一样。连带着在身后的王也也不自觉的跟着放缓了呼吸。

沈勿言像是发现了什么,有点兴奋的回头扯了扯王也的袖子。因为急于向他献宝,两只眼睛本就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在身后初阳和周围稻穗的映照下,更是流转出一道让人有些惊心动魄的瑰丽色彩。

“王也!”

沈勿言用气音小小地叫一声王也的名字,另一只手小心的指向一个地方。

“你看——”

而王也却没心思去看沈勿言指向了什么。

他觉着他的小心肝现在有点抖。

捂着胸口特没出息的小心脏,王也的喉咙滚动了一下,直到沈勿言眼里的神色转为疑惑,他才猛地回神顺着沈勿言的手看向那处——

那是一个精致到令人赞叹的小仙灵。

那小东西此时轻轻的在一个个稻穗前飞舞着,手里还提了一个比它更袖珍的小花篮。用劲全身的力气才将将拔掉一粒稻子,结果还被稻穗反弹回来的力量扯了一个大跟头。

“噗——”

王也没憋住,即使沈勿言及时的回头捂住了他的嘴,但还是惊动了这些胆小的小家伙们。

小仙灵:“……QAQ!!”

空气都仿佛静了一秒。

然后就看见整片稻田里骤然飞出了无数这样的小仙灵,小家伙们惊慌失措的到处乱窜,嘴里还发出一种带着哭腔的细细尖叫声。

王也也是在这时才发现原来这片稻田里竟然藏着这么多的小仙灵。他甚至眼睁睁的看到身前就有三个慌不择路的小仙灵惨遭撞车。还有一个闭着眼睛抱着花篮一头撞上他胸口的。

王也伸手接住这个傻不愣登的小仙灵,视线正好跟那个被撞得晕头转向小仙灵对个正着。

王也:“……”【努力和蔼.jpg】小仙灵:“……哇!!————”【嚎啕大哭.jpg】沈勿言看着明显生无可恋的王也憋笑憋到肚子疼。最后只能无奈的弹了弹挂在脖子上的红四喜。

“叮铃铃~——”

随着欢快的铃音在这稻田里回荡了一圈,那群小仙灵瞬间不动了,僵在半空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它们就鸡冻了。

完全无视了站在一边的王也,争先恐后的来到沈勿言的身前,抱着沈勿言就使劲拿脸蹭蹭蹭。最后还是狗剩跳起来扑腾了一下才把这群跟见到偶像一样的小仙灵赶回去,就这临走前还依依不舍给沈勿言塞了满满一把稻粒。

王也在旁边看的叹为观止,甚至有点崇拜的看着沈勿言,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对沈勿言说:“嘿~可以啊,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啊,你干啥了那群小东西那么崇拜你。”

沈勿言牛逼哄哄的看了他一眼:“哼~我是谁,啥也不干也有的是人喜欢好吧。”

被铁一样的事实砸中的王道长:“……”

扎心了。

然后就听见沈勿言用一种特别骄傲的语气说:“没有人能够抵挡爆米花的魅力,精灵也不能!”

王也伸手捂脸:“所以你是把人家辛辛苦苦摘的庄稼给炸成爆米花了?!”

——而且什么炉子能炸出来这东西。

沈勿言仿佛看出来他在吐槽什么,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庄稼种出来不就是拿来吃的,至于怎么炸的…”

沈勿言豪气万丈的伸手一拍沈狗剩:“俺家狗剩会喷火啊~技术可不用问了!”

王也觉着刚才还有点崇拜她的自己真是天下第一大傻子。

就在王也自我唾弃的时候,沈勿言已经在稻田旁边找到了一棵枝干粗壮,树叶繁密的大树。

她伸手拍了拍树身,跟它说了句什么,就见那棵大树抖动了几下,便分出了两根粗壮的枝干缠绕在一起,并起来将将能躺下两个人。沈勿言脚下轻点,一个翻身坐到了这棵树专门给她伸出来的树枝上。坐稳之后向还愣在原地的王也招招手:“小也子!还愣着干什么,你不困啦?”

王也闻言走到树下,看着沈勿言奇怪的说:“咱们这到底是干什么来了?不会就是特地跑过来睡觉的吧。”

沈勿言莫名其妙:“对啊,不然呢。”

王也:“……”

沈勿言嘿嘿笑了几声,不逗他了:

“你身上的界引到时候了,不然你也进不来这里,咱们现在只需要好好睡觉,然后~坐等。”

“等什么?”

沈勿言抬头看向远处的那片被云雾笼罩的山崖,说:“等日近黄昏,阴阳交界。”

“等——”

“山神请客。”

作者有话要说:

捋一下时间线,王也上山的时候真的沈勿言在被柳老揍,然后这师徒俩大半夜在山沟沟里扯皮的时候,王也在另一个山头暴揍假的沈无言。

不管真假都免不了一顿胖揍的沈同志:……我觉着你们都在针对我。

恭喜沈勿言同志获得有史以来最拉风的出场成就。

王道长:噫呦呦呦——这丫头咋那么好看~

【风狸】

别名风生兽。似貂,青色。火烧不死,刀砍不入,打之如打皮囊。用锤击其头数千下方死,但只要其口入风立即复活。用菖莆塞其鼻方可杀之。其溺可入药,其脑和菊花服满十斤可寿五百。(此兽灭绝多半就是因为那个‘寿五百’上了,人类真是恐怖啊)

《抱朴子(仙药)》有载。

感谢党国派我挖沟渠、七月夏的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