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24章
王也看着沈勿言此时要笑不笑的扭曲表情一脸懵逼:这丫头又怎么了?

回过神的沈勿言看王也的眼神都不对了,一脸的意味深长,拍拍他的肩膀,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小也子……等你以后发达了…见着姓诸葛的人……噗~”

说到半截沈勿言就笑喷了。因为这两者的关系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不过这异人界天大地大,诸葛家又常年避世,而就王也这德行,拿到风后捂都来不及,更不可能主动露出去。

两人干起来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沈勿言现在倒是真没把它当回事。

可惜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属性就是操蛋。要不了多久这位沈同志就会被打脸打的啪啪响。到时候沈勿言是个什么心情就是后话了。

————————————————————————————————————

且说这两人说说笑笑的正准备下山,行至半路突然听见前方有些不同寻常的动静。似有人拿着金属棍棒敲敲打打的声响。

可这座山乃武当腹地,寻常人根本不会轻易摸到这里。更别提还带了武器,难倒还是来武当山的地界打猎不成?

感到事有蹊跷的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同时闪身藏于两侧树林后。

抬起胳膊,手中暗暗蓄下招式,就等那人现身之后一招制敌。

那人越来越近了,铁棍敲击树干的声响也越来越大。

眼看着前方一丛灌木后已经显露出了一片衣角,沈勿言和王也两人屏息凝神,隔着树丛对视一眼轻轻点头。然后骤然暴起——

“呔!何方——卧槽!!”

“——哎呦!”

张德庄举着铁棍一脸懵逼,本来他正走得好好地,突然前面的树丛里就蹿出来两个来势汹汹的人。

然而还没等他一棍下去,这俩人自个就摔成了滚地葫芦。

趴在地上的两人也没好多少,谁能想到来人是之前沈勿言在菜园打零工时遇到的那位大师兄。这大中午的不在家吃饭,却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晃悠。

此时被当成肉垫的王也忍不住了:

“哎呦小言子您能不能先起来,贫道的老腰都快给您压折了。”

还在蒙圈的沈勿言闻言晕晕乎乎的就爬了起来,连王也暗搓搓说她胖都忘了反驳。抬起头问张德庄:“张大哥,您这大中午的怎么上这来了?”

张德庄挠挠头说:“嘿,还不是菜园子里的事,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菜园子里天天遭贼,旁边的一些农户家里也遭了秧。菜地里刚出的菜苗苗都给祸祸了。

所以我们几个师兄弟一合计,觉得这事可能不是人干的,毕竟哪个偷菜贼会趴在地上啃菜苗不是,但在咱武当山的地界闹出这动静,就算是山里动物干的也不能不管啊。

于是昨天晚上大家就抄了家伙准备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偷菜贼。结果你猜怎么着——”

张德庄打了个寒颤,比划着说:“那么粗的一榔头,‘咔嚓’一嘴下去,跟啃萝卜似的!一个生铁疙瘩硬生生被啃没了一半!”

沈勿言跟王也听到这里也猛地一惊,这威力,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猛兽做得到的。

沈勿言稍稍侧过身,低下头眯了眯眼睛。就见那瞳孔中浮现出两轮新月缓缓旋转了一圈。

然后她对看过来的王也轻轻摇了摇头,用嘴型说道:——‘非妖’

而那边情绪激动的张德庄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小动作。继续说道:“大晚上的我们连样子都没看清,就知道那东西长得特别大。所以我们就沿着那东西留下的痕迹一路往这找,可那东西忒狡猾,七拐八绕的到处都是。

跟我一起来的师兄弟都走散了,就剩我一人顺着这条路摸进了这里,再往深了我就没进去了。”

王也听到这里若有所思,问张德庄:“张师兄,您知道这菜园遭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张德庄听完想了想道:“约摸着就这两三天儿吧。”

沈勿言和王也同时一凛,扭头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这两三天,正是山神放行,他们接受考验的时间!

心里隐隐有些猜测的两人无比默契的开始忽悠:“张大哥,我们今儿来其实也是为了这事来的。前几日我就感觉这山里不太平,似乎不是常物作乱,于是特地来看看。正愁找不到门路呢,您就来了。”

王也接着忽悠:“对啊,作为武当弟子,保护武当山的财产安全义不容辞啊。所以能不能给指条明路,您是打哪发现的这条路的?”

张德庄被这左一个您右一个您哄的团团转,乐呵呵的指给他们看:“瞧见没,就这条道,估摸着那东西走到这也没料到还能有人跟来,根本没怎么掩饰,我估计顺着这些踩折的草枝子,就能找到那东西的老窝了。”

沈勿言背过手放出几只信蝶,几息过后心中一喜,暗道了一声果然!

随后笑眯眯的对张德庄说:“谢谢张大哥!没您帮忙我们这还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去呢,那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吧,保证把这事给办妥了。”

张德庄听完下意识的想阻止,那东西的威力他可记着呢,保不成真是个妖物作祟。那能放两个小孩子犯险。

一旁的王也看出他的顾虑,指着沈勿言说:“张师兄您别担心,您也不看看这位是谁,这可是个活半仙儿啊!那些东西犯她手里,那还能得了好?”

张德庄一听,瞬间醍醐灌顶。他对沈勿言一直有种蜜汁崇敬,当初还差点就给她铸了个金身呢。

于是不再坚持,便说在这里等着他们,万一有什么事好及时照应。

————————————————————————————————————

王也和沈勿言挥别张德庄后,顺着这条守门兽留下的足迹一路向上,有狗剩在前面开路,果然一路顺畅,中途经过那棵主生门的大树之后,未行几步便豁然开朗,全然不似之前那样又绕回原地。

眼前与之前在山上所见截然不同。迎面便是一座陡峭的山崖绝壁,而那峭壁上还垂挂着一帘小型瀑布,显然便是那条逆流溪的尽头。而沈勿言敢保证,这座峭壁在这之前绝对不属于这座山的任何一处。

在来时的路上他们两个已经基本猜出了前龙后脉:那祸害菜地的估么着就是这属金的守门兽,因为他们来到之后,山神的使命完成,便放松了山中禁制。这守门兽本是山神的小宠物,在这山里守了那么多年,今日终于得了机会,自然忍不住出来打打牙祭。谁曾想会被人发现踪迹,最终便宜了沈勿言和王也。

心里偷着乐的两人跟着信蝶来到了这座山岩下面,抬头便看到信蝶消失在了水帘掩盖下的一处黑黝黝的巨大洞口之上。

两人原地休整了一下,活动活动筋骨。等状态到位之后,还煞有介事的互相击了一掌,雄赳赳气昂昂的就朝着山洞进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哪里是两人运气好,明显是人家放水都放成水龙头了。不然这风后奇门设下的阵法,累死他们也刚不动。

其实是我实在编不出来了23333

走剧情走剧情,来人,日更大法走起!俺要把这段剧情给日更完!【哭的的稀里哗啦】然而日更第一天我就短小了【抱头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