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28章
周老爷子现在心情很是复杂,怎么也没想到这当鬼当了这么多年,临到走时还能感受一下吃撑的酸爽。

周圣看着沈勿言,心里一阵唏嘘:王也这小子别的不行,眼光倒是好使,小丫头难得一片赤诚,对那小子倒是好的紧。

而且以她现在所展现的天赋来看,未来必非池中之物,如果按当年那位好友所说,这丫头的背景恐怕不浅,毕竟,有资格掌御龙铃并以神兽为灯的言灵师,绝不仅仅是个肉体凡胎这么简单……

——————————————————————————————————

意识回归后的王也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还在内景之中。但是这回他倒是没有再作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此前之所以反应这么大,一是发现自己受到了欺瞒,二是对未来可能牵涉家人的抵触。毕竟龙有逆鳞,王也的底线便是自己身边的亲近之人,任何可能伤害到他们的事情,都不是他能够容忍的。更何况,在他没注意的时候,竟然早已将沈勿言也牵扯了进来。

王也想到沈勿言就是一阵心脏疼,这丫头,怕是心里门清着呢。可就这还能一路没心没肺的跟着,她心里想的啥王也不用问都知道。肯定压根就没往心里去,更别说去在意他可能带给她的麻烦与危险了,而且以那丫头护短的脾气,遇见事指不定谁先炸呢。

之前他在内景里遭到反噬的时候,感受到沈勿言气息的不止周老一人,王也也是知道的。虽然他倒在沈勿言怀里之后就已经失去了意识,不知道沈勿言跟周老之后发生什么,但是原本乱成一堆的炁流如今却那么安分,肯定是那丫头的手笔。

要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如果现在不是在内景里,他肯定就已经把人搂着好一通搓了。

被剥夺了一次跟自个丫头交流感情的机会,王也看着对面的周老异常哀怨,十分谴责他这种坏人好事的行为。

周.单身狗.没人疼.老爷子:……

如今冷静下来的王也一改此前的懒散,腰背挺直,目光锐利,看着对面也已经认真下来的周圣老爷子,沉声说道:“周前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

打从那天王也跟周老爷子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之后,王也就一直留在内景没有出来过。

对于这种结果沈勿言并不意外,可以说当初做下那种约定的时候,沈勿言其实就已经有了答案。

他们打小形成默契可不是虚的,就像王也了解她一样,王也会做出什么选择,没有人比沈勿言更清楚。他这个人呐,嘴上说的事不关己,一幅最怕麻烦的样子。可其实心软的紧,一旦牵涉到大局,即便知道是个火坑,王也都会一边嘲笑自己多管闲事,一边奋不顾身的往下跳。

虽然不知道周老爷子是怎么说的,但无非是风后奇门与武当,或者整个异人界的关系。莫说牵扯到异人界的格局,单单关系到武当,王也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柳老说得对,王也是个天才,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但是让他如此耀眼的却不仅仅是他武学上的天赋,还有他的心性与为人,谦谦有礼如温水般柔和,对现世心如明镜却不忘初心……

王也,他有一颗真正的道心。

“所以嘛!我喜欢他有什么好奇怪的~”沈勿言颇有些洋洋得意的想着。

而自打那天与周老做了约定之后,他便撤下了对沈勿言来说形同虚设的结界。而且有这丫头看顾着王也的身体,他也省了不少心。

只是周老大概也不知道一件事,这洞内的灵力维持他的形体已经不易,再加上一个王也,其实是有些够呛的。所以沈勿言坚持待在这里,并不仅仅是为看着他。也是为了时刻填补消散的灵力。因此这直接导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师爷发现这丫头越来越能吃了!

以至于每次送饭的时候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惊叹。

趴在王也对面那块石头上躺尸的沈勿言有苦说不出。

万幸在她快要被榨干的时候,王也终于睁开了双眼。而此时距离他闭关的第一天,已经足足过去了十日。

——————————————————————————————

话说王也那天终于从内景里解放以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而沈勿言也难得沉肃,认真的在王也旁边行了大礼。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因为谁都清楚此时并不需要那些多余的安慰。

周老爷子已经离开了。

在确定风后奇门已经传下来了之后,了却心愿的周老爷子已经没有了留下的理由和意愿。临走时,什么话也没有留下,什么人也没有见,就这么悠悠哉哉的背着手,哼着小曲离开了。

王也在那里跪了很久,沈勿言也什么都没说,就这静静地陪着他。

好一会后,才传来王也有些沙哑的嗓音:“小言子……周老他……去地府会有麻烦吗?”

沈勿言摇了摇头,说:“不会,周老的身上有言灵师的印记,地府的人一般不会为难他。”

舒了一口气的王也好似终于放下了一个大心思,整个人都瘫了。挂在沈勿言身上软的像一坨面条。有气无力的招呼沈勿言:“小言子快来扶我一把,我不行了,实在动不了了。”

沈勿言那个嫌弃啊,恨不得把他摁在地上摩擦。没好气的吼:“你丫赶紧给我起开!大哥您先闻闻自个是个什么味先!那过了期的臭鸭蛋都没您带劲!”

这话沈勿言是真没说错,王也在这内景里可真的是实打实的呆了十天,就算有灵力刷着,那运功过程中排出的杂质也够呛了。

沈勿言虽然也没下过山,但是人怎么着也是个女娃娃,还是很爱干净的。走南闯北这么些年,怎么可能没有几招应急的。加上师爷这个关爱小辈的运输工,沈勿言的小日子过得要比王也舒坦多了。

不信邪的王道长抬手闻了闻,差点给自己熏了个仰倒。这下就算是再心大也受不住了,赶紧下山洗澡先。

等王也从澡堂子里褪了两层皮出来,瞬间有种再世为人的欣慰感,差点感动到热泪盈眶。

还没等王也感慨完,也已经收拾赶紧的沈勿言就杀到了,提着王也就往师爷屋里走,边走边念叨:“别在这歌唱生活了,赶紧去给师爷回个话,毕竟发生了这么大事……”

沈勿言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王也也沉默了下来。两人赶到师爷屋前时,他老人家仿佛早有预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王也的肩膀就率先走进了屋子。

沈勿言并没有跟进去,给王也打了一声招呼,就自觉地离开了院子,毕竟是他们武当的家事,她留在这可不合适。

而这一谈就谈了将近两个小时,他们下山时是下午三点钟,折腾到现在已经将近七点了。连食堂都已经关门了。

所以王也从师爷屋里出来时,小心脏凉飕飕的。

完喽,这十天没沾饭食,连白菜什么味都忘了。满心想着下山能好好搓一顿,这下又没得吃了。

满心萧瑟的王也晃晃悠悠的往回走,到了门口却没见到沈勿言的身影。正奇怪着这丫头是不是先自个回去了,就听见老远的地方传来沈勿言的声音。

“小也子!赶紧的!再不来菜就凉啦!!”

王也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咧着嘴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扯着嗓子回到:“诶~——这就来~”

说着,就一溜小跑的过去了。见到沈无言时,仗着个高先狠狠揉了一把脑袋过过瘾,然后敏捷的避过一记黑虎掏心。

边躲还边笑:“诶!小言子你怎么还没长个,再不长你那20厘米的记录就要被我反超喽!”

沈勿言不堪受辱,跳起来打他膝盖:“我可去你的!你说谁没长?这个月我长了有辣么高!”

说完还比划一个极其扯淡的距离。

王也嘚瑟的很:“呦?可以啊,还辣啊啊啊么高,长这么高你咋才到我下巴呢~”

“你丫化肥吃多了!知道什么叫为国奉献吗?我这是为国家省布料!”

“哦,省布料的钱都拿来买牛奶了吧~你屋里那箱牛奶喝完了吗?”

“卧槽!完了!不会过期了吧!”

……

听着外边渐行渐远打闹声,屋里的师爷满心悲哀:孤寡老人晚景凄凉,不孝徒孙不管晚饭,还强喂狗粮!

作者有话要说:

师爷:孽徒啊!孽徒!老爷子我一脚踹翻这碗狗粮!

不知道有人注意到了吗,咱沈同志也是有挂的人。然而并木有什么卵用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