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37章
“言小姐,您可来啦!少爷他把自己关在亭香水榭已经三天了,送去的饭食也就动了那么几口。再这么下去身子哪能受得住哟……平日里就您俩关系最好,就请您去劝劝他……”

沈勿言刚到诸葛家就被等在那里的老管家给迎了进去,一路上噼里啪啦的把诸葛青这几天干的好事都给抖落了出来。

听到那小子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没出来,沈勿言这脑门上的青筋就一抽一抽的。

但是沈勿言并没有如老管家福伯所想的那样直接去亭香水榭把诸葛青揪出来,而是熟门熟路的摸进厨房挽了袖子开始和面。看了半天发现沈勿言是准备做桃花酥的老管家恍然大悟,然后一脸欣慰的退了出去。

而专注于做糕点的沈勿言没怎么注意老管家意味深长的眼神,就算真看见了也不会在意,反正早就习惯了。因而她现在正在深刻的怀疑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位坑爹的祖宗。想到自己跟那只骚包狐狸的光荣史,沈勿言就感觉手里的面都十分操蛋。

——————————————————————————————

诸葛家算是专出术士的第一大家了。同是在天道手下混饭吃的人,诸葛家与言灵师一脉的渊源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说的完的。言灵师素来不喜欢掺和俗世,但如果是诸葛家的人倒可以考虑另算。

柳老当年带着沈勿言熟悉异人界各大势力分布时,第一站便是建德诸葛家。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晓得那位诸葛武侯便是他们诸葛家的祖师爷。因着这层关系,沈勿言第一次进诸葛家时简直是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态。

直到遇见了诸葛青。

说到沈勿言跟诸葛青的孽缘,就不得不多提一句。

作为这天下间小道消息最多的职业,言灵师们提到武侯派就必然提到武侯奇门,提到武侯奇门就必然得啧啧称奇个老半天。

可惜这种现象搁几十年前很常见,搁到现在,就比较一言难尽了。谁能想到这天下间当真能出来一个更加奇诡卓绝的风后奇门呢。

所以柳老暗搓搓给她八卦这些事的时候,沈勿言憋了半天就憋出来一个很欠的总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呼死在了沙滩上。

啧,真惨。

而当沈勿言在人家里做客的时候,深刻的表示一个糙习惯了的人实在是对那些精细的食物又爱又恨。

爱在真的很好吃,恨在真的不够吃。

作为一个有逼格的新一代言灵师,在满桌子人都搁下筷子的时候,她悲痛的放弃了再要第三碗的决定。

然而她那出类拔萃的饭量早就引起了当时还是个小正太的诸葛青的注意。看着生无可恋的沈勿言,诸葛青很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暗搓搓跑到沈勿言旁边,新奇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非常天然黑的问了一句:“你那么小一个,怎么比我爹都能吃!你看你脸都吃圆了,女孩子难道不是最怕胖吗?”

沈勿言:“……”

很好,臭小子我记住你了。

可惜因为正处在长身体的阶段,本来就没怎么吃饱的沈勿言憋了几天实在忍不住了。

所以当她大半夜偷偷摸摸翻了人家后院墙头,想溜出去打牙祭,然后跟正在啃串烤鱿鱼的诸葛青打了一个对脸的时候,沈勿言非常满足的笑了。

自此以后,沈勿言跟诸葛青两个就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这两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明明恨不得抽对方一耳瓜子,偏偏要学着那些老狐狸打嘴仗玩心眼子,见了面还要保持着“和善”的微笑。

美其名曰:“君子动口不动手,对这样的女(男)人,揍他都掉价!”

看得柳老都觉着胃疼。

柳老这回来诸葛家肯定不光是为了让沈勿言长见识的,更多的原因自然是那群大人之间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柳老没说,沈勿言也懒得问。反正诸葛家的人喜欢她,她也挺喜欢诸葛家的氛围。住在哪里都没所谓。

如果没有那个贼鸡儿讨厌的死狐狸就更好了。

然而沈勿言没想到会一语成谶。

那天诸葛青没来吃午饭。而其他人似乎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诸葛家家大业大,哪位少爷小姐突然想在自个房里吃饭也很正常。加上这些天那群大人之间的事似乎到了紧要关头,就更加顾不上这群小毛孩子。

可沈勿言总觉着有哪里不对劲。

虽然理智上认为这事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心里总有点不踏实。作为一个极有天赋的言灵师,沈勿言即使刚出道也晓得言灵师的预感往往不是无的放矢。更何况诸葛青今儿早上还说要在中午跟她比赛谁能吃来着。

这种不安在看到外面愈发阴沉的乌云时愈演愈烈。也许是意愿太过强烈,当时还不怎么能熟练使用的天眼意外的让她看见了此时的诸葛青。

他在一个后车厢里。

加个条件,被套了麻袋还有可能挨了几拳的诸葛青,被人塞进了后车箱里拉走了。看周围的环境,显然已经出山了。

这标准的套路,这熟悉的既视感。看过警匪片的都特么知道发生了什么。

沈勿言浑身的毛都炸了!

我了个大槽的!就说诸葛青那小子不积口德早晚遭报应吧!鬼知道为什么他在诸葛家的地盘都能被人绑走!

但是人不可能不救,而诸葛家当家的一群人和柳老却不知道在干什么,沈勿言只能把消息传给诸葛家的守卫让他们赶紧捞人,等不及那群乱成一锅粥的人反应过来,自己就先用半吊子的言灵术跟了上去。

所以被绑在小仓库里的诸葛青深刻的记得在那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他眼睁睁的看见地里长出来了一个脑袋!

堂堂诸葛大少爷,没有被绑架吓到,却差点被自个猪队友给吓厥过去。

最后好歹是稳住了。

“我的个老天爷啊!你特么是妖怪吗?!从地底下钻出来?”

“嘿你这个不识好人心的,我冒这么大险进来救你,你还说我是妖怪?你见过长那么漂亮的妖怪吗?”

“没见过长得漂亮的,但是也没见过长这么胖的!”

“科科,再见。”

“诶诶诶!我错了我错了,你最漂亮了好不好,别扔下我一个人啊,我这还被捆着呢~”

“你丫活该!”

“嘿嘿嘿~小言言~你最好了,看在咱们那么深的交情上,你舍得把我丢在这乌漆嘛黑的小仓库里吗?”

“噫~别这么叫我。再说了,谁跟你有交情,咱们很熟吗?不跟你闹了,小狐狸,你到底得罪谁了,怎么会惹上全性那帮魔星!”

“全性?!怎么会是他们?”

“啧,他们身上的怨气浓的都快把人熏吐了,我不可能会认错的!”

两小只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一言不合还差点干起来。幸好没缺心眼到连结界都没下。

然而搞清楚外面那群绑匪里面有全性的人掺和之后。两个熊孩子终于沉默了。

毕竟如果是普通人想要劫财,那根本算不上事,诸葛青一个人就能撂翻一片。而如果加上全性那帮魔星。就绝不会是一场简单的绑架了。不过想也知道,没有全性的人在,谁有本事在诸葛家地盘上绑了他们的大少爷。

虽然搞不清楚那群贼人想干什么,但是肯定不是啥好事。沈勿言看着诸葛青瘦不拉几的小身板,十分的忧愁。

她刚拿到灯没多久就被柳老给带来认脸了,一路上根本还没来得及学什么本事。遁地术在没有土地爷的帮助下带不了第二个人。勉强用的话很可能两个人都被活埋。

而土地爷刚才传话说正在开趴提,一时半会到不了。

外面那群异人也不是吃素的。沈勿言能进来还是占了出其不意以及言灵师不用炁的便宜。不然以她这半吊子水准,早被抓起来了。

可惜也只能到这种程度了,诸葛青被封了穴道,奇门用不出来也不敢用。她怕动静大了触动外面的禁制也没法用那点半生不熟的言灵。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弄点乱子将外面的那群人给引开一会,然后她对诸葛青下一个傀引,用遁地术把他先弄出去。

至于她,打不过还不会跑嘛,言灵师的看家本事就是跑路好吧。

打定主意的沈勿言说干就干,刚准备想办法搞点事,就听见外面一阵噼哩嗙啷。一听就知道是诸葛家来人了。

可沈勿言却一点没高兴起来,因为那股子强烈的危机感又来了。一回生二回熟的开了天眼,发现外面显然不是诸葛家的精锐。也不知道那帮大佬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连自家少爷都顾不上!

而且更惨的是,特么全性那帮人简直不要命,小小的仓库下面遍布雷符。真的炸起来,别说诸葛青,连外面那群人都保不住。

一头冷汗的沈勿言半点不敢耽搁,边在诸葛青的身上下引,边揪着诸葛青的领子叮嘱:“我把你送出去之后,带着你家的人赶紧跑听到了没有!这地下都是雷符,炸起来一个都别想好!”

此时尚且稚嫩的诸葛青显然没有日后的淡定,突然遇到这事,说不慌是假的。看到明显有点慌乱但是依旧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的诸葛青,沈勿言难得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个小少爷,摊上这事真是难为他了。怎么说自己都是个去过地府的女人,就多照顾点吧。

哎,人太善良也很累。

沈勿言暗搓搓的嘚瑟了一下。

可是也不想想她自己也是小屁孩一个,甚至比诸葛青还小了好几个月。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该干正事儿的时候沈勿言还是很靠得住的。她伸手揉了一把诸葛青的蓝脑袋,咧开嘴笑着说:“别紧张,咱诸葛家的小少爷还怕他们不成,而且这不还有我呢嘛,咱可是言灵师诶。记住我说的话,出去之后什么也别管,带着人赶紧跑,能跑多远跑多远,剩下的交给我。”

也许是沈勿言放松的神态感染了他,本来也只是一时慌张的诸葛青现在也很快冷静了下来,揪着沈勿言急切的问道:“你怎么办?!要走一起走!”

可沈勿言根本没给他挣扎的机会,随着一声轻喝,诸葛青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睁开眼时就已经到了自己护卫的人堆里。顾不上懵逼,诸葛青咬着牙就往前冲,同时嘴里喊着:“诸葛崇!!带着人赶紧走!这里快炸了!妈的,你听到没有!”

身为诸葛家旁系的一把手,保护族人是刻进骨子里的天职。在接到命令的第一瞬间,除了立刻下令撤退,就是一把将诸葛青给捞了回来。

因此当诸葛青被人强行带到半路,听见仓库传来一声巨响然后火光冲天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跟着炸了。

一口咬住勒着他的胳膊,在诸葛崇松手的时候,拔腿就想往回冲。

而他那点小短腿显然是跑不过大人的。

又被人给摁住的诸葛青悲愤的不得了。一包眼泪稀里哗啦的就憋不住了。

就在他坐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就感觉旁边有人在吧唧吧唧的吃东西。

正难受的诸葛青出离的愤怒了!

扭头就想给旁边那个没眼色的人一个教训。然后就看到除了小脸被熏得乌漆嘛黑,头发被燎焦了一绺,其他啥事没有的沈勿言正蹲在旁边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手里还拿着一个刚才从土地爷那顺过来的桃花酥吃的正香。

被吓得打了一个哭嗝的诸葛青哭的更惨了:“呜嗷嗷嗷——你丫没死啊!!!你还特么有心情吃点心!我都被你吓死了呜~”

沈勿言在旁边特没良心的笑出了声。还用自己的油爪子摸摸人家的小花脸。没心没肺的说:“都说了我可厉害了嘛~诶呦别哭啦,你平时不最要形象了?现在你哭的丑死了。噫~要不这样吧,回去我做糯米糍给你吃?”

“嗝~要你管!呜~我不吃糯米糍,我也要吃桃花酥!”

“成成成~桃花酥就桃花酥吧,只要你吃的下去。诶呦!!你别往我身上扑,你丫身上都是泥!”

……

作者有话要说:

修个bug,官方诸葛青生日11月15日。王也10月5日。因为我没看到具体的年份,我也就没怎么特意去找,就当他们是同年吧。如果翻车了大家就当没看见23333.言哥设定比道长小了将近一岁。是来年7月生。罗天大醮的时候,言哥设定跟不要碧莲同岁,19岁。

话说我怎么觉着青仔小时候还挺萌的。【面壁思过.jp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