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38章
事后证明那晚颇为惊险的绑架事件的确不那么简单。至于更加深层次的原因就不是沈勿言能知道得了。但是有一点她倒是听明白了,诸葛青被绑架完全就是出于一种调虎离山的撇脚计策。能成最好,不能成也无所谓。

可惜诸葛家的一群老狐狸早就算到有这么一出,确定最后的批语是有惊无险后,也就特别心大的撒手不管了。权当是对小辈的历练。这就难怪当时偌大的诸葛家竟然没有一个当家的露面。

沈勿言因此感到非常的糟心,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她玩了命的跑去凑热闹是图啥呀。

但她也不想想,如果她真的没掺和进去,那道有惊无险的批语恐怕也就值得商榷了。

可是自那天当着沈勿言的面哭的稀里哗啦之后,诸葛青的内心却经历了一系列更加难以言喻的巨大转折。从极度羞耻到生无可恋,然后到了一种看破红尘的佛系境界。

最后冷静下来的诸葛青发现其实还挺带劲的。

尤其是发现之前看不顺眼的小姑娘气场足有一米八。

于是诸葛青单方面的对沈勿言颁发了“生死之交”称号。

随后诸葛小少爷就莫名其妙的解锁了一种新属性。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放飞自我的状态。其主要表现在:吃饭要粘着小伙伴,练功要粘着小伙伴,写作业更要粘着小伙伴,要不是被他老爹摁在地上抽了一顿,抱着枕头的小少爷差点连睡觉都要粘着小伙伴。

对此沈勿言表示:

——啊,好烦。

然后她无比得想念远在京城的发小。至少被她揍了以后,王也就从来不会找她要抱抱,他只会给她来个过肩摔。

满脑子暴力倾向的沈爷估计永远也懂不了什么叫撒娇了。

所以诸葛青在认识沈勿言之后,最糟心的事有两件:一是小言言又嫌弃我了。

二是小伙伴又双叒叕的跟我提她的那个劳什子发小了!

但是不管诸葛青和沈勿言之间难以言喻的相处状态,这俩货的关系倒还真挺铁。毕竟言灵师也不是一年到头都在外面飘,有时候大半年也不见得能赶上一单活。而且现在就算是神棍也得要文凭。所以沈勿言在这五年间只要不出任务,就会被柳老押送到诸葛家上课。

可以说是非常悲惨了。

要说最鬼畜的大概就是诸葛家的一些长辈总觉着这两个人非常有戏,至今还有那么点拉郎配的意思。刚知道这事的时候,沈勿言的表情极其扭曲,而诸葛青当场笑出了猪叫声。

不提这些让人头大的事,现在诸葛青那脆弱的玻璃心才是沈勿言比较头疼的。

讲真,虽然沈勿言之前对诸葛青的这回闭关有所担心,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他真的会栽在上面。

诸葛家的这次试炼有多难她清楚,可诸葛青的天赋有多令人惊艳她更清楚。

至少到目前为止,在年青一代里,除了王也她还真没见过能跟诸葛青媲美的术士。

一个从小被众星拱月且未曾失败的少年天才。如今栽在了自己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最后一关。换到谁身上都不会那么容易接受。更何况诸葛青又是一个那么骄傲的人。

所以当沈勿言推开亭香水榭的屋门,看见那位传说中备受打击,茶饭不思的大少爷站在沙发上跟人组队开黑,还吼地脸红脖子粗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拿手里的盘子糊他一脸。

深感智商受到侮辱的沈勿言扭头就走。接着非常悠闲的闪开了来自背后的一个虎扑。面无表情的看着某人愉快的拥抱了大地。

捂着鼻子的诸葛青悲痛欲绝,十分谴责沈勿言这种绝情的行为。站在一边淡定鼓掌的沈勿言表示这种套路都玩了多少年了,到现在都不长记性怪我喽。

于是在进行了一次“友好的”重逢交流后。两个人终于能坐下来好好说话了。

看着坐在地上狼吞虎咽的诸葛青,沈勿言在一边嫌弃得不行。盘腿杵着下巴嘲讽道:“啧啧~您这幅尊荣要是被你那些小迷妹看见了,绝对能幻灭一大片。你丫可就这点出息,还把自己搞得可怜巴巴的,你今年才多大啊,失败一回怕啥嘛。”

然后似乎想起来这位仁兄刚才的“雅致”,沈勿言笑的一脸阴森:“哦,不对,您是不怕,刚儿还有心思在那打游戏呢。也就福伯操心的要命,生怕你在这想不开。”

塞了一嘴桃花酥的诸葛青听完就把眼睛笑没了,顶着一脸点心渣子就往沈勿言那边凑,哪怕被沈勿言一巴掌拍回去都没挡住他那张闲着没事就撩妹的嘴。

“嗯哼~这不是就等着你来心疼我呢吗?你不着急你来这么快?我打了电话才小半天你就到了~不过小言言你的桃花酥真的越来越好吃了~”

说完就塞了一大口,看样子福伯是真没说错,这货一看就饿惨了。

“少往自个脸上贴金了,要不是看在老夫人的份上谁理你……啧,你丫吃慢点,这儿没人跟你抢饭吃,那么甜的东西也就只有你才吃不腻。”

随手接过沈勿言递过来的水灌了一大口,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的诸葛青又找回了自己花花公子的人设。

沈勿言鄙视的小眼神都没能浇灭他蠢蠢欲动的内心。勾着沈勿言的脖子就开始跟她胡侃,巴啦啦的把这段时间的光荣史吹了一遍。顺便很夸张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对沈勿言的思念之情。说着说着就想来个熊抱,然后不出意外的再次被沈勿言一巴掌糊了回去。

可说了老半天就没见他提试炼失败的事。沈勿言只能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过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这个脾气。虽然诸葛青尽可能的装作若无其事,可还是掩盖不住有点苍白的面色。显然那最后一场试炼失败后的反噬并不轻松,不仅仅伤到了诸葛青的自信,对他的身体也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沈勿言盯着旁边笑眯眯的骚包狐狸,发现这些男娃子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最后她一把摁住诸葛青的蓝脑袋,无奈的说:“好啦,别闹啦,你内伤好了吗你就在这闹腾。都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那点小花花肠子我门清。

知道为啥我最讨厌跟你们这种人相处吗,就是因为你们什么事都憋在肚子里,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聪明人能猜得到你的心思。不想笑就不要笑,平时不挺会腻歪的嘛,这会该撒娇了反倒老实了。”

沈勿言看着渐渐安静下来,还有点委屈巴巴的诸葛青就特别想笑:“嘿?~我还没跟你算不吃饭的账呢,你倒是先委屈上了,你丫要是真硬气还给我打什么电话,憋了半天也没憋出来一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那哭了呢……小狐狸…你不会真哭了吧哈哈哈哈!”

还没刚感动一会的诸葛青就被沈勿言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个丫头真是天生的冷场帝,什么气氛到她手里都会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但诸葛青倒是没把沈勿言又揪他小辫子玩的爪子拍下来。面对着楼阁外的苍翠山峦,两个人一时间也没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深深吐出一口气的诸葛青勾起一丝轻松的笑意,身子往后一撑,眯着眼睛看向坐在那发呆的沈勿言,手贱的扒拉了两下安静如鸡的红四喜,开口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这回倒是没听见你说要去找你那个半路出家的发小了。怎么着,终于发现还是诸葛家舒坦了吧。”

回过神的沈勿言灰常不屑的哼了一声:“想得美,我家发小很厉害的好吧,而且武当山山清水秀的,还有一堆小道长可以逗,比你们家这种天生就把撩妹技能点满了的花花公子纯情多了。”

更何况俺家道长还在那呢。

诸葛青一听就来劲了:“怎么就不纯情了,一会我就把白给你揪过来,那小子见到你就走不动路,你平时不最喜欢逗他了吗,怎么着我们家白都比武当山的小萝卜头可爱吧。”

沈勿言想到诸葛白那个软包子脸就想笑,摊上这么一个哥也真是够惨的,扭头边笑边给了诸葛青一拳:“你能不能少欺负人家几回,你也就仗着比他大了,天天变着法的坑弟,亏得那小包子还一心向着你。哦对了,听夫人说你准备去罗天大醮?诸葛家不是好多年没掺和这事了嘛,怎么,想过去找找自信哦。”

诸葛青挑了挑眉毛,笑眯眯的肯定道:“你这么说也没错,我这刚遭到重大打击,还不准我去虐两把菜找找自信嘛,怎么说我也是久负盛名的天才来着。而且诸葛家确实避世太久,也该出门长长见识了,多年没有出来走动,外面的世界我都快不认识了。正好趁此机会见见那些传说中的天才们。”

像是想起了什么,诸葛青突然很惋惜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沈勿言说:“小言言你真该去罗天大醮让他们见识见识的,毕竟你可是能虐我的人。可惜你们这行的规矩太多,不然肯定能惊掉一地下巴。”

沈勿言倒是没多大反应,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说:“早就说啦,言灵师不可能公然出世的,你出去问问有几个异人知道这世上还有言灵师这一行的。从某种方面来说,言灵师的存在太BUG。只是因为人数太少,素来不喜欢在人间待着,也并不随意插手异人界的事才维持了这么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不仅仅关系到我,也关系到其他同门。所以到现在也只有那些大佬们才知道一点我们的事。所以我要是真的参加罗天大醮,没上场就会被人请去喝茶。为了那帮老人家可怜的心脏,我还是老实吃瓜吧。”

诸葛青听完不无可惜的啧了一声,毕竟沈勿言的身份的确很敏感,这也没办法。不过诸葛青每当想到沈勿言咒令全开,灯铃现世的风采,就忍不住惊艳一把,能见识到那样的场面的确是一大幸事。

那些没机会看见的人只能说是没福气喽。诸葛青毫无诚意的想着。

但是沈勿言此时却有点不安,这次罗天大醮水太深了,如今连诸葛家都掺和了进去,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加上老天师这回的目标明确,为了张楚岚不惜拉上整个异人界摆下一场迷魂阵。万一有人挡了老天师的路,沈勿言毫不怀疑他老人家会直接出手。

想到武当山上那个至今立场不明的定/时炸/弹。万一诸葛青跟王也碰上……

沈勿言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应…应该没这么背吧。

可惜,这话沈勿言自己都觉着底气不足。

头痛到不行的沈勿言现在就想回到武当山看住那个不省心的。但是怎么琢麽都不踏实的沈勿言决定还是先把这边的祖宗折腾好。

沈勿言扭头看着诸葛青的眼睛,难得严肃的说:“小狐狸,你去罗天大醮我不拦你,出去走走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你这次试炼失败可能就是因为你的心境不够,可是我要提醒你——”

沈勿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匪夷所思的人和物就更多,也有太多你所不知道的妖孽。甚至你以前所坚持的骄傲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如果你不确定能够承受这种颠覆性的无力感。那么我情愿你待在家里。”

“小狐狸……一个天才接受荣耀总是很简单,因为那是他们应得的贺礼。可当你拼尽全力也如飞蛾扑火般无力时,你就会发现自己以往的骄傲如此脆弱……”

沈勿言看着诸葛青,柔和下了眉眼,清透的双眸倒映着窗外的阳光点点,带着微微笑意的语调轻缓而认真。

“但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先认识到自己原来并非无所不能。诸葛青,你的骄傲是这世间最耀眼的珍宝,而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你明白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完了,我这爬墙爬到一半爬不回来了,谁拉我一把,道长要杀人了啊啊啊——

【突然感到大事不妙,一脸惊恐.jp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