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39章
沈勿言掏心挖肺的给诸葛青做心理建设的确起到了极其显著的效果。

甚至有点好过了头。

被沈勿言生灌了一缸鸡汤后,诸葛家的大少爷就陷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其粘人程度直线飙升。在沈勿言待在诸葛家的这两天,这位大少爷都快把自己扭吧成了一股牛皮糖。

沈勿言摁着脸硬撕都撕不下来的那种。

与沈勿言的满头青筋相比,诸葛家的个别群体,比如说老管家福伯,这两天就过得格外喜庆。天天红光满面,仿佛有啥大事要发生了似的。

满心狂躁百口莫辩的沈勿言自己都不知道她干了什么才让这个本来就有点鬼畜的大少爷现在直接变异了。

索性在她各种天材异宝外加灵力的辅助下,诸葛青身上的暗伤可算是被她折腾好了。在确定这家伙现在壮的像头牛之后,沈同志麻溜的收拾了包裹投奔发小去了。

临走的时候差点把自己感动的热泪盈眶,忒不容易了。

要知道诸葛青可是个出场自带波浪号的神奇男人,在觉醒了蜜汁属性后更是荡漾到不行。这几天下来沈勿言感觉自己都快成了一个波浪号。

她现在都有点害怕,如果自己见到王也之后第一句话就来个小也也~……

那绝对是场灾难!王道长绝对会把她揉吧揉吧扔出切咧!

心有余悸的沈勿言赶紧给自家王道长戳了一个电话洗洗耳朵。一听到那熟悉的京片儿,沈勿言瞬间得到了治愈。整个人都舒坦了,开心得不得了。

然而人一开心就容易忘乎所以,所以被某只狐狸荼毒了几天,整个人都不对劲的沈勿言开口就是:“诶呀~~小也也~~你想我了没~~~”

“……咔哒”

沈勿言:……

完了,没控制住窝寄几。

苦哈哈的沈勿言赶紧又回过去一个电话,这回再也不敢浪了。

“诶诶诶,别挂啊,这下正常了我保证!嘿嘿~”

王也听着电话那边讨好的笑声满头黑线:“…您这是在狐狸窝里过久了怎么滴,连咱们京片儿都不会说了。你看给我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沈勿言隔着电话都能想到王也当时狠狠打了一个哆嗦的样子,笑的不行:“哈哈哈~你看我这不是入乡随俗嘛,生活就得要充满惊喜,刚才来这么一下是不是整个人都精神了?”

“喝,还惊喜,惊吓还差不多,我这刚吃完中午饭,您也忒不厚道了吧,想让我减肥也不是这么个玩法啊。”说完王也自己就先乐了一下。

两个人在电话里嘻嘻哈哈了小半天,王也终于没憋住,张口问道:“小言砸,您看咱这正事也干完了,人也看过了,你是准备今儿下午回来呢还是今儿傍晚回来呢~”

沈勿言闻言挑了挑眉毛,哭笑不得的说:“嘿!你这俩时间有啥区别,说来说去不还是今天,就不准我在外面玩几天了?”

半躺在石头墩上偷懒的王道长挠着头赔笑:“诶呦,这哪能啊。下午和傍晚差别可大了去了,交通工具选得好,不光省时还省力。就是不知道您是准备坐天上飞的呢,还是底下跑的呢~至于再玩几天——”

王也瞬间苦逼兮兮:“小祖宗咱就别玩了吧,您这回一跑两月还没玩够呐,真想玩来武当山玩呗,内部人员,全区免费,随你怎么浪。怎么样,武当欢迎您?”

沈勿言简直服了这位爷,这都哪来的歪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行啦,还拐着弯的套我话。今儿下午的飞机,买的有点晚,估么着傍晚才能到,不用来接我,下了车我自个回去。”

王也一听这话立马就精神了,一个激灵坐起来,还煞有介事的矜持了一下:“诶呦,这哪成,真不用接啊,那多不合适。”

沈勿言都能想出来那边装的跟什么似的样,没好气的囊次他:“得了吧,道爷您认路吗,打从您出家以来就没进过机场吧。”

“嘿!小瞧我了不是,贫道是不认路,但是咱会打的啊。”

“哟呵,您是又有钱了怎么着,还打的?”

“出家人,钱财乃身外之物,我没钱,但我会赊嘛。”

几个月不见,沈勿言发觉这位道长的脸皮与日俱增,气都能给人气乐了:“成成成,您厉害,说的跟什么似的,你丫从刚才到现在挪窝了吗?”

王道长笑的不行,梗着脖子顶嘴:“谁说我没挪窝的!刚儿我还在那躺着呢,现在我都坐起来了老半天了!”

然后不积口德的王道长话音刚落就遭了报应,沈勿言隔着电话都能听见云龙师傅的咆哮声。

接着就是一阵噼哩嗙啷,听这声都知道被揍得挺惨。

毫无同情心的沈勿言听得津津有味,满心眼的幸灾乐祸。

不过王道长的小师弟及时的拯救了他,如蒙大赦的王也捡了手机就麻溜的一路小跑。低头一看正在通话中,立马就知道那死丫头一定没少听乐子。

果然刚把手机凑近耳朵就听见沈勿言那边传来一声意犹未尽的叹息,王道长鼻子都要气歪了。

“你丫还有没有良心,看我挨揍你咋就这么高兴。”

沈勿言一秒正色:“不!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针对你,不管看见谁挨揍我都很开心。”

王道长:“……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不管那边笑成傻子的沈勿言,王道长摁着心脏挂了电话。跟着小师弟一路走到了师爷的院前…

———————————————————————————

被挂了电话的沈勿言自个又乐了一会,刚巧飞机要起飞了,便按了关机。

看着渐渐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嘴角的笑意却充满了苦涩。

刚才小师弟说祖师爷找王也的话她听见了。这意味着什么她也未尝不清楚。

沈勿言心中充满了一种无可奈何。诸葛青是这样,王也也是这样。这操蛋的命途总是有办法让人无法选择。

就比如现在,即使沈勿言不愿意,但她也不得不承认,早在接到罗天大醮通知,甚至在她看到夜空中大变的星轨时,有些事情就早已注定。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也没有那么多侥幸。身为言灵师的她总是会比大部分人看到的更早也更多。有人觉着这是幸运,可沈勿言有时候却觉得这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无知就一定是错吗,那为什么很多人却是在最无知的时候过得最快乐。

就如同她对诸葛青说的一样,人总是在认识到自己的无力之后才学会了成长。

而沈勿言,她早就经历了太多的无能为力。

大仇得报痛快吗?那为什么他们却哭了呢。

生离死别痛苦吗?那为什么却有人可以笑着放手呢?

刚成为言灵师的时候,沈勿言几乎要迷失在这些纷繁复杂的情感里。从一开始的挣扎与疯狂,到后来的迷茫与麻木,最后才有了现在这个可以挂着一丝轻笑,如闲庭信步般游走在世间的言灵师沈勿言。

这些王也不知道,也不用知道。沈勿言最庆幸的便是在王也尚未成长起来之前,她便有了能够守候在他身边的力量。

不管未来发生了什么,她始终记得自己所坚守的是什么。那些她所珍惜的人和物,是她最后的底线。

直到她消失殆尽,直到不再需要她……

不管是诸葛青还是王也,他们都是少年天才,都是如此骄傲而耀眼的人物,谁都不忍心打碎他们身上的坚持。

但是就如同她相信诸葛青不会就此止步一样,她同样深信着王也不会放下这天下苍生。

看着机窗外柔软的云彩,沈勿言懒洋洋的想着:这次回去,估计连行李都不用拆了,肯定要不了几天就得去龙虎山……

————————————————————————————

王也颇有精神的对屋里的师爷打了声招呼:“祖师爷!小的进来啦!”

而正拿着一个IPad玩微信的老师爷,颇为骄傲的向王也炫耀着自己花了半年练到“纯熟的”技能。

王道长毫不客气的对他连夸带捧,如果沈勿言在这,估么着王也还会有一个给他捧哏的。

这一老一少商业互吹的倒是分外和谐,直到老师爷给王也看了老天师发来的留言。上面写着陆瑾老爷子把通天箓拿来设奖的消息。

王也看着屏幕挑了挑眉毛:“通天箓,原来这东西一直在陆瑾老前辈手里。”

老师爷笑呵呵的看着王也道:“怎么样,这样一来罗天大醮就是另一番局面了,你还是不打算去吗?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知道当年的事情?”

王也却哈哈笑了一声,毫不在意:“想知道当年的事儿还用得着找老天师,您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嘛。”

可老师爷却沉默了下来,半晌后,宛如叹息般的说:“抱歉啊小也子,老夫没有老天师的魄力……”

王道长叹了一口气,很是心大的表示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知道了又能怎样,这不抬杠的性格可把老天师给逗乐了,可惜,今日的老天师却没有就这么让他回去,而是正色道:“王也啊,命运命运,这运势可变,命中却是注定,人呐,往往是被这命格裹挟,身不由己。你身负的这绝技,在我所知的八绝技中都算是匪夷所思,你想要置身事外,怕是极难呐。”

看着明显陷入沉思的王也,老师爷摇了摇头,老一辈造的孽,终究应在了这些下一辈身上。他疲惫的闭了闭眼,对王也说了最后一句话:“王也,人生不易,行路艰难,但这人生总还是有些惊喜在等着你发现,关键是你自己怎么选择。总有些人是命中注定独一无二,遇见了,就一定要保护好她。”

原本还有点懒散的王也听完之后浑身一震,深深地看了一眼已经闭目养神的老师爷,身侧的手指收紧了一瞬。王也敏锐地察觉到老师爷的话中包含的某种深意。但是现在的他却无从得知。

最终王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我考虑考虑吧……”

——————————————————————————

扛着两个大行李箱累的七死八活的沈勿言总算爬到了后山上。刚到道观门口就摊成一个肉饼。

心里后悔不迭,念叨着当初就该让王也来接的,至少有个免费劳力拎箱子不是。

而这会在门口执晚勤的一个小道长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看见沈勿言颇为惊喜的喊了一声:“言姐姐你回来啦!王师兄他等你好久了。这回终于不用听他天天念叨了。”

沈勿言听得嘴一咧,笑眯眯的往小道长手里塞了一块糖,有点好笑的问他:“呦~嘴这么甜,刚才那话是不是你王师兄教你的~”

明显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拆穿了的小道长愣了一下,然后果断选择了给糖吃的漂亮姐姐,卖师兄卖的毫无压力。

“嗯!就是王师兄教的,不过他刚才吃完晚饭就把自己关屋里了,这会应该睡了吧。”

沈勿言磨了磨后槽牙,准备明天再找他算账。然后一本满足的揉了揉小正太的嫩脸蛋,怎么看都活像个变态。

可是还没来得及收回自己的罪恶之手,沈勿言就突然闷哼了一声,嘴里瞬间咳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感受到自己留在王也内景里的长明灯已经支离破碎,直接替王也抗下数道重击的反噬疼的她满头冷汗。揪着领口颇为困难的喘息了两下。沈勿言咬牙切齿的低吼出声:“王也你个混蛋!四喜!——”

“嗡————”

因为主人受伤,早已焦躁不安的红四喜直接嗡鸣出声,迅速闪进王也的内景。

而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蒙了的小道长下意识就想叫人,却被沈勿言一把捂住了嘴。

沈勿言瞳孔里的两轮新月莹莹惑惑,因为来不及跟他解释太多,便直接用言灵暂时给他下了一道暗示,让他下意识忽略这里发生的事。

可惜沈勿言现在还没缓过来,言灵术效果大打折扣,最多过了今晚,他就会重新想起来。

不过应急也足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屋里那个杀千刀的从内景里踹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完了,道长玩脱了,言哥要发飙了。提前替你点蜡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