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41章
从祖师爷屋里出来之后,王也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寻求答案。不管是师爷告诉他的信息,还是小言子之前对他的劝告,都预示着这次罗天大醮背后隐藏的事情绝不简单。

其实师爷有句话没有说错。当他身负这绝技开始,就早该预料到自己终究逃不过去。既然难以置身事外,被动承受一向不是他的风格。不管是为了师门,还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尽早将这命途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上策。

打定主意的王也吃完饭就把自己关进了屋里。在进入内景的前一刻,王也还心有戚戚的想着,万一让小言子知道自己背着她探查这件事,估计又是一桩惨案。

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甚至可以说一帆风顺,直到问道老天师的目的时,面前出现的火球才骤然膨胀。看着身前足有一人多高的火球,王也就已经有点头疼了。

而当他问道张楚岚这个人时,哪怕王也自认为足够淡定,也被眼前狰狞的庞然大物震惊到一时失语。

换在平时,遇见这种体积的答案王也一向不会选择硬刚。更何况刚才为了获得老天师的目的他已经感到后继无力。不用出去看,他都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又是一副七窍流血的惨样。

他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可这回关系重大,甚至直接影响到一代天师的地位。而在刚才所看到的景象中,虽然沈勿言的存在因为天道禁制被抹去了不少,但是以王也对她的熟悉程度,哪怕只是从诸葛青的对话以及一点模糊的背影,都可以断定她也被牵扯其中。

仅这一点就足够王也狠下心了。既然半途而废不可能,那他只能硬着头皮强攻。

所以当他再次被反噬重伤,呕出一口鲜血的时候,王也咬牙死撑的同时只能在心里苦笑。到底还是托大了。

看着眼前即将把他吞没的一片火光,王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抬手掐诀,准备燃烧寿元来换取最后一搏的机会。到了这种地步,王道长反倒放松了不少,还有闲心祈祷着沈勿言回来之后可千万别发现。

然而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就当他准备玩命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随后就感到身上骤然一轻。猛地抬头就发现沈勿言的长明灯义无反顾的挡在了自己面前。

平时散发着柔柔暖光的精致莲灯此时光华大绽,重重莲瓣怒然盛放。直接将最后最重的几道反噬生抗了下来。

而代价自然就是整个灯体的支离破碎。

王也知道这长明灯是沈勿言留下的命灯。但是王也不知道当初沈勿言留在他内景里的灯还有挡灾的咒术。她最初设下言灵的时候为了让王也放心,也出于让他自己锻炼的目的,并没有说这灯会在危及生死的时候帮他一把。

所以王也看着眼前如同晶莹剔透的流星般坠落的点点碎片。心脏都停跳了一瞬,因为震惊而睁大的双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随后被心慌和怒火充斥的胸腔差点当场爆炸。

虽然不知道沈勿言留在这的灯会牵扯到什么,但哪怕他不懂言灵也知道如今灯体碎裂绝对不可能没有代价。

王也现在明显有点失控,不管不顾的直接放开了所有的控制,风后奇门瞬间在内景中盘旋而出:“离字!爆炎!”

然而妄图强行破关的王也话音刚落就被突袭而至红四喜打断了所有的术法。因为飞的太快,红四喜到现在都还在发出“嗡嗡”的响声。要知道一旦这些术法真放出去,沈勿言刚给他捞回来的半条小命立马就能被他作没了。

王道长顶着一张懵逼脸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随后赶到的沈勿言一脚从内景里踹飞了出去。

“坤灯断路,曰:离魂归位!”

一道言灵镇住王也此时躁动不安的内景,迅速将一颗功德莲子塞进他嘴里。

等确定这个报应孩子已经被自己一巴掌抽回来了之后。沈勿言才想起来喘出一口气。

之前紧张的一口气吸进去,愣是没敢喘出去,现在缓过来了才觉着憋得慌。

沈勿言脱力得靠着窗子,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王也:周围一片狼藉,脸上更是惨不忍睹,七窍流血糊的满脸都是。整个屋子跟个凶案现场似的。

要不是人还能喘口气,沈勿言都准备到阴间去捞人了。

沈勿言现在满心暴躁,恨不得扑过去抽他。但是看他现在半死不活的躺在那动都不动的,就算确定他现在没事了,还是忍不住爬起来问:“怎么着,能动么你?”

王也现在也就眼珠子好使,躺在那朝床边的沈勿言眨巴眨巴眼。

沈勿言忍不住囊次他:“呦呵!这位爷平时不挺能耐的吗?怎么今儿躺在这半死不活的只能挤吧眼呢。”

说完还是没憋住气,气急败坏的吼:“王也你真是可以!合着你的命不是自个的是吧。都吐血了还敢接着妄测天机!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条命够赔的!”

说急了,刚才压下去的一口血气又往上翻,引的沈勿言身子晃悠了一下,往后退了好几步,扶了桌子才站稳。

床上的王也看见了,眼睛猛地一睁,下意识就想去扶,结果浑身上下软的跟没骨头一样,动都动不得。心下一阵苦笑,这回是真玩脱了。

不过刚才情绪一激动,嘴巴倒是能动了。于是赶紧赔罪:“哎呦喂我的姑奶奶,您可悠着点,为了这事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当,您要是想骂我呢,先歇着口气,缓匀了再接着骂,你看我这动都动不了的,你还怕我跑了不成。”说完,还用那张乱七八糟的脸挤出来一个特别狗腿的表情。

沈勿言一听,都给气乐了,行嘞,瞧瞧这欠揍的调调,还有心思在这贫。看样子是好得很。

顿时没好气的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不理他了。

王也知道自己今天做错了事,还连累沈勿言跟着受罪,之前沈勿言冲他发脾气,他都还庆幸着,愿意骂他没说明没真的生气。可这会人坐在地上他也看不见,不管他说啥都不愿意搭理他的时候,顿时心里就慌了:哎呦,完了,真给气着了,自己现在都动不了,刚刚沈勿言生生替他挡了一剂哪能讨了好。这会儿不会出啥事吧。想完就忍不住扭头去看,但是他现在动个手都费劲,不一会就折腾出一身汗。

沈勿言在地上是能瞧见床上的动静的,眼睁睁的看着王也把自己扭吧成了一根麻花。都成这样了还不消停,特别想活啃了他。但是瞅瞅他那一身血的样,又心疼的不行。

最后看不下去了,叹了一口气,无语的说:“罪还没受够怎么着,都不能动弹了还碍不着你瞎折腾。”说完站起来又往他嘴里塞了一颗功德莲子。

看着沈勿言终于又理他了,王也顿时打蛇棍上,仗着一颗莲子下肚,效果立竿见影,人都精神了不少,说话的声音也不飘了。就赶紧顺毛给她消气:“嘿嘿,这不是担心你嘛,怎么着也是救命恩人呢,以后万一下去了,还得仰仗着您给带路……”话没说完就被沈勿言一巴掌抽在了脑门上。

沈勿言就知道他一来劲就不会好好说话。早知道不该给他吃那莲子,本来就只剩三颗,今晚上一下就给他喂了两颗,关键是这人还不领情,就该让他躺着受罪去。

王也嘿嘿嘿的躺在那笑的没心没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舒坦呢。沈勿言懒得理他,之前动静闹这么大,山上的老爷子不可能不知道,现在都没动静,估计是知道她来了,估摸着能处理好这事就没再过来把事情闹大。

松了一口气的沈勿言看这一屋烂摊子,万一明儿早上其他小辈推门进来,不知道得吓成啥样。

刚想起身打盆水,就感觉手腕被王也给抓住了。此时他的手还有点抖,沈勿言以为他是因为脱力,但王也自己清楚这是心有余悸。

天知道刚才他差点被吓死,那种脑子一片空白的教训绝对够深刻。就包括现在看见沈勿言嘴边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的血迹,王也都感觉心脏一抽一抽的。

“小言子你去哪,算我错了,咱歇会成不,瞧您这脸色煞白的,不是折我寿嘛。”

沈勿言挑了挑眉毛:“嚯,良心发现呐,现在知道自个错了,当初您在内景里的时候怎么就没多想想呢?”

自知理亏的王也一脸讪讪,拉着人怂唧唧的笑了两声。

该气的也都气过了,该骂的也都骂完了。王也是个什么脾气沈勿言清楚,早就该料到他不会消停的。只是王也这回实在惊险,被吓到的又何尝是他一个。

沈勿言拍拍他的手,无奈的说:“行了,我没事,那灯是个界引,碎了虽然不好受,但是也没那么严重,至少比你强多了。要歇也等我把这收拾利落,不然你这皱皱巴巴的也不嫌硌得慌。”

说完就摸了一把狗头,然后出门打了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现在还软的跟面条一样的王也随手就被扒拉到一边,被血污弄脏的被单团吧团吧,叫来附近的山精,直接带到后山给埋了。

旁边的王也心疼的一阵叫唤。然后被沈勿言极其恐怖的一记眼刀子给吓得再也不敢吭声了。

等收拾完屋子,最后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大活人在那没收拾呢。

沈勿言一脸阴森的走过去扒他衣服,可给王也吓坏了,跟要被土匪怎么着的良家妇女似的,用好不容易有点劲的胳膊拽着裤腰带死都不撒手。

“诶呦呦!!男女授受不亲!小言子咱不能趁人之危,这么干忒不厚道了啊。”

当然了,卵用没有。

最后沈勿言就给他留了个大裤衩,然后就把他扔在了床上,自己扭头翻箱倒柜的找到一身道袍,跟裹什么似的把他给塞进衣服里。

等可算把他收拾利索,打了盆水给他擦脸的时候。王也整个人认命了似的瘫在那装死,活像是被侮辱了清白的小媳妇,时不时地还极其做作的抽泣一声。

沈勿言都要被他笑死了,特别是她擦完脸之后,故意掐了一把他的脸蛋,然后立马收获了一个不堪受辱,心如死灰的小眼神。

沈勿言趴在那里锤床。觉着自己可以笑一年。

“哈哈哈!咱至于吗道长,一大老爷们你难过个啥啊,你自个说你浑身上下我哪没见过,穿开裆裤那会咱俩还被摁在一个盆里洗澡呢。毫无新意的好不。”

毫……毫无新意。

躺在床上的王也现在更难受了,比刚刚差点挂了的时候都萎靡。暗搓搓的想着:要不明儿就去上早课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女施主夜闯道观,公然扒光良家道长衣服!

王道长暗搓搓摸了一把自己的肚皮:……难道贫道的腹肌这么快就给吃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