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54章
有一辆开往北京的动车正在铁路上飞驰而过。

“你说这平底锅什么原理?这腕力绝对有十几年功夫。”

“唐门的飞镖不也差不多,但是人家那比平底锅小多了。贾家村的御物术有可能。”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更想问另一个问题……”

沈勿言满脸的深沉,看着手机屏幕严肃的说道:“我们明明在看喜羊羊,究竟是怎么讨论到唐门飞镖和御物术的?”

王道长比她还震惊:“难道不是你起的头吗?”

坚决不背锅的沈勿言直接拆台:“谁知道你手机里只缓存了一部喜羊羊啊,你是过年的时候哄你侄子一直没删吗?”

王也颇为惊奇,为她一语道破天机的功力鼓掌。

沈三岁觉的现在正是嘲讽小伙伴的大好时机:“王也小盆友,我给你算算哈,您这已经断奶了有十几年了吧,还没戒呐。哄侄子的动画片都舍不得删,怎么着,还准备当睡前故事看?”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此时此刻已经不必解释。王四岁不堪受辱,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一把抢过沈三岁的手机,对着锁屏用平生最快的手速连划三次,成功锁死30秒。

面对小伙伴猝不及防的骚操作,沈三岁出离的愤怒了!

“你混蛋,那是我手机!”

“锁的就是你手机。”

“王也,什么都别说了,决斗吧,今天咱们只有一个人能从这车上下去。”

“呵,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看招!”

“卧槽,你耍赖!我还没喊开始呢。刚才不算,你得让我打回去。”

“嘿!你才耍赖呢,生死决斗中你认真点。”

……

被迫围观两个大龄儿童打架的探子们:……妈的智障。

这两个看了一路儿童动画片的“成年”人正是从龙虎山下来的沈勿言和王也。可惜在罗天大醮里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两位神人,如今可能是被儿童动画片的魅力所征服,智商直线下降。

直接导致那些跟了一路的监视者有点精神衰弱。要不是确定那俩人样子没变,脸也是真脸。他们都想打电话问问是不是自己的目标被掉包了。因为这两个掐脸瞪眼挠痒痒肉的货实在太丢人了。

可怜这些探子大哥们还是太天真,如果换做张楚岚或者诸葛青在这,绝对会很认真的告诉你,这俩人都是芝麻馅的,那肚子里的套路比北京的立交桥都绕。城里人会玩的很,道行不够还是少往上凑。

但是这两位目前不在,想必就算在了,估计也只会多出来两个打群架的。

所以沈勿言跟王也打这一架真的很认真,直接关系到接下来谁全程躺尸,谁又累死累活的问题。

两个懒癌表示事关生死,绝不容失!

最终在掰手腕的绝杀局中,沈勿言凭借着开了挂的臂力光荣胜出。王道长看着自己被碾压在桌子上小胳膊,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他……他有这么弱鸡的吗?

远在天界,因为欠了沈勿言一百坛陈年老白干没还,所以被迫欺负了一把凡人的巨灵神也陷入了深深的罪恶感。

沈勿言怜悯的摸了一把狗头,安慰一下某人稀碎稀碎的自尊心。王道长生无可恋的抬头瞅了一眼,然后又蔫蔫的趴了回去。沈勿言差点笑出声。

看着一时半会怕是缓不过来的王也,沈勿言也不再闹他。他们俩这闹了一路,这些人一直逮不到机会下手,估计已经开始忍不住了。

不过嘛——

沈勿言在心里旋转跳跃:剩下的就不关我事了~别管用的什么方法,反正我赢了。就让王也这小子头疼去吧哈哈哈哈~

心满意足的沈勿言倒头就睡。刚闭眼就开始到处找周公下棋。在龙虎山上那一番折腾虽然没有伤及根本,但是也累的够呛。很快她的气息就变得绵长起来。

王也坐直了身子,用手把一旁睡得东倒西歪,差点一头磕玻璃上的人搂了回来。看着靠在身上睡得更加没心没肺的沈勿言,王也捂着额头叹气:这姑娘,怎么就这么心大呢,也不怕人给她卖喽。不过……

王也抬手将沈勿言顺着脸颊滑下来的头发别了回去。然后似无意般瞥了一眼旁边的乘客。漫不经心的想着:——愿赌服输嘛,有些事儿还是尽早处理了吧。

——车上的朋友们,北京欢迎你。

——————————————————————————————

沈勿言是在王也背上醒过来的。

还没睁开眼就听见王也正在跟杜哥打电话,那半死不活的调调,不用看都知道他此时一定是那种身体被掏空的表情。

“……你看我这要是走回去也忒远了点,而且我这背上不还背了个小姑奶奶嘛,我糙惯了,这位可怠慢不起,要不你来接一下?啊?来过了?诶呦感情好,我就在路边等你哈。”

王也说话的时候就发现背上的人已经醒了,这会刚挂了电话就扭过头干嚎:“嘿呦沈大小姐醒啦,您看我都背一路子了,您要不行行好,自个下来走一段?”

沈勿言把下巴磕在王也肩膀上,晃着腿悠哉的不行,一点都不带动弹的:“噫~刚才我还是小姑奶奶呢,说好的怠慢不起呢?”

“诶诶诶,说话讲点良心行不行,我可没怠慢你啊,专车都给你叫来了不是。”

“哦,那专车不还没来嘛,你就当我还没醒呗~”

“贫道出家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你丫下不下来,再不下来我扔了哈。”

沈勿言趴在王也背上笑的东倒西歪,闻言一把勒住王也的脖子,宁死不屈道:“你扔吧!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

“哈哈哈…呔!大胆狂徒,竟敢白日行凶!”

杜哥大老远的开车过来,刚看见这俩人就被兜头砸了一盆狗粮。砸的车玻璃都噼里啪啦响。嘿呀那个气哦,扭头就想倒车回去。可惜那两位都是好眼力,老早就看见了那个6到不行的车牌号。

沈勿言终于舍得从王也背上跳下来,扭头若有所思的对王也说:“你要不回家跟王叔说一声,下次换个车牌号叫999999吧。”

王也挑眉诧异:“这还有讲究?”

沈勿言一本正经:“笨了吧,6翻了不就成9了嘛。”

刚停车的杜哥就被沈勿言逗笑了:“哈哈,小言这话说得有理。呦,也总好啊。”

沈勿言笑眯眯的跟杜哥摆手打招呼,而王也一脸的嫌弃:“啧,都说了别这么叫我。”

“那怎么着啊,称呼您一声王大师?”

沈勿言坐在车里看王也吃瘪,看见他那一脸无语就想笑。王也没好气的怼了她一眼,无奈的认栽:“得,不过麻烦你跑一趟了。”

等车上路之后王也才知道他被武当除名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京城圈里的那些人免不了又炸了一下,看热闹的有,哭笑不得的有,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已经默认这位不着调的三少爷是要回家办事了。

王也还没刚头疼呢,就听到了王叔身体不好的消息。一时间车后的两人都楞了一下。

王也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沈勿言,就发现沈勿言皱着眉头,眸间银月一闪,随后便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什么也没说,却带着一种哭笑不得又幸灾乐祸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

这还有什么不懂得,肯定又是他家老爷子整出来的幺蛾子。

——————————————————————————————

王沈两家一直是邻居,刚下车王也就被杜哥扣着往家带,沈勿言颇为同情的朝他挥挥手。引起王少爷的强烈不满:“嘿!你这人不仗义啊,说好的抗战联盟呢?!”

“改革都开放了,抗什么战嘛,也总走好~我先回家了哈~”

“小言子你等会!诶诶!……”

沈勿言丝毫不理会身后的惨叫,一溜烟的跑回家去了。开玩笑,他们俩半斤八两,谁也没比谁好哪去。王叔套路深算什么,她家母上大人满清十大酷刑都快准备好了。此时不赶紧回去认怂,真准备英年早逝啊。

沈勿言满身萧瑟的敲响了沈家的大门,看着那三堂会审的架势就一阵腿软。在心里连写了十几页的遗嘱。

温女士一脸慈祥,摸着沈怂怂的头顶怜爱的说:“阿言知道回家啦,真是长大喽,才小半年就知道回家看妈妈了。妈妈很欣慰。”

沈勿言:……妈,我错了妈!求您正常点,我腿都快抽筋了QAQ!

可惜这话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喜不自禁”“感激涕零”的样子。等最后沈勿言从沈家老小“慈祥”的关爱中褪了一层皮爬出来后,整个人都差不多要归西了。

本来沈勿言以为这就算完了,可还没刚暗搓搓往屋里溜的时候,就被沈老太太几句话定在了原地:“阿言呐,听说隔壁王家的三小子已经回来啦?”沈老太太笑眯眯的说。

“啊……啊,是是,今儿一路回来的。他刚回王家。”

沈老太太听完更高兴了,拍着沈勿言的手语重心长:“那感情好,你们这些年轻人呐,早就该安定点了。外面的日子能有在家舒服?既然人家都知道乖乖回来了,你也老实点吧。

墨迹多少年了也没见你把人带回家。现在天时地利人和,身为咱沈家的姑娘,就不信拐不回来个臭小子。诶对!小温,阿柔,你们赶紧带阿言收拾收拾,先把这身衣服换了。”

沈勿言浑身一个激灵,拔腿就想跑,结果屁股都还没抬起来呢就被自家母上和姑姑堵了个正着。只能苦逼兮兮的跟老太太求情:“诶呦奶奶,王也他是被武当除名可不是还俗啊,不过您放心,我现在就去给您勾搭女婿去,只是……这衣服就不用换了吧。”

沈老太太并未立刻回答,反倒是先一个眼刀子杀退了欲言又止的沈老爷子和沈爸爸。

反抗无果的沈爸爸只能委屈巴巴的看着自个闺女。心里都在滴血,我闺女才刚回家就得便宜隔壁臭小子,是爸爸对不住你。T - T看着敢怒不敢言的男人们,沈老太太满意的回头,拉着沈勿言好声好气的哄:“阿言啊,现在外面的小丫头们一个比一个会打扮,咱们阿言那么标致,随便穿穿都能让人看掉眼珠子。乖,跟你妈走,好生收拾收拾再去找王家小子哈。”

沈勿言:……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揍王家小子一顿。

作者有话要说:

此时在王家同样被母上大人踹进浴室的王道长:……我的道~袍~啊~QAQ!

——————————————

在这里把之前投过地雷手榴弹的同志们统一抛起来举高高~容我撸个袖子露出我的弘二头肌:党国派我挖沟渠、渡清欢、妘樾 、兜子 、许瑜、梓楸、28530959、坆俣、七月夏、星茶 、包包(k.k)、团团团团飞、种花家 、玲目幽、栗栗子~1!2!3!走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