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68章
王也几乎是连天加夜赶到的碧游村,还没刚歇一会,睁眼就看见两张糟心的脸。诸葛青就算了,另外一个虽然没见过,但是不用猜也知道是哪位。

所以秉承着外出做客要跟东道主打招呼的优良美德,王也一拳头就揍了过去。

令人意外的是,那马村长竟然真的一点没躲。要知道王也这两天肺都憋炸了就等着这一拳头,所以出手丝毫没留情面。而这人不偏不倚的挨个结实,脸上的熊猫眼瞬间对称了。

也就这时候王也才注意到,这马仙洪脸上原来还顶着一个熊猫眼。

一旁看热闹的诸葛青神清气爽,边鼓掌边幸灾乐祸的说:“嘿嘿嘿~老王你客气了,应该再打重一点的,你看我揍得那个颜色比你好看多了。”

王也眯着眼睛盯了一会,还真觉着诸葛青这小子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揉揉手腕准备再补一拳。

荣升国宝的马村长嘴角抽了抽,捂着眼睛往后退了一步:“咳,二位对不住,之前的事儿是我不厚道,因为你们实在不好请,只能出此下策。现在挨了两拳也没指望能让你们消气,但是既然来了,咱们还是先听听正事如何?”

王也没好气的嗤笑一声,但好歹是把手放了下去。蹲在旁边看戏的诸葛青也掸掸衣服跟上,准备听听这个“热情好客”的马村长能给出什么解释。

“我很抱歉没能找到沈姑娘的具体下落。因为此前王道长遇了点麻烦,同为八奇技的传人,所以我的确派了些人手。”

“说来惭愧,沈姑娘着实不凡。我的人没有派上用场不提,连何时被摸清了底细也不清楚。要不是姑娘主动现身,恐怕到现在我还以为自己的动作足够隐蔽……”

马仙洪回想起沈勿言那日似笑非笑的表情,忍不住赞叹道。

“哼~”

诸葛青嫌弃的瞥了一眼王也:“人家夸的是阿言,你嘚瑟个屁!”

媳妇被夸,自己倒先翘尾巴的王道长给诸葛青回了一个怜悯的小眼神。大度的原谅了这个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手下败将’。

“……那晚沈姑娘单独返程,行至半路都未曾有过变故。可就是过个天桥的功夫,再出来时车里已经没人了。除了一个对此前发生的事完全没有映像的司机,周围也没有任何痕迹……而那个断裂的银饰则是坠在据公路一公里外的荒地,如若不是我手下有一个会寻踪的奇人,我们也发现不了它。”

“除此之外……抱歉,我们找不到更多线索了。王道长……沈姑娘的身份我略有耳闻,如果是那一脉…姑娘的下落恐怕恕我等力有不逮。”

王也听完没有多少反应。不如说马仙洪所说的情况他早有准备。只是听完之后更加确定了而已。

柳老的那句“不可说,不可问”依旧回响在脑海里。也是近段时间让他焦头烂额的地方。这种没着没落的感觉别提有多磨人。

不是不想知道,也不是怕了谁。唯一让他却步的是沈勿言现在的处境。他不敢保证自己的胡乱插手会不会让她陷入更加被动的情况。这种可能性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赌不起。

王也忍不住伸手摩挲了一下眉心。那里的有一个平日里看不见的金色印记。但是王也却能感觉到从那里传来的温度——

忽隐忽现,平和而又绵长。就好像是沈勿言此时的呼吸。

自从知道魂契的用处之后,王也时常在无人时沉下心神触碰这种微妙的联系。虽然没什么依据,但是冥冥之中,王也莫名肯定沈勿言同样能感受到。所以他一遍又一遍的尝试,在心底轻轻的问:‘你在哪里……’

‘有没有受伤……’

‘小言子……你什么时候回来’

……

而就在他看到项圈的那晚,心神震荡间,他第一次感受到沈勿言那边隐隐传来的回应:——‘别怕……’

——‘等我’

即使这一闪而过的波动极为短暂,而且似乎是因为其他原因的干扰,使得这个小小的回应模糊而又破碎。好像一晃神就会以为是个错觉。但是王也却差点当场蹦起来,把动车上坐在对面打瞌睡的大哥都给吓得一机灵。

冷静下来之后王也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收都收不住。傻不愣登的样子在大半夜看起来别提多渗人了。根本没考虑到他对面的大哥有多大心理阴影面积。

至少目前看来小丫头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甚至可能还过得不错……

王道长勾着嘴角无奈的想。

所以王也现在并没有其他人想象中的那么难受。反倒是更在意马仙洪此番的目的:“呼——马村长,不管怎么样暂且谢过您的上心,但您大老远的把我们俩请过来想必也不单单为了这事儿吧…明人不说暗话,咱们就直说吧……”

可王也万万没想到这个马村长不光是个技术宅还特么是个中二病。狂妄的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即使他承认神机百炼的造物巧夺天工,他也不认为马仙洪的目的能够达成。

人为制造上根器?随意提升境界?真想让异人遍地走不成?

这事儿光是想想就日了狗。不是说马仙洪做不到,而是这事不可能让他做到。虽然王也没怎么接触过异人界的上层。但是以他的家世背景,这些上位者的想法他多多少少能猜到一点。

普通人与异人之间的平衡微妙而又脆弱。不管是国家出于稳定还是各大势力为了自身的利益都不可能放任这么一个足以引发祸乱的根源存在。再联想一下前些日子连夜离开的张楚岚,王也有理由怀疑上头已经盯上了这里。

所以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在没掺和进这摊浑水之前趁早抽身。离得越远越好!

但是还真让诸葛青猜准了。马仙洪压根就不可能轻易放他们离开!连镇八位上根器本来就已经让他脱力到喘不上气,旁边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马仙洪!所以王也苦笑连连得想着今天怕不是得栽在这。

可说归说,王道长随手抹掉一脸汗在心底嘀咕:他家小言子还没找回来呢,就是拼了老命也不能在这认了啊。

更别说还有一个诸葛青。虽然这小子从刚才开始就特别不对劲,不知道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可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勉强镇住马仙洪,王也是真的要撑不住了。而他费这么大劲创造逃跑的机会,诸葛青这死狐狸却是一点眼色没有。竟然还赶着趟的跑过来送死!

“老王,我这个人呐,跟你完全不同,做什么事儿都是为自己着想的……”

诸葛青竖了一面火墙挡在王也和马仙洪几人中间。嘴里还巴啦啦说了一堆利己主义论。王也听得青筋直跳,特别想拆开这家伙的脑壳瞅瞅什么构造。

王道长蹲在火墙外面边叹气边挠头:“要是小言子在这估计能笑的从这滚下去。”

无奈的咧咧嘴,王也在心里想: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什么‘你先走我断后’‘你们今天谁也别想离开’……一群人跟演抗战片似的。瞅瞅这插了满山头的Flag…有意思么……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没得选了。

“呼——马村长,你赢了,放老青下山,你要的东西我给你。不光给,还包你学会!”

“王也!你!”

不管那边瞪大眼睛的诸葛青。马仙洪却做出了令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王道长…我没有赢…”

马仙洪伸手重重的拍了拍诸葛青的肩膀。脸上浮起见面以来最畅快的笑意。

“是你们赢了!”

“道长你赢得了一个可以相交的好友…青老弟赢得了碧游村上下的尊重!”

“我现在依旧邀请二位,不过看起来从始至终二位就不怎么喜欢我,哈哈,无所谓了,我这人有个特点……就是从来不强迫人。二位要下山就轻便,记住,这里随时欢迎你们。”

王也跟诸葛青都被这神一般的转折弄蒙了。对这位画风清奇的马村长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你说他坏吧,人还真就是单纯的想帮王也,你说好吧,可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啧,算了,走吧……老青?”

王也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诸葛青,脸色渐渐黑了下来。在听到这小子真准备留在这里时更是恨不得揍他一拳。

一个二个的,就没有一个省心。诸葛青有心魔他知道,说起来这东西还少不了他造的孽。所以王也一直对诸葛青心怀愧疚。如今看到送到眼前的八奇技,诸葛青心里怎么想的王也还真说不准。

可不管是目的不明的诸葛青还是那个野心勃勃的马仙洪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如果扔下不管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大动静。碧游村的人他没那闲心,但诸葛青不成,就他家小言子的脾气,回来要是知道他把那小子扔了还得了,他可不想以后天天睡地板。

王道长为了未来能搂着媳妇睡觉可耻的妥协了。深吸了一口气沉入内景。在询问马仙洪之前,心疼的摸了摸那盏小小的莲花灯。

柳老在魂契的作用上没有刻意瞒他。这个用沈勿言的仙缘换回来的东西他除了宝贝着还能怎么办。而且虽然那天柳老没有明说,但他大概能猜到沈勿言似乎另付了代价替他承担每次进入内景的消耗。

值得一提的是,自打王也发现自己与沈勿言结了魂契之后,就总有种很微妙的心理。那种被大佬罩着的酸爽真是让人有点鸡冻。王道长来碧游村之前曾琢麽了一宿,最后一锤手心恍然大悟:他这不就跟被自个媳妇包养了一样嘛!

王道长用他身为男同志仅剩的一点尊严慎重的思考了十分钟:出门不怕车撞,花钱有人付账,连打架都有在后面给封口费的……

所以被自己媳妇包养有什么可耻的~

彻底扔掉节操的王也以一种神奇的速度接受了这个更加神奇的设定。并且十分开心的适应了自己新的定位。

得知了马仙洪的因果之后,那种熟悉的吸力就出现在了身上,可与之前不同,这次本该损耗的生命力被一种温和的暖流所代替。

因为深知这东西不管是什么总归是沈勿言身上出的,就在旁边心疼的嘶溜溜抽气。作为一个从小没差过钱的大少爷,今儿倒是头一回体会到这种大出血的肉疼感。如果内景有实体,他估计得扒着人家的手少抽点。

“哎呦造孽啊……诸葛青马仙洪你俩小子给我等着!……我去怎么还来,黑店吧这,之前有要这么多吗?!”

作者有话要说:

王三岁:诸葛青你完了!等小言子回来我就告诉她,看她揍不好你丫的!

#八一八那个黑心内景

#论那个天天跟内景讲价的术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