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沈勿言王也 > 第69章
王也的情感波动沈勿言的确能够感受到,这是魂契带来的一个效果。神魂都已经纠缠不清,一点心意相通自然是有可能的。当王也的心绪不稳或者是他迫切想要表达某种情感时,她的印记也会做出反应。

只是受制于捆仙锁的辖制,沈勿言现在很难做出回应。每次尝试触碰魂契都会让她手脚抽筋抽的龇牙咧嘴。

而自打柳老跟她说银项圈到了王也手里她就直觉药丸。果然接下来一段时间王也那边就开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哪怕是被捆仙锁挡了一道,沈勿言都能感受到他当时飚红的怒气值。活像一个憋到极致的高压锅。看着就让人怕怕的。

沈勿言那叫个坐如针毡,整个人像火烧屁股一样玩命戳魂契。大概是求生欲太过于强烈,之前怎么戳都传不出去的念想这回终于勉强成功了一次。

而这拼了老命憋出的几个字成功让她进化为一条快残废的咸鱼,躺地上体会了一晚上动弹不得的酸爽。

不过沈勿言倒是没怎么后悔——

开玩笑,王道长那边要是真炸锅了她不就完球了,估计回去就得被道长切几片葱姜蒜下锅炖了。

时刻处于抢险救灾第一线的沈同志,再一次在作死的边缘大鹏展翅之后安全着陆。真是一把道不尽的辛酸泪。

而被成功捂熄火的王道长第二天便开开心心的跑去碧游村旅游打架见基友,打完架之后还有闲心跟内景扯犊子讲价。

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种自觉主动替媳妇讨价还价的行为真是愈发‘贤惠’了。幸亏沈勿言现在不知道,不然她估计能挤出两摊鳄鱼的眼泪以表感动。

————————

然而作为传说中‘金主’,沈勿言现在正以一种两眼放空的状态看星星。

天界不愧是大佬的地界,连囚室都做的颇为豪华。在天庭下达最终判决前,沈勿言说到底也并不算个真正的犯人。按理说应该是被关在哪处偏殿等待提审才对。如今被暂时收押在锁灵塔纯粹是因为她自个作的。

所以关进来治治熊孩子也就罢了,真要说苛待她倒不至于。而且别看沈勿言一向不着调,她在三界的人缘还真不错。也不知道那些往日里被她祸祸的大佬们是因为太久没见过画风如此清奇的人,还是因为沈勿言本身自带的那种神奇气场,偏偏就是能让人气成河豚却下不去手揍她。

所以沈勿言翻车的第一时间收到了无数贺电,幸灾乐祸的比比皆是。可天庭掌刑的几位仙君这两天却收到了更多的私信。每天打开手机就是一溜聊天框。简直烦不胜烦。

因此在各方的通融下,沈勿言的待遇都还不错,就比如坐在囚室的西南角时还能看到外面的万顷星辰。

而沈勿言现在这种魂飞天外的状态是有原因的。具体就要从那日司命星君与柳老来访说起了——

那天司命星君前来通知她天庭那边终于有了结果。可是这带来的消息却着实把沈勿言震得不轻。

言灵师只做交易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交易这东西自然讲求一个你情我愿等价交换。仙缘抵不了魂契的罪过无非是因为有乱纲常。就比如说王也身为术士,从内景里换取答案的同时损耗自己的生命力是一种交换。那么她借魂契之手强行抹掉了王也这方的付出就是打破了这种平衡。

如果没有沈勿言插手,以王也的损耗速度,他的寿元必定会受到影响。上等仙缘保一个凡人一生顺遂无可厚非,可再想干扰凡间阳寿就略显过分。所以沈勿言在一开始就做好了下血本的打算。

此前柳老曾说过,她在言灵师的群体里也算是颇为特殊,是天道为数不多愿意放行的凡人。而这份特殊除开仙缘,最重要的是还要有深厚的福德。

这可不仅仅是一世两世这么简单,达到这种程度天知道要经历几世的积累。所以沈勿言有持无恐的原因就是这个。

不过以她多年的观察,福德这东西可比修为难积多了。看看那些成百上千年的老妖精,个个是大佬,可那又怎么样,照样成不了仙修不满大道。缺的就是那点福德。

所以沈勿言觉着她的老本虽厚,但也大概就是比他们强上一咪咪而已,来来回回一折腾,估么着也耗的差不多了。

如此一来,王也该出的代价由她的福德来换,天平两端重新维衡,她的功德有了花出去的机会,天界也不必担心她有朝一日功德圆满飞升的可能。

因此沈勿言想过很多结果,但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小惩大诫,走个形式端端架子。毕竟她的行为有打人脸的嫌疑,就算双方心里都挺满意,但不意思意思的抽两下多有损天庭形象。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那帮老爷子竟然转了性。预想中的惩罚没挨上,反倒收了个劳什子编外人员聘用书。鬼知道这槽点爆表的东西他们是怎么写出来的。

按照司命星君给出的说法,这一笔签下去她就算是半个仙界人,五险一金样样不缺。活成天山童姥不是梦。唯一算得上麻烦的就是得常年出差。当然最关键的是,她拿来交易的功德便不用出了!

沈勿言科科一声,那帮老神仙这么好说话才是见了鬼。要说他们没憋点坏她打死也不信。

什么可造之材,什么将功补过,说穿了就是想拉她入伙打白工呗。

一群老神仙在天上待习惯了,没一个愿意下来跑腿。现在有一个白送上门还喜欢在凡间浪的,不如顺水推舟解决一下劳动力问题。估计那帮道貌岸然的老爷子还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计划通。

但问题是,上上下下那么多的言灵师,为什么偏偏是她?

所以沈勿言这几天苦思冥想,今儿又在这看了半宿星星才隐约琢麽出一点:要么是天界太久不进凡间修士有失公允糟了弹劾,要么是她身上还有什么剩余价值没有压榨干净。或者两者都有可能。

可沈勿言思来想去也没发现自己除了一身刚养出来的肥膘,还有什么可图的东西。

成功把自己绕成一根麻花的沈勿言愤怒了。把司命星君留下的传音符砸的哐哐响。

王道长在内景里跳脚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换成天界也是差不多的时辰。毕竟现在科技发展太快,如果还实行天上一天地下一年的算法,不出半月这群神仙就成了老古董。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神仙,与时俱进是必须的。

而到了这个点,身为一个讲究人的司命星君每天睡前的流程可仔细了。所以这猝不及防的一阵夺命连环扣差点没把他的面膜给吓裂掉。

结果就是沈勿言见到司命星君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先被扯着脸蛋子骂了一顿。从头到脚被囊次了个彻底。直骂到沈勿言深刻反省了自己作为一个姑娘的不称职。

但话归正传,该干的正事还是得干的。沈勿言眉头拧得能夹死苍蝇:“仙君,您别忽悠我,我大概也都猜出来了。上边说的那套我不是不信,而是不敢全信。我沈勿言还算有点自知之明,自认为没什么本事值得天界如此看重。所以这波骚操作搞的我很方啊。您就给我透个底,我到底有多少功德?”

司命星君闻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最终缓缓的从袖子里摸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琉璃珠子。

“这是什么?弹珠子?仙君您还有这雅兴呢,可是这大半夜的,我也没带弹珠子来啊?”脑回路清奇的沈勿言一句话就把话题拐跑到了茄子地里。

司命星君感觉自己大半夜跑过来就是个错误,咬着牙说:“……你不是要看功德吗?这就是。你那什么表情?!长这样是为了考察的时候好算!这也不是你的!你的那份得你自个招出来。”

看着满脸新奇的沈勿言,司命星君叹了一口气:“这一颗珠子大概就是普通人行了一生善事积下的功德。约么可以庇护一个有血光之灾或者命格不顺的人彻底改运,甚至能惠及子孙。精灵妖物受天赋之便,收集功德要更容易些,比如救下无辜生灵性命就是大功德一件。所以仙界里的标准是非人之物三百颗可成一方御守。”

“而刚入了品级的仙人除开修炼或者了断因果所耗废掉的,大概能装满一缸。觉着多?天真,这东西越往上越难增长。功德对于吾等来说堪比命根子,历劫、修炼、升品、断因果样样都靠这个。而你拿来保小男盆友的那些估计得去掉半缸,用来腌酸菜的那种大石缸!”

沈勿言的表情瞬间扭曲,感觉自己这辈子大概都跟咸菜缸过不去了,当初从咸菜缸里把四喜捞出来,现在又去了半缸功德。沈勿言战战兢兢,咽了口唾沫小心问道:“那…那我还剩多少?别跟我说还赊了啊……把我的小金库都捐去做慈善够还么这……”

说着说着沈勿言就一激灵:“卧槽!那帮老头子不会是算准了我还不起,所以弄个合同怕我跑了,顺便打工还账吧?!!”

越想越有道理的沈勿言痛心疾首,觉着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而一边的司命星君脸越听越黑,最后实在看不下去,扔过来一个小令牌说:“还剩多少自个查去,手摁在上面说一声出来就成,不过你的话最好不要现在说,不然你会被……”

然而司命的话还是慢了半拍,急切地想知道自己身负多少巨额债款的沈勿言已经被喷涌而出的玻璃球给埋了。

“哎……”

看情形不对及时闪身出去的司命星君摇头叹气:“年轻人就是急躁,怎么就不能把话听完呢。”

然而半天才把自己刨出来的沈勿言已经陷入了呆滞。保持着一种蠢到爆炸的半趴姿势满脸恍惚。

在经历了诸如‘不可置信’‘恍然大悟’‘怅然若失’等一系列复杂的心理活动后,沈勿言用一种带着宿命感的语气说道:“仙君,您实话跟我说了吧,我上辈子果然是个拯救世界的马猴烧酒【魔法少女】对吧。”

好不容易从一地玻璃珠子中清出一块落脚地的司命星君差点一脚踩空摔个屁股墩。沈勿言则满脸写着‘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的惆怅,看的司命星君差点把她扔出去。

“还马猴烧酒…你特么怎么不说自己是奥特曼呢?!!”

“太丑,崩人设。”

“你闭嘴。”

“哦。”

司命星君喘了几口粗气,深刻体会到当初柳老的那种绝望感。最终时间堆出来的涵养让他保持了良好的职业道德,竟然还能顽强的跟她解释:“佛教里有须弥藏介子,芥子纳须弥之说,而这宇宙洪荒里又藏了多少大千世界没人清楚。但是既然存在就会有标准,世界所含能量多少将它们大致分成了数等。越是高级的位面越是危险,但同样,其所蕴含的机遇就更多。”

“每个人的轮回转世自有定数,诞生于哪个世界除了天道谁也说不清。你的这身福德约么就是从几个高位带下来的。”

说完还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沈勿言一眼。

沈勿言难得乖觉,埋头忏悔:“对不起,我给组织丢脸了。”

然后忏悔不到一秒,沈勿言就陷入了另一种微妙的纠结中。胸中涌动出一股澎湃的豪情!

仔细分析一下,大概就像是平时喝酸奶都一定要舔瓶盖的人,突然被糊了一脸彩票的酸爽。也似乎是王也上街买东西的那种感觉:揣着上亿家产,看着整栋商场愁到不行——

啧,花不完,好烦。

沈勿言蹲在那扒拉她的‘小金库’。看着这稀里哗啦的一地珠子,浑身洋溢着‘暴发户的烦恼’。

一旁的司命八风不动,看起来的特别的稳重。可惜揣在袖子里的两只手拧得死紧,生怕控制不住自己一巴掌抽过去。

‘不差钱’的沈勿言还在扒拉她的珠子。过了好一会,突然扭头郑重的问司命:“你说我前几世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怎么没发现自己原来还有过拯救世界的觉悟呢?”

“造福一方是为功德,守护天道也为功德,并不是只有拯救世界才有大功德。再说了,就算回回都在高级位面,你的这些也不是两三世就能积攒下来的……”

沈勿言愈发沉肃:

“所以我果然是马猴…”

“闭嘴。”

“……”

再次遭到禁言的沈同志有小脾气了,还真的半天没吭声。自己蹲在那拿功德当弹珠玩。耳边终于消停一会的司命赶紧多念了几遍清心咒。一时间囚室内只剩下沈勿言有一搭没一搭扒拉玻璃珠的脆响。

“丫头……”

最终司命星君还是先开了口。不过这回他却好像并没有之前公事公办的样子。反倒像是因为刚才的沉默而陷入了什么回忆,连语调都是轻轻地:“我这神仙当久了,也搞不明白你们小年轻的想法。按照常理,凡人如果此生功德深厚,便有机会为来世许下愿望消化这些功德。这是因果平衡的必然。毕竟一个善人苦了一世,那他理应享受自己的善果。我司掌天命多年,荣华富贵也好,称王拜相也罢,总归是皆有所求。”

“唯独你最是奇葩,生前无执念的几世死后也毫无念想,没等人说完,拍拍屁股随便捡个投胎坑就往下跳。起初你那点功德也没人在意,换不换也没什么打紧。可等再注意到的时候,你这身功德已经多得兜不住。”

“我当时也在想,为什么一个人能活成这个样子。哪都留不下,哪也不想要。一身轻松无牵无挂的。有点佩服,但是也有点可怜。”

“此前对于你的处理,天上曾很是吵了一会,说什么的都有。然而没等他们吵完,你倒是先自己找到一个着落。那帮老家伙怎么想我不清楚,但我管命管多了,倒是挺替你高兴。只是那小子还是来的有点晚,你这身功德放在凡间已经不太合适了。”

“天上地下,你总归得选一个的。”

说到这沈勿言终于有了点反应,看向司命的眸子清棱棱的,好像将一切都看了个通透:“仙君,我若选天上会如何?”

“削却凡间骨,了断红尘事。一身功德,非仙似仙。”

“仙君,那我选凡间又会如何?”

“一世相守尽,一碗孟婆汤,前尘忘却,各入轮回。”

沈勿言哦了一声,点点头,就好像真是这么随口一问。

司命星君被她这态度搞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是个什么反应。但还是长叹一口气:“丫头,别倔了,天界给了台阶就下吧。你一身功德放在那,走到哪里都闪眼的很,压不住的。早晚得有个说法。如今上头估么着也是松口的意思,反正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都是凡间等了几百年都没盼来的机会。”

“漂这么多年了,该停下歇歇了,虽然成不了仙,但多少有个去处。而留在下面能待几年呢?紧着你活一百年也顶天了。此世一过,你又如何是好?削凡骨虽然会让你忘记红尘事,可现在也没说立刻执行,完全可以让你自在的过完这一世再论以后,于情于理都是天大的通融了……”

沈勿言这一回倒是沉默的有点久。最后司命到底是没忍住往那边瞟了一眼。而这一看就不得了了。沈勿言这孩子竟然还有这么认真的时候。

司命星君看着明显若有所思,甚至严肃过头的沈勿言。颇为欣慰的想着,这丫头终于能好好听一会人话了,总算不是特别无可救药……

然后他就听见沈勿言深沉道:

“按你说……我既然必须得花掉点功德,那我再换一个D罩杯的‘凶’器不过分吧……”

司命:“……”

沈勿言沉浸在DEFG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完全没感受到旁边狰狞了一瞬的气息。没听到回答,还诧异的扭头看看:“诶诶,司命老头,我说真的,这事儿跟我渡魂契比起来简直不要太轻松哦,应该可以的吧。”

司命努力想控制自己不稳的气息,可惜没控制住:“你.可.闭.嘴.吧!”

哪知道听完这句话,沈勿言突然就炸了:“老头你太过分了!你今儿都让我闭嘴三次了!不能因为我叫闭嘴你就占我便宜啊!让一个言灵师闭嘴你良心不会痛吗?!”

司命星君摔了笔就走,连心爱的小本本都不要了。背对着沈勿言的面色狰狞到扭曲——

妈的,根本没法聊天!太特么欺负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马猴烧酒”是日语中“魔法少女”的音译。

沈勿言:身为一个合格的马猴烧酒,一定要有自己的专属装备!别人有仙女棒,我有狗铃铛。别人会唱歌,我会甩灯笼。别人有皮卡丘,我有王道长!

——【真.马猴烧酒】无误,鉴定完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